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專訪生態畫家邱承宗:「在戶外攝影是吸收知識,在室內作畫是釋放觀念。」

  • 字級



生態畫家邱承宗。(照片提供 / 親子天下)

 

一花一草皆朋友,蜻蜓、蝴蝶、小鳥來作伴,自然繪本作家邱承宗的世界常常看似一片靜默,實則忙碌極了,外人看起來不起眼的自然一景,他卻能觀察好幾個小時、好幾天、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早也看、晚也看,近看又遠望,他向大自然學作畫,再以繪畫邀請讀者走入他衷心喜愛的大自然。

從小就喜歡畫畫的邱承宗,學過攝影、開過出版社,當時40歲的他因為找不到能畫台灣昆蟲生態的繪者,自己拿起畫筆,開始創作生態繪本,中年意外轉彎,成績傲人,兩度入選義大利波隆納國際插畫展,他創作的《地面地下:四季昆蟲微觀圖記》,讓孩子認識獨角仙生存棲地的生態時間軸;《池上 池下》則是藉由蜻蜓的一生,展現人類難以注意到的小小生態世界。

今年他再推出《翠鳥》,畫出平日肉眼難以捕捉的翠鳥細膩姿態,以及光影豐富變化的水邊景觀,再從小男孩的視角,引導讀者從住家周邊可見的池塘,關心生態保育議題。

邱承宗自認人生一路跌跌撞撞,點點滴滴堆砌著任性而為的生命,或許曾被他人認為叛逆、自私與狂妄,但即使時光倒流,他還是會選擇同一條路,大自然不只是他最敬佩的老師,也是可遠離世俗爭紛的避風港,更是他最信賴的療傷場所。而他的畫筆,也要邀請更多人一起走入大自然,仔細的看,慢慢的瞧,一定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寶藏,妙不可言的趣味。

地面地下:四季昆蟲微觀圖記

地面地下:四季昆蟲微觀圖記

池上 池下(全新版)

池上 池下(全新版)

翠鳥

翠鳥



Q:有些人認為,最真實的仍是照片,或者照片就能記錄下所有的一切,何必「再畫出」?您是攝影師,也是一名畫家,對於這樣的疑問,會如何回答?

A:攝影一方面是我繪畫的輔助工具,另一方面,我會去拍生物的生態史,記錄生物行為。然而照片也有「太真實記錄一切」的問題,侷限了畫面的表現。但繪畫不同,我可以用繪畫充分實現我的想像,隨心所欲而不受限在固定空間。

兩者之間,不僅工具不同,傳達的意念也不同。對我而言,在戶外攝影是吸收知識,在室內作畫是釋放觀念

Q:以新作品《翠鳥》為例,您覺得為了「生態繪本」畫圖,與一般自然生態畫圖有哪些差異?

藍羽安荷:2021邱承宗生態月曆

藍羽安荷:2021邱承宗生態月曆

A:「單張生態畫」除了受制於整體條件設定,例如海拔、環境、物種關聯性或地域性等,在構圖上較能夠為所欲為的發揮,例如月曆《藍羽安荷》,可以只著重荷葉、荷花或生物的表現,甚至安排較不容易相遇、或攝影上難在同一畫面定格的生物偶遇。

而「生態繪本」基本上是由十數頁「生態畫」構成的一本書,畫面除了上述的基本受制條件以外,頁面間多所橫跨多樣物種,不僅必須考量故事結構、視覺引導、構圖安排……。除此之外,還得兼顧每個跨頁的獨立性,以及繪本開數的限制。所以我覺得創作一本書,比畫單張生態畫還費精神。換言之,我畫單張畫很輕鬆愉快,畫書就會出現焦慮徵狀。


《藍羽安荷》著重荷葉、荷花或生物的表現。(圖 / 月曆《藍羽安荷》)


Q:您曾經按照標本畫圖,後來改成觀察累積素材後,進行生態繪畫,兩者困難差異甚大,創作模式會有什麼不同?

