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每個富有想像力的孩子都認為無厘頭很有趣,對吧?── 專訪無字繪本《顛狂世界》作者阿塔克

  • 字級


德國藝術家、繪本作家阿塔克(ATAK)攝於工作室。鴨子造型的吹風機,是吹乾壓克力顏料的好工具。(圖片來源/ ATAK)

 

顛狂世界

顛狂世界

ATAK本名Georg Barber,1967年生於冷戰德國,最早從街頭藝術和龐克樂團發跡。柏林牆倒塌後,ATAK在柏林藝術大學修習視覺傳達,是先鋒漫畫雜誌《Renate》的創始成員。如今,他是柏林最受矚目的藝術家、插畫家、平面設計師之一,同時也是哈勒藝術大學(Burg Giebichenstein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 Halle)的插畫教授。

ATAK的作品十分明亮、大膽、酣暢,無字繪本作品《顛狂世界》2021年在台灣出版。本次訪問中,阿塔克無私地分享了他的創作過程、觀點和草圖,以及化名的由來。



Q:請談談《顛狂世界》(英:Topsy Turvy World / 德:Verrückte Welt )的靈感來源,你是否想過這是一座給大人或兒童的「顛狂世界」呢?

阿塔克:一開始是有個出版社找我做一本兒童讀物。由於我有點厭倦了寫落落長的文字,所以想來做一本無字繪本(wordless book),用圖像就能講完整個故事。

我們德國擁有18世紀的圖畫傳統(bilderbogen),這種圖畫一張就是一個故事,如同漫畫的起源。我看著這些圖畫書,從中找到了一些有趣的想法。另外,這些圖畫書之所以可說是漫畫的先行者,是因為它們用圖片搭配極少的文字,就能講出一個完整的故事。這就是《顛狂世界》的靈感來源,我再單純加入一些以「顛倒世界」為題的圖畫,以幽默的調性逆轉日常中那些不證自明的事物。

我做書時並不區分讀者。我為自己工作,這比什麼都重要。不呈現性愛畫面,是我對兒童讀物唯一擁有的自知之明。我認為除此之外,兒童無需其他限制。認真、誠實地對待讀者,我認為十分重要。《顛狂世界》是一本大人可以和小孩一起看的書,然後討論,一起發現其中的某些東西。很多事情「發生」在書中各主題的頁面上,包含一些第二層和象徵性的內容。

《顛狂世界》書封

1850年的德國單張圖畫(圖片來源/Wiki

《顛狂世界》內頁(圖/大塊文化)

 

Q:有隻老鼠雖然在《顛狂世界》中每頁出現,但牠幾乎和周遭世界零互動。請談談這隻令人好奇的「漫遊者」有何來歷?

阿塔克:書中這隻非常有年代感、陽春又稚氣的米老鼠,造型源自我室友架子上的公仔(源自1920年代)。那是一種造型鬆垮、自然的公仔,保有粗糙和笑鬧的風格,不像當今的米老鼠有點平滑無聊。這隻老鼠如你所說,在《顛狂世界》中是一個可辨別的漫遊者,剛好呈現了「漫」畫的本質和歷史:連綿、簡易、隨性,讓人想起漫談、漫步和漫遊。

這隻漫遊的老鼠,串起了書中各種圖像和主題,而非服務於線性的具體故事。這本書也可以是一本孩子的晚安書,因此最後老鼠進入了夢鄉。

1928年首度亮相的米老鼠(圖片來源/Wiki)

ATAK工作室的公仔收藏(圖片來源/ATAK)

《顛狂世界》扉頁


Q:動植物的元素,在你的許多作品中十分引人注目。這些對你而言有什麼特殊之處?

