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Anna Lee|拜請食物之神

【Anna Lee|拜請食物之神 001】重返好萊塢劇組現場之防疫大衝擊,「肺炎警察」拜託幫幫忙~

  • 字級


五星級廚餘

五星級廚餘

新春快樂!我是Anna(揮手)

默默地希望去年的你有留意到本人的菜鳥著作《五星級廚餘》,如果沒有的話,容我快速自我介紹:我是一名在好萊塢工作的食物造型師(佐)私人廚師——食物造型師的工作是根據一部戲劇的腳本,找出片中食物出現的場次:各種餐廳的戲碼、家庭晚餐、豪華宴會等等,製作出讓演員在螢幕前表演的戲用食物道具,通常追求美觀大於美味;私人廚師正好相反,要依據現實生活中客戶的口味喜好而不需要特別在意一個虛構劇本的走向,美味是第一要務

我總是說餐桌上的菜色就算再怎麼好吃,也永遠無法匹敵飯後茶餘閒聊的威力,做菜自古以來都是最婆婆媽媽也最瑣碎的一件事情,但同時也是最具有滲透性的超能力,其實這句話的重點並不是我要開始致力教人如何做菜,而是做為一名滲透力超人斜槓金字塔頂端廚房女間諜,想繼續分享各種因為食物——好吃的、難吃的、狼狽的、浪漫的,所迸發出的小插曲,十分榮幸轉戰來到OKAPI撫慰(胃)好(八)奇(掛)的觀眾,新的一年,讓我們再一起去買包鹹酥雞(加一條芋籤,炸綠花椰菜),相約公園涼亭大啖各種人生的酸甜苦辣吧!

替專欄剪綵,除了要跟各位臺灣朋友一同訕笑,噢不對是分享!在肺炎疫情依然肆虐之下重返好萊塢工作,是一個怎樣荒唐的光景,不免俗的我還會講一些勵志的話,因為原本以為自己是屬於飲食文學作家,結果不料《五星級廚餘》出版之後,意外的聽到許多書店竟然將這本書歸類在日常保健/心理勵志區!那好,這把樂觀追夢人的火炬我就收下了。

重返好萊塢衝擊001
疫情下的竟然原來造句法轟炸

先來勵志的部分,去年三月開始全美封城,但因為封得不三不四,至今一年都過去了依然持續進行中,當時好萊塢所有的電影全數停拍,我因此獲得了大把空閒時間,才有機會完成人生的第一本書,讓臺灣的讀者認識我的職業。身為臺灣人我真的是超級驕傲,在臺灣許多產業雖然並不是完全的尊重專業,但也因為這樣的環境,培養出了很多耐操並且文武雙全的「超級達人」,在好萊塢拍片雖然威風,但那是用很多錢砸下去才能回收的成果,我在美國工作最高紀錄有過五個助理,事情難道還會做不好嗎?相較臺灣,一人當五人用,沒錢沒靠山依然做出厲害作品,更是值得驕傲!有時候我驕傲到連聽到像「臺灣竟然也有這種人才」這樣的敘述句都會有點感冒,這說話術是否太看不起臺灣人?「臺灣竟然也有這麼厲害的設計團隊、舞者、麵包師傅、威士忌……」、「臺灣的農產品其實很厲害」,臺灣其實、臺灣竟然,看似豎起了大拇指,但其實跟比中指是沒什麼兩樣的。 我們看到日本人得了任何世界大獎,不管是多冷門的職業,大部分的人一定說:「日本人就是做什麼都強,見怪不怪!」這種假謙虛真自卑的竟然原來造句法,在我心中唯一可以接受的用武之地,是對一個正在吃臭豆腐的老外說「外國人竟然也如此大膽嚐鮮!」

