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當這時代還在獵捕女性:《性掠食者與牠們的帝國》中的野蠻遊戲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書中的真實事件讓財富不均的隱患浮出了檯面。過去人們以為家境與受教育是保護女生的方式,但如今結界破了,在看似有秩序的世界裡,世界的權勢卻是集中在少數人手上。秩序的重整與混亂,激起男性無分貧富的狩獵慾望,如近年興起控制女性的PUA,也如「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至今仍勢力不死的自成國度,他雖只是一個名字,但更是父權黑暗勢力回頭的開始。

 

性掠食者與牠們的帝國:揭發好萊塢製片大亨哈維.溫斯坦令巨星名流噤聲,人人知而不報的驚人內幕與共犯結構

性掠食者與牠們的帝國:揭發好萊塢製片大亨哈維.溫斯坦令巨星名流噤聲,人人知而不報的驚人內幕與共犯結構

《性掠食者與牠們的帝國》時,我想起賽倫蓋提平原上的蹬羚們,一生不斷地要躲避掠食動物的侵犯獵捕,總有一兩隻,像代替群體受罪般被抓到。而在曾經抓緊全球動脈的好萊塢王國,女生就像蹬羚一樣,置身在一個女性的狩獵場,文明就國王的新衣,遮不住人性原始的野蠻粗暴。

好萊塢色魔「溫斯坦」起於權勢,不會只有一個

我們彷彿又回到洪荒了,如果有溫斯坦這樣的怪物,而且這樣的怪物因權勢滔天而產生,他就不會只有一個。

也讓人想起費茲傑羅所寫的《最後的大亨》,他形容那些總是過度興奮與疲倦的影視大亨們,窮其人生都在上癮著逐鹿與被逐鹿,讓人失了良心。

如今,你很難想像,這世上仍屢傳獵捕女性的行動,像是遊戲一樣地玩著集體獵捕的共犯遊戲,有計畫性的、組織性的,且經年累月的,在電影夢工廠之外。哈維.溫斯坦(這好萊塢最有權勢的男人,也最會操縱奧斯卡獎結果的人)建構了他們自己的遊戲場,如追逐小鹿一般,將路上看中的女性隨手一網成擒。

好萊塢是夢工廠,更是狩獵弱勢的生死場

寫這本書的人,是導演伍迪.艾倫(Woody Allen)米亞.法羅(Mia Farrow)的兒子羅南.法羅(Ronan Farrow),他早已習慣人們窺探的眼光,也看到了自己姊姊自小手腕上不斷自殘的傷痕,儘管法律無法判伍迪的罪,但仍讓他無法對好萊塢多年來「狩獵女性遊戲」置之不理。

但搜尋證據的過程如此不堪,共犯多到如同牽粽子,一串串的沒有完。性騷擾的歷史太悠久,與企業文化早就綁在一起,電影公司裡甚至有人專門當牽猴,沒有別的工作,只為老闆找女人。這是一個人人心知肚明的慾望遊戲。如同中國古代王室的幽深,也如同西方集權的目無人權。

\\羅南法羅上節目談《性掠食者與牠們的帝國》//

 

利用「奧斯卡」權柄,利用「假新聞」人格摧毀

媒體界的高層霍華不僅為川普蒐集敵方情資,出賣他方情報來換取川普勝選的籌碼,記者當了高明的化妝師,同時也為溫斯坦這類貪吃不擦嘴的人收爛攤。詆毀告發溫斯坦的人,並以消息收買與烏賊戰威脅讓其他家媒體閉嘴,也讓那些女孩們求助無門,彷彿好萊塢是個法外國度。

狩獵行之有年,從柯林頓時代就傳有牽猴人為兄弟倆物色女星。這是一個太久且嚴密的網狀結構,女孩們如同蛛網上的蝴蝶,蜘蛛的一點震動,就心慌不已。這樣的集體恐懼,在好萊塢處處都是,包括你我熟悉的大導演與知名藝人,都被恐懼收編而噤若寒蟬。

溫斯坦的勢力大到可以將所見的女人都視若自家後宮。依照書中描寫,他拿鑰匙自行闖入女星飯店房間、去片場直闖女星更衣室15分鐘(無人伸出援手)、讓知名導演換掉已確定的女演員,只因她們不答應潛規則。平日,他在女性工作人員面前任意裸體、將助理順便拉上床、也威脅同事與他共浴。

因他是運作奧斯卡獎活動的發明人,為自己電影造勢如打游擊戰,如非他陣營的《美麗境界》(A Beautiful Mind得獎呼聲太高,他甚至不惜運用媒體抹黑數學家本人。因《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在最佳影片上敗給《阿甘正傳》Forrest Gump,他可以公開威脅導演勞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在眾奧斯卡獎得主都得感謝溫斯坦的氣氛下,他控制住了多數人。

美麗境界

黑色追緝令 DVD(Pulp Fiction DVD)

黑色追緝令 DVD

阿甘正傳 雙碟特別版 DVD(FORREST GUMP (2-Disc Special Collector’s Edition))