阿塔克:我跟隨自然一起成長。以前我父母有一座花園,我現在有一座避暑的湖畔小屋,以及我喜歡看鳥。身為藝術家,我渴望創造一個世界,而花朵和大自然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很享受待在戶外,不過柏林的城市感和車流我也確實很喜歡。但隨著年紀增長,我更喜歡和家人一起去鄉下。

現在我有時認為,我之所以畫鮮花和有趣的動物,可能是想試圖掩蓋我書中某些奇怪的東西。

《顛狂世界》草圖(圖片來源/ATAK)

《顛狂世界》內頁成品

阿塔克作品《花園》草圖本、書封。 (圖片來源/ATAK)


\\阿塔克的作品充滿動植物的元素//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TAK Georg Barber(@atak.georgbarber)分享的貼文

 

Q:《顛狂世界》某種程度體現了「狂歡節」式的敘事,這種敘事模式通過幽默和混亂顛覆了主導性規範。 你對這樣的解讀有何看法?

阿塔克:雖然這聽起來有點政治性,但我很喜歡「顛覆性」一詞,尤其用在描述我的藝術創作上。不過我的想法是,做一本兒童讀物時,我傾向想著笑鬧、強烈的幽默與樂趣。每個富有想像力的孩子都認為無厘頭很有趣,對吧?

當時我手邊有些漫無目的的藝術創作,不知受眾是誰,不知結果為何,剛好同事的牽線,讓這些東西後來以圖畫書的形式問世。基於我仍是以藝術家的身分進行思考和創作,而不是以「傳統、經典」的童書繪者身分,因此當作品轉型成兒童讀物時,「如何創建圖像世界」是我唯一感興趣的。在令人興奮的圖像世界中創造幽默的意圖,並沉浸其中,簡直像站上了劇場的舞台。

《顛狂世界》內頁 。

 

Q:你的作品帶有強烈的手感和奔放的色彩,請聊聊你對手繪和電繪的看法

阿塔克:我只從事手繪,例如我最近正在替美術館和畫廊繪製3x4公尺的大幅畫作。我就是喜歡顏料的味道,也喜歡在工作室中隨音樂擺動。我討厭盯著螢幕,緊盯螢幕讓我沮喪。不過在某些案子上,我還是得用電腦繪圖和團隊工作,尤其在排版、字體和印製方面。

《花園中的海盜》(Pirates in the garden)草圖本。阿塔克以小兒子為這本童書的主角。
(圖片來源/ATAK)


Q:插畫家、藝術家的身分之外,你也是一名插畫教授。你對視覺素養的教學有何看法?

阿塔克:我從事教學已超過15年,教學和研究讓我隨時關注插畫領域的新趨勢。技巧訓練之外,我的教學重點也放在提升、發展學生的創造性思維,評測內容包含藝術性和社會-政治性的認知與態度。這個領域可以有很多發展,許多畢業生後來成為出色的漫畫家、童書繪者或藝術家。與這些畢業生交流,如同與值得尊敬的同事來往,這是一種莫大的榮幸。

Q:最後請談談「ATAK」這個化名的由來吧!

阿塔克:1980年代的GDR(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即東德)時期,我是個名為「ATAK」的龐克樂團成員。我不太確定這個團名的來由,可能取自Art(藝術)和 Attack(攻擊)吧!柏林圍牆倒塌後,我活躍於柏林的塗鴉藝術圈,由於不能以真名Georg Barber進行噴漆,我便開始使用這個化名。噴漆要速戰速決,剛好這個名字很短。從那時起,我所有的藝術性作為都以ATAK為化名。ATAK有點像一間我去工作的公司,為我的人父和教授身分,做出一定程度的區隔。

阿塔克曾是龐克樂團一員。(圖/《顛狂世界》內頁)

阿塔克的自畫像 (圖片來源/ATAK)

「ATAK為我的人父和教授身分,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區隔。」(圖片來源/ATAK)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爸爸的心聲誰人知?我也很怕變成豬隊友啊!

經常被說是育兒路上的豬隊友,爸爸們有話要說!在父親節這一天,讓我們看五位爸爸的真心告白

88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