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小歇3分鐘3-Minute Reading

【宋瑛堂翻譯專欄】聽有聲書翻譯,詮釋權在誰手中?

  • 字級



譯者聽有聲書,詮釋權會被聲優牽著鼻子走嗎?


有聲書在我翻譯過程占有一定的地位。有一次,我應邀向台大翻譯學程學生談文學翻譯實務,有人舉手問:聽有聲書翻譯,詮釋權不是會被朗讀者奪走嗎?我直覺心裡想,譯文全是我用十指叩叩叩敲出來的,詮釋權當然握在我手中,但我當下愣住,傻眼無言。我大可當場簡單回一句:我工作時完全照紙本翻譯,不受朗讀者影響,但朗讀者、作者和譯者的糾結不是三言兩語能闡明的。

不聽有聲書的讀者可能以為,有聲書是紙本的副產品,對譯者或讀者都是可有可無。但有些時候,有聲書地位更勝紙本,特別是在作者親述的時候,語音能營造一份白紙黑字較難傳達的情境。以文壇怪傑喬治.桑德斯的短篇小說《十二月十日》為例,男孩羅賓想像自己和NASA隔空對話如下:

我們知道,羅賓。合作這麼久,我們很清楚你行事多麼草率。
比方說你登陸月球那次放一個屁。
比方說,你那次計誘梅爾,害他說......

這三句全是NASA對羅賓的發話,但在兩個「比方說」之前,作者朗讀時各加一個(ㄔ)音,以表達無線電通訊的起點,能為行文再添一許詼諧。此外,桑德斯筆下人物的用語各有各的特色,由他本人詮釋是不二人選。曼布克獎得主《林肯在中陰》裡角色多達166種,桑德斯不僅邀請影視巨星和知名作家一同朗讀,連妻小和友人也躍上有聲書版,輪流串場表彰熠熠生輝的人性,劇力和臨場感能為紙本加分無數。

十二月十日

十二月十日

林肯在中陰

林肯在中陰


但在朗讀者非作者的情況下,譯者聽有聲書,難道不會被雜七雜八的聲優牽著鼻子走嗎?首先,以英文圈而言,有聲書的朗讀者以專業聲優為主力,多數是知名度高低不等的演員,廣電播報員也不在少數,英文非母語的譯者聽了只可能利多於弊,而內容來源多一個角度,也有助於突破譯者盲點,對中文版的讀者不啻為福音。更何況,在我進入實地筆譯的階段,有聲書靠邊站,工作全以紙本為依歸,不受朗讀者擺布。

我分階段說明一下我譯書的流程。在缺乏有聲書助陣時,例如翻譯到小眾冷門書、圖像文學、或只有試讀版時,我全書前後總共讀紙本五遍。

  • 頭一輪,我照一般讀者閒閒讀,捧著書遊山玩水、泡咖啡館、流連樹蔭下,邊讀邊留心哪裡有伏筆,步調在哪裡蹉跎,在哪裡緊湊,哪些用詞刻意模糊,寓意何在,但我在這階段不動筆,不畫線加記號,只體驗讀者純欣賞的心境。
  • 讀第二次,我進工作室,分段落詳閱,只預習明天翻譯的幾頁,同時勤查字典,廣蒐資料——因為我不是萬事通,更非超譯者
  • 第三次,在工作室,我邊讀紙本,邊敲鍵盤,回憶初體驗,原原本本以繁體中文呈現。
  • 全書的初稿完成後,我從頭到尾鉅細靡遺潤飾,相當於再讀全文一遍。
  • 最後一次是對照原文,順稿兼抓漏,也統一用語和專有名詞,有疑問一併請教作者。

在這五輪之中,如果加入有聲書,前兩輪和最後一輪的工作可請耳朵代勞,尤其是在審稿階段,更能省得老眼在紙本和螢幕之間奔波,耗時、費力又容易看走眼。在第一輪純聽書的階段,我留意的同樣是伏筆、步調、意境,和紙本讀者的體會大同小異,而且實際動筆時看的是紙本,朗讀者對譯文的誘導不多,斷無譯者詮釋權被剝奪的疑慮。

然而,有聲書並非每一本都是譯者的助手。以我而言,最適合聽的是以對話為主的輕小說和懸疑小說,例如《分手去旅行》《該隱與亞伯》《祭念品》《消失的費茲傑羅》《面紗》。遇到非小說或純文學或傳記,對翻譯的助力較少,例如《被消除的男孩》《間諜橋上的陌生人》《走音天后》《在世界與我之間》總之句子愈長、引經據典愈多的作品,有聲書愈派不上用場

分手去旅行

分手去旅行

該隱與亞伯

該隱與亞伯

祭念品(新版)

祭念品(新版)

消失的費茲傑羅

消失的費茲傑羅

面紗(毛姆強烈自傳色彩之小說傑作)

面紗(毛姆強烈自傳色彩小說傑作)

被消除的男孩(電影原著)

被消除的男孩(電影原著)

間諜橋上的陌生人

間諜橋上的陌生人

走音天后

走音天后

在世界與我之間

在世界與我之間


以批判美國現世價值觀的小說《修正》為例,文壇巨擘法蘭岑惜句點如金,動輒以三百字刻劃失智老人跳接式的意識流,以五百多字描寫喪女之慟,聽一百遍也無助於翻譯。另外,他描寫嗑藥炒飯的The jismic grunting butt-oink. The jiggling frantic nut-swings.(「騷臀激精吼,卵蛋狂擺跳」)「濕」意盎然,聽起來不覺莞爾,但讀紙本才是王道。反之,像《該隱與亞伯》系列的世家恩仇錄,紙本讀起來欲罷不能,有聲書聽起來也有異曲同工之妙,翻譯時相得益彰。

修正

修正

譯法蘭岑的《修正》,讀紙本書才是王道。


《該隱與亞伯》系列紙本書、有聲書都讓人欲罷不能。


情,敵

情,敵

朗讀者即使不是作者,對譯者也常有意想不到的好處。以二次戰後敵我矛盾氛圍談婚外情的英國小說《情、敵》裡,駐德軍官的兒子和德國人混熟了,德文愈講愈溜,語言也蔚為與情節同步演進的角色之一,在精通德文的英國電視演員Leighton Pugh演繹下,譯者更能領會立足異國和重建婚姻的雙重底蘊,聲優的功勞不在話下。

馬克吐溫經典《湯姆歷險記》《哈克歷險記》的朗讀版,分別由美國影視演員尼克.歐佛曼(Nick Offerman)《魔戒》伊萊傑.伍德(Elijah Wood)擔綱,道道地地詮釋19世紀末黑奴和南方鄉音,活靈活現,等於是引領我這個台南土包子譯者巡航一百年多前的密西西比流域。從這角度看,被有聲書牽著走,即使譯者的詮釋權被剝奪一部分,只要能造福讀者,譯者也心甘情願委身幕後,不是嗎?


《湯姆歷險記》和《哈克歷險記》的朗讀版,分別由男星Nick Offerman和Elijah Wood擔綱。



宋瑛堂
台大外文系畢業,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研究獎,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譯作包括《鼠族》《薩賓娜之死》《冷戰諜魂》《分手去旅行》《霧中的曼哈頓灘》《在世界的盡頭找到我》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361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