從防疫「竟然原來其實」做得這麼屌的臺灣度了大假,再度回到好萊塢工作,一趟十二小時的旅程,時差調是調回來了,但在防疫上巨大的文化衝突倒是久久無法習慣。

重返好萊塢衝擊002
拍電影皇帝大,疫情中的特權人士

一回到洛杉磯,我就接了三檔電視劇與一部廣告,第一部是在描述中南美洲大毒梟的愛恨情仇,雖然故事本身並沒有針對食物著墨,但因為毒梟老大很愛面子,家族聚餐、婚喪喜慶的蛋糕是劇組時不時會找上門的要求,所以也算是有我忙的。第二個工作是一部低成本的情境喜劇,描述一個黑人家庭跟一個白人家庭,正好住在同個社區,因為彼此的種族差異,每次這兩家鄰居交手,就有各種爆笑的糗事發生。兩家人又特別愛聚餐,於是身為這部戲的食物造型師,如果今天的戲是發生在白人家庭,就要準備經典烤雞、馬鈴薯泥、川燙四季豆等超「白」的食物,如果發生在黑人家庭的晚餐,則是會準備像是炸雞、乳酪通心粉、南方蜜桃派等比較「黑」的菜色。第三部電視劇故事設定在1949年的洛杉磯,一個深宮怨婦計畫謀殺丈夫的驚悚肥皂劇,因為發生在特殊年代,我的工作則是必須確實的研究歷史文獻,才能讓食物道具合情合理。

洛杉磯基本上依然是封城的狀態,那為什麼還可以工作呢?在網路上爆紅的一支影片,是一名餐廳業者在好萊塢被加州政府列入「必要產業」(essential business)範圍後,為了按照加州政府規定提供外帶餐點,或是在室外保持安全距離的用餐,投下重本在自家餐廳外確實丈量每張餐桌距離七呎以上間隔的室外用餐區,還裝潢了賞心悅目的植栽,希望能夠借此吸引顧客,替慘澹的生意注入心血。不料幾天之後,加州政府二度宣布封城,所有室外用餐行為全面禁止,這位虧損嚴重的女士於是對著鏡頭哭訴跪求。沒想到,隔天她被迫打烊的餐廳外竟進駐了電影劇組,三五百人的拍片陣仗就這樣「入侵」她餐廳正對面的空地,那畫面之諷刺實在令人心寒。為了配合防疫無法開張的百姓生意叫苦連天,但拍電影皇帝大,可享有不必在家待業的特權,老實說,我雖然感恩疫情之下依然有幾份工作可以餬口,但對於自己的工作是否必要?心情是非常心虛的。

重返好萊塢衝擊003
好萊塢新特產:「肺炎警察」

肺炎之下的好萊塢當然也有各種防疫措施,例如:拍片現場分成必須每天進片廠的現場工作者,與偶爾才需要現身的遠端工作者,演員、攝影燈光、道具美術組等工蜂型人物屬於前者,會計、文書部門,或是高階層的製作人屬於後者。對於現場工作者,每週固定三次的肺炎篩檢,是最主要讓大家神經安定的第一道防線,除了神經之外,錢包也大大的被安撫了:每一次檢測,劇組人員就會獲得250美金的補助,是的!戳一次鼻孔領臺幣八千塊,一週戳三次!口罩、社交距離當然也都會做到,現場還有一個新增的職位叫做「肺炎警察」,專門四處巡邏叮囑沒有確實戴好口罩的人。而凡是有演員出沒的空間,除了口罩之外,工作人員還得再加配戴塑膠面罩,因為毋庸置疑演員是一整個劇組的靈魂,沒有他們還真的是會「沒戲唱」,演員是現場唯一不能配戴口罩的人(上鏡頭時),他們的人身安全最難保護周全,日前大部分的劇組中招往往都先從演員開始,一但演員中獎,整部製作幾乎就胎死腹中。

