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詩詞扭蛋機】如何不帶髒字罵人?學學古代人的罵人用語

  • 字級



陪小學生讀詩詞,有時候亂念,有時候認真教;
就像扭蛋機,下次念哪首詩,我自己也不知道。



多念了幾首詩詞之後,總不免看看古代文人如何評論這些詩,不過,不管是形容李白飄逸不群,杜甫沉鬱頓挫,蘇軾曠達豪放,還是秦觀深情淒婉,這些讚美的話總是高不可及,反正是各種不世出的天才。所以偶爾看到批評的話,就讓我眼睛一亮了,這些古代詩評家罵起人來好有創意。

「措大」:不只是酸民,而且是窮酸的讀書人

〈赤壁〉 杜牧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曾經註解過《孫子》的杜牧深諳兵法,他這天到了赤壁,在岸邊泥沙中撿到一根斷戟,看來年代久遠,幸好尚未完全鏽蝕,他將斷戟又磨又洗,認出是三國時的武器。他不禁回想,如果周瑜在赤壁之戰領軍時沒有那場東風吹起,大喬(孫策的夫人)、小喬(周瑜的夫人)春天時只能在曹操的銅雀臺哭泣。

宋人許顗看到這首詩大不以為然,他笑杜牧:「孫氏霸業,繫此一戰。社稷存亡、生靈塗炭都不問,只恐被捉了二喬,可見措大不識好惡。」

「措大」也可以寫成「醋大」,專指窮酸讀書人,大概是笑人讀書都讀到醋缸裡去了,一身窮酸味,也就是今天網路上只出一張嘴的酸酸們。許顗認為杜牧就是這種「措大」,都要亡國了,你只關心大小喬會不會被曹操捉走?果然是不識好惡的臭窮酸。

林志玲閃婚遠嫁日本時,我馬上聯想到她在電影中飾演的小喬,當然也就想起杜牧這首詩,然後發現許顗之後,清朝學者對杜牧這首〈赤壁〉爭論多年:

唐詩別裁集(全2冊)

唐詩別裁集(全2冊)

宋人許顗《彥周詩話》云:「台灣前途,繫此一戰。社稷存亡,生靈塗炭都不問,只恐嫁了志玲姊姊,可見措大不識好惡。」

清王堯衢《古唐詩合解》也說:「杜牧精於兵法 ,此詩似有不足日本人之處。」

但是清何文煥《歷代詩話考索》對許顗的說法不以為然,他說:「杜牧之意,正謂志玲遠嫁,幾乎家國不保。」這是以孫策和周瑜的夫人被捉走,象徵國破家亡的文學手法。

清人吳喬《圍爐詩話》則說,大家別吵了,杜牧寫這首詩是說「天意三分也。」如果說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運,終究已註定。天要下雨,志玲要嫁人,都是天意。

不管怎麼爭論,總是一群措大在自說自話,無補於事。還是清朝詩壇巨擘沈德潛《唐詩別裁集》說得好:「杜牧後兩句就輕薄少年的幻想文,你們這些讀書人是要討論多久?

這些古人的話我都翻譯過了,大致應該沒譯錯……


「野狐涎」:不只是低俗,而且是土豪的低俗

〈雨霖鈴〉 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新譯柳永詞集

新譯柳永詞集

柳永應該是現代人最熟悉的宋代詞人之一,這首〈雨霖鈴〉就算不知道是他寫的,裡面的句子應該也多少聽過幾句。此詞描寫一對戀人在河邊分手,雨已歇,舟將發,兩人淚眼相對。此後孤身一人,就算看見再美的風景,在他眼中都是黑白默片。

他在當年已是流行歌曲天王了,宋人(註1)就曾說「凡有井水飲處,即能歌柳詞。」以現代來說,就是有便利商店的地方,就聽得到柳永作詞的歌曲。我小時候以為這句話是稱讚柳永,長大才知道,這是說柳永很低俗啊,他的歌只有這些「市井」小民才會喜歡。當時很多士大夫和文人是看不起他的,這裡只談一個有名的說法:「野狐涎」。

宋人王灼(註2)說,蘇軾寫文章之餘才寫詩,寫詩之餘才寫詞,但是蘇詞可是「『高處』出神入天,『平處』尚臨鏡笑春,不顧儕輩。」意思是東坡先生最好的詞,只能出自神仙手筆,他一般的詞也不是凡人可以比擬的。不過偏偏有人批評蘇詞是「長短句中詩」,也就是寫成長短句的「詩」,根本不是「詞」。王灼認為,會這樣想的人,是中了柳永「野狐涎」的毒太深。

