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崇高與庸俗──讀瘂弦〈剖〉

  • 字級

 

〈剖〉──序詩  ◎瘂弦 

有那麼一個人
他真的瘦得跟耶穌一樣
他渴望有人能狠狠的釘他
(或將因此而出名)
有血濺在他的袍子上
有荊冠──那怕是用紙糊成──
落在他為市囂狎戲過的
傖俗的額上。 

但白楊的價格昂貴起來了!
鋼釘鑽進摩天大廈,
人們也差不多完全失去了那種興致,
再去作法利賽們
或聖西門那樣的人,
唾咒語在他不怎麼太挺的鼻子上,
或替他背負
第二支可笑的十字架。
有那麼一個人
太陽落後就想這些。


這首詩的題目是〈剖〉,很明顯的是在剖析「有那麼一個人」,這個句子在開始與結束各出現一次,整首詩便是在思考著這個人的處境。

很特別的是,這個人一開始就被比喻成了耶穌,但那個「瘦」字讓我們感覺到,成為耶穌不是件什麼好事,或許生活並不富裕、或許心情常懷擔憂。更特別的是,這個人竟然「渴望有人能狠狠的釘他」,另個近似意象再次出現於詩的後半段,「鋼釘鑽進摩天大樓」。我們都知道,耶穌擔負人類罪惡,釘十字架而死,這是個宗教的、神聖的、崇高的事件;但此處卻被拿來與建蓋大樓的商業行為並比,而有了一種庸俗的、市儈的味道──注意另兩個地方,「或將因此出名」、「價格昂貴起來了」,同樣涉及了商業行為。 

這樣的不協調感,在整首詩的大量描寫中,更加突出。比如那頂受難的「荊冠」,變成了「用紙糊成」的,使得原本高貴的耶穌形象,也變成了「被狎戲過的」、「傖俗」的樣子。比如「人們完全失去了興致」,去成為像聖西門那樣的聖人,別說聖人了,就連法利賽人也稱不上──他們不知真理,但起碼還固守著儀式教導。這個像耶穌的人,只有著「不太挺的鼻子」(還被吐了口水),他的十字架則是「可笑的」。

在這首詩裡,原本神聖的、崇高的耶穌,變成了商業的、庸俗的、可笑的那個人。這首詩要說的是,即使這個人像耶穌一樣捐獻生命,也不會變得偉大,或者得到尊敬,因為這個時代,我們的時代,只剩下出名、追求昂貴、狎戲與傖俗,除此之外就沒有更認真與更嚴肅的事了。

瘂弦詩集

瘂弦詩集

這首詩有個副標題「序詩」,收在瘂弦唯一的詩集《深淵》裡(現在更容易找到的是洪範版的《瘂弦詩集》),作為「序」一般地放在第一首的位置,當然別具意義。我們甚至可以認為,對於「這個人」的剖析,就是瘂弦對於自己的剖析。他寫詩出版了詩集,有人在乎嗎?他努力生存著,有人關心嗎?他對這個世界感到好奇與疑惑,想認真詢問出一個答案來,又如何呢?

更普遍來說,「這個人」難道不就是每一個讀者嗎?我們自己、我們的時代、生活、境況,值得我們認真對待嗎?還是也都失去了興致,除了成名與有錢之外,不再去追求更有意義的事物,反正一切都像是用紙糊成的,揉一揉就皺了、碎了,被丟棄了。

瘂弦所有的詩都在關心這個普遍的命題。生活與時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們能更有尊嚴地活著嗎?或者只是一場笑話?在太陽落下之後,他每天都在想這些。

 


作者簡介

1979年生,高師大國文所碩士,現任高雄女中教師。

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首獎、台灣文學獎、吳濁流文藝獎、打狗文學獎、大武山文學獎、花蓮文學獎、詩路年度網路詩人、優秀青年詩人等。作品發表於各報紙副刊與雜誌,並被收入許多詩選中。

出版作品──
詩集:《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連陽光也無法偷聽》
絕版作品:《面對》、《等待沒收》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46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