阿甘正傳  DVD

Brave

羅絲.麥高文2018年出書講述她遭遇溫斯坦性暴力的經歷

如他動輒可以讓大導演如彼得.傑克森臨時換掉演員。騷擾女製作人、演員、助理,人們心知肚明卻百般忌憚。真正第一個敢站出來的,是演過《驚聲尖叫》(Scream)的女星羅絲.麥高文(Rose McGowan),也因為她的勇敢有了這本書。當時只是因為在飯店餐廳開會,隨後就被主管與經紀出賣,被帶上房間的她,才知道自己是這場遊戲的獵物。

猶如中世紀的獵巫,女性受害者被審判

麥高文回憶說:「那些一起工作的男性,沒有一個敢抬起頭來看我。」等同那個劇組熟悉且默許這樣的狩獵。義大利女星古提耶若茲(Ambra Battilana Gutierrez)也曾出來控訴溫斯坦,甚至與警方合作取得了關鍵錄音,但溫斯坦以潑髒水的方式,讓她被網路與媒體霸凌。麥高文因為演過床戲,被抹黑與質疑她的私生活。古提耶若茲因為當過內衣模特兒,被假新聞造謠,使她在家鄉形同人格摧毀,被公開稱為「婊子」。

即使是被性侵害了,她們仍得以遊街示眾的方式,如女巫般被群眾公審是否貞節。都如同中世紀的行為,無論為首的是不是群眾都依然原始盲目。麥高文甚至得解釋那天她開會穿的是保守套裝。她們兩人不僅被剝奪性自主權,連人格也被階段性毀滅。


何以如今權勢者能自外於國界與法律,讓他的地盤成為最原始的「國度」?當羅南.法羅與《紐約客》合作揭露醜聞時,他與受訪者受到的威脅不分行業與時區,來自中國、澳洲與美國的恐嚇,與溫斯坦有利益結盟者太多,就如同麥高文說的,「溫斯坦」其實無所不在,即便溫斯坦被審判了,作者羅南仍受人身威脅。

貧富差距槓桿失衡後,有錢勢者呼風喚雨,自成國度。你根本不知道他呼來的哪陣風,遮蔽的是哪片天空,你只知道難以逃出他的五指山。

愛特伍的故事是真的,女生從沒真的平等過

使女的故事套書(使女的故事+證詞)(加贈《證詞》限量書衣)

使女的故事套書(使女的故事+證詞)(加贈《證詞》限量書衣)

這是一個真實事件,它比恐怖小說還恐怖,直逼瑪格麗特.愛特伍所預言的世界。我們好似仍活在一個法治世界,但貧富差距太大時,有人能控制的是法外的力量,《性掠食者與牠們的帝國》書末說,至今溫斯坦只是憔悴了點,但他身邊仍然圍攏各方菁英,為他另圖再起,他的力量沒有消失,只是換了位置。

關於男性的狩獵慾望,近年有竄起趨勢,如因網路號召的PUA組織,以把妹手段招攬學員,後來反而成為「兄弟會」模式,專門狩獵二三線城市女性,利用對方的自卑來控制身心,完成其狩獵與控制的慾望。

至於韓國的張紫妍案,即使她自殺了,交送法律審判了,也無法懲戒官商綿密的共犯結構。

\\PUA組織利用對方的自卑來控制身心,完成狩獵與控制//

貧富不均,蒼蠅王的世界揭開序幕

這本《性掠食者與牠們的帝國》非常精確地讓財富不均等的隱患浮出檯面,過去人們以為家境與受教育是保護女生的方式,但如今這結界破了,在看似仍有秩序的世界裡,世界的權勢卻是集中在少數人手上,這激起男性(無分貧富)的狩獵慾望,窮一點的藉由征服女人找回自尊;有錢一點的更能隻手遮天,如「溫斯坦」的不滅。他是一個名字,也是一個不可控的專制力量死而復生。

我們或許笑看「總裁」系列羅曼史,但那就跟《蒼蠅王》裡世界秩序的重整一樣,如今世界的亂與勢力重整,如《蒼蠅王》都是個新展開。小鬼頭一開始殺弱小動物為樂,沒有原因,只是區分彼此的慾望與人性使然。

而親愛的女生們,溫斯坦的伏法並不是結束,「他」代表的是黑暗勢力的回頭。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和階級病院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李琴峰特輯】作家是永遠的異鄉人:首位獲得日本芥川獎的臺灣作家 李琴峰

「之所以能存活之今,我仰賴的是知識與文學的力量。知識賦予我客觀視野,使我得以抽離自身體驗,在時間與空間上拉開距離,客觀看待自身的處境與狀況,同時也獲得了摸索自身苦痛根源的線索;文學則賜予我表達的手段,使我得以將自身的絕望、無力、憤怒、憎恨、憂煩、苦悶等主觀情緒,加以消化昇華。」─摘自李琴峰獲獎演說文

23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