A:按照標本畫圖,屬於學術研究的必要條件,後來發展成獨立紀錄的創作,稱為「圖鑑繪畫」,屬於「生態繪畫」的前身。而生態繪畫的條件,除了需有圖鑑繪畫的認知,還得具備環境棲地、物種行為、習性、生態和生活史等相關知識。

簡單的說,畫一隻蟲、一朵花、一輛車的外觀,屬於圖鑑繪畫。除了物種本身的生態行為、生活史,還得關注棲地環境、同溫層生物的關係性,才能算是生態繪畫。另外,只要有標本,隨時可以進行圖鑑繪畫,但是生態繪畫卻是需要時間累積,一而再的思考、觀察物種的記錄,並且吸收既成的資訊。

Q:您曾說過以前開出版社時想做一套台灣本土科學書,當時未能完成,是否這個夢想依舊存在?

A:台灣是個自然生態豐富的國家,不過當時台灣的出版業以翻譯書居多,缺乏台灣的生態資料,所以當時我想做一套可以分冊購買的台灣生態百科全書。但那時有些外在條件沒有詳加思考,而且目前那些問題依舊存在,要實現這個夢想,需要金錢堆積和人才投入,經過十來年的轉折,我已經知道有些條件,不是投資經費就能完成的事,所以現在我只做我能做的事,以一己之力繼續努力中。

Q:您平常是如何準備外出觀察、展開觀察、紀錄、蒐集素材?

A:準備外出觀察時,我會穿著長袖長褲,戴帽子,準備水一瓶、飲料一瓶;以機車代步,帶上相機背包,因為拍照是最方便的記錄工具,我也常在現場發呆、東看看西看看、東摸摸西摸摸,通常,因為全神貫注的觀看,半天就很累了。


邱承宗拍攝的翠鳥,外觀特徵、習性、姿態都捕捉到了。(照片提供 / 邱承宗)


Q:一張畫通常需要畫多久?

A:要構想出一張圖的畫面,對我來說是最難的,有了想法後,我會先花時幾分鐘畫草稿,接著花四至五天定稿,再以描圖紙完成線稿、正式線稿,又需要三、四天,上色耗時最久,一週至十天都有可能,卻是我最享受、最喜歡的過程。所以一張從無到有的畫面完成,約十五至二十天。


生態繪本像是由十數頁「生態畫」構成的一本書。(圖 / 繪本《翠鳥》內頁)


Q:您為了繪圖、觀察生態、採集資料,有哪些難忘的回憶?

A:我曾把牛大便放在冰箱內儲存,這應該是他人眼中一件非常瘋狂的事。我也很慶幸,當時下定決心要畫畫後,為了畫好昆蟲生態,專程到埔里學習昆蟲知識。不過我曾有機會去哥斯大黎加認識生物,很遺憾是最後沒有去成。


以獨角仙視角對比地上、地下的生態世界。(圖 / 《地面地下:四季昆蟲微觀圖記》)

 

Q:您欣賞哪些昆蟲、植物、自然生態畫家?從他們身上你有什麼體悟或是影響了您的創作觀點?

A:習畫早期,西班牙畫家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的超現實主義觀念以及技法影響我最多,他在平面上呈現許多層次變化,現在仍然深深影響我畫寫實技法;日本童書創作者也是畫家的熊田千佳慕、英國藝術家Terance James Bond的寫實技法也影響我很多。近期我則是受到德國畫家Wolf U. Friedrich化繁為簡的繪畫技法吸引,也應用在繪本製作。

Dali

Dali

熊田千佳慕《法布爾昆蟲記》(熊田千佳慕繪)

Birds: The Paintings of Terence James BondBirds: The Paintings of Terance James Bond

Wolf U. Friedrich《蝴蝶》






Q:在您40歲的時候決心走入昆蟲繪畫的世界,現在您已經66歲,下一個20歲,您又有什麼規劃(目標)呢?

A:即使時光重置,我還是會選擇這條路,因為當時的那個選擇,讓我在這20幾年活得非常充實。至於下個20年,沒什規劃,只求身體健健康康,就能多出國旅遊、四處拍照、完成電腦裡的出書計畫。


 延伸閱讀 

 看更多邱承宗作品 

翠鳥 (電子書)

翠鳥 (電子書)

孩子的第一套生態觀察繪本集:《池上 池下》、《地面 地下》

孩子的第一套生態觀察繪本集:《池上 池下》、《地面 地下》

我們的森林

我們的森林

蜻蜓:水邊的精靈

蜻蜓:水邊的精靈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張照堂、郭英聲、柯錫杰、阮義忠、范毅舜,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77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