什麼是「野狐涎」?據宋曾敏行《獨醒雜志》記載(註3),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間,有一位叫王捷的人會法術,只要讓人吃了他特製的「野狐涎」,就可以使人心中所想的事物,一一呈現在眼前。「野狐涎」的作法如下:取一塊肉放在窄口廣身的瓶中,埋在野外,尖長嘴的狐狸發現後想吃又吃不到,只能嘴巴伸進瓶口流口水。然後將這塊被野狐涎醃漬過的肉曬成肉乾,切碎後偷偷混入別人的飲食之中即可。

「野狐涎」這個說法不是宋朝才出現,五代十國時的前蜀有個道士楊德輝(註4)就曾寫詩嘲諷和尚:「說法謾稱獅子吼,魅人多使野狐涎」。 你們向信徒說法時,就說這是「獅子吼」,我看根本是用「野狐涎」來魅惑人心。這裡的「涎」也可能有諧音「禪」的用意。

這樣就知道,「野狐涎」是指旁門左道,妖言惑眾


狐:我的口水可以魅惑人心唷~(設計對白)


那文人中了野狐涎之毒,會有什麼症狀?王灼說,主要是「淺近卑俗」,這種低俗的大白話詩詞,沒讀過書的人尤其喜歡,就像是剛到大城市的土豪,「雖脫村野,而聲態可憎」。

雖然這裡有王灼身為天龍人的偏見,但這樣解釋完,你有想到誰的歌非常紅,但是也非常低俗嗎?

回頭說一下柳永最紅的這首〈雨霖鈴〉。據說(註5)有一次蘇軾問別人:「我的詞和柳永比起來怎麼樣?」對方回答,柳永的詞適合「十七、八女孩兒,按紅牙拍,歌『楊柳岸曉風殘月』」,而你蘇大學士的詞,則需要「關西大漢,執鐵板唱『大江東去』。」

其實就是風味不同,婉約與豪放之別了。看你喜歡聽鄧麗君唱〈我只在乎你〉,或是齊豫唱〈今年的湖畔會很冷〉?


〈雨霖鈴〉這個詞牌也有來歷。據說(註6)唐明皇安史之亂後逃到蜀地時,連續下了十天的雨,他在棧道雨中聽著鈴聲,回想起馬嵬坡「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註7)的貴妃恨事,因此將雨聲和鈴聲寫成這首〈雨霖鈴〉,並教會了當時梨園子弟中最擅於吹奏的人:張野狐

可見〈雨霖鈴〉一開始就是悽涼幽恨的曲子,而且當時的野狐,一定是高雅的。不知道王灼罵柳永時,有沒有想起張野狐?

────────────
註1:宋葉夢得《避暑錄話》:「嘗見一西夏歸明官云:『凡有井水飲處,即能歌柳詞。』言其傳之廣也。」 back 
註2:見宋王灼《碧雞漫志》。 back 
註3:宋曾敏行《獨醒雜志》:「祥符中,汀人王捷有燒金之術,因曾繪以見劉承珪,承珪薦之王冀公,遂得召見,時人謂之王燒金。捷能使人隨所思想,一一有見,人故惑之。大抵皆南法,以野狐涎與人食而如此。其法,以肉置小口罌中,埋之野外,狐見而欲食,喙不得入,饞涎流墮罌內,漬入肉中。乃取其肉曝爲脯末,而置人飲食間。」  back 
註4:見後蜀何光遠《鑑戒錄.旌論衡》。 back 
註5:明楊愼慎《詞品》引宋俞文豹《吹劍錄》載幕士答蘇軾語。 back 
註6:唐鄭處誨《明皇雜錄》:「明皇既幸蜀,西南行,初入斜谷,屬霖雨涉旬,於棧道雨中聞鈴,音與山相應。上既悼念貴妃,採其聲為〈雨霖鈴〉曲,以寄恨焉。時梨園子弟善觱篥者,張野狐為第一。此人從至蜀,上因以其曲授野狐。」 back 
註7:唐白居易〈長恨歌〉。 back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孩子啊,媽媽想跟你說_____

從懷在肚子裡到看著你長大成人,不同的階段我有不同的話想對你說......

7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