那工作人員確診了怎麼辦?通常一但劇組出現確診人數,根據這個人的職位內容,資方開始大量開會討論究竟要實施多大程度的隔離,48小時?兩週?還是全面停拍?原本一次接三部戲的我,準備好要忙得不可開交,結果三部裡面有兩部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因為工作人員與演員紛紛聽牌而被迫全面停拍,剩下的最後一部也是苟延殘喘,有時候拍了三天隔離兩天,大部分的工作人員漸漸也習慣了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後一天工作,且戰且走,一種沒有明天的概念。有片拍,很好,失業了但人身安全,更好!這種有點心酸的豁達,就是現在的好萊塢。

重返好萊塢衝擊004
放開你的髒手!食物造型師防疫事件簿

Covid病毒雖然頑強,但讓多重防疫措施依然功虧一簣的,絕對是各路沒有危機意識的「人」。我在劇組的工作是準備演員要吃的食物,但是疫情下這個工作真的不容小覷,戴口罩、使用手套、勤洗手、消毒之外,任何抓取食物的動作都必須使用公筷母匙,暫時不需要用到的食物確實用保鮮膜包好,可以杜絕細菌與交叉感染。

以往食物造型師在現場都是最受歡迎的人物,因為我們總是有美味的點心可以分享給大家,拍片苦悶,一聞到食物的香氣,不管哪個部門都沒辦法抵抗地想過來攀談兩句、討吃,但疫情之下,你以為大部分的人會懂得「分食已成往事」這個道理,但不,不不不,錯了!每次當我一離開工作崗位,一回來廚房就會發現又一個嘴饞的演員、出錢的金主、甚至大牌的導演在我的廚房徘徊,有些人稍微有點禮貌,會先從「哇好香~你在煮什麼?」這樣的開場白緩緩帶入其實是想討吃的真正目的,這種人我還可以應付,拿個紙盤、夾一小塊糕點打發了事,但有些人(尤其是職位越高越不要臉)竟然直接手就給我伸過來,沒有用公筷、沒有洗手、沒有噴酒精,就直接.......他奶奶的手伸進我剛起鍋的食物裡!

湯姆克魯斯暴怒飆罵劇組人員

最誇張的一個事件,是我最近在拍一個廣告的時候,當時我把所有要讓演員吃的食物準備好,保鮮膜包起來,放在場景一角備用,只不過幾分鐘的時間轉頭去忙別的事情,回神竟然有人把她/他用過的口罩直接放在我的食物上(倒抽一口氣!)我當場理智斷線,一秒變湯姆克魯斯,現場咆嘯不說,還去找了肺炎警察,拍照存證,我當時決心要把這個老鼠屎給揪出來痛罵一頓,結果你們知道肺炎警察說了什麼嗎?

 #一句話惹惱你職業的話:
「算了吧,對方也不是故意的。」

他老兄只是若無其事地把面罩移走,息事寧人地誇獎我「還好你有包保鮮膜,太專業了!」哇靠誰需要你誇獎,我要你去好好的教育現場人員啊!這麼多人的人身安全能夠如此輕忽嗎?只能說,臺灣人,繼續請閃耀下去,我深信很快的全世界都會知道我們不是其實、也不是原來,我們「早就」什麼都很厲害。

攝影/Anna Lee



作者簡介

安娜,本名李宛蓉,從小在北投陽明山腳下嬉耍。

老派,科技產品完全不在行,還有無藥可醫的食譜收藏癖,十年前隻身殺去洛杉磯,成為一名好萊塢食物造型師。閒暇時抽空往返上流社會,擔任富豪們的御用私廚,工作上是外貌協會會長,吃進去與看起來都要絕美,但私底下最愛池上便當溫蒂漢堡鐵觀音奶茶番茄炒蛋與香干肉絲。

IG @silverlunchbox_ (銀色便當盒加條底線兒)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妙如防疫專區

    2020上半年新冠肺炎來勢洶洶,身在海的另一端的妙如是如何因應這場世紀之戰呢?來看妙如在美國的第一手消息。

    1853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妙如防疫專區

2020上半年新冠肺炎來勢洶洶,身在海的另一端的妙如是如何因應這場世紀之戰呢?來看妙如在美國的第一手消息。

185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