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一場A夢──讀鯨向海〈假如再讓我夢下去〉

  • 字級


 

〈假如再讓我夢下去──與綦毋潛宿龍興寺〉 ◎鯨向海

晨光傳遞
潔淨的撫觸
青蓮般的顫抖
律法微微
閃過
噴泉似的鳥鳴
忽湧忽滴
是我誤闖
香氣瀰漫的山寺
太幽深
忘了怎麼回去
鎮守於古老的門扉
那松樹幹好強壯
清涼的風吹動
方丈房間裡花火
通明
一顆顆佛珠
輪流
引誘著
我沉睡的心


一首短短的詩,句子意象都很自然,但又沒那麼簡單。首先,是一些奇怪的動詞與形容,吸引了我們,比如「撫觸」、「顫抖」、「噴泉似的」、「湧」、「滴」、「好強壯」、「花火」、「引誘著」……,一開始是小心翼翼的,努力控制又想探索著,最後幾乎忍不住了,好像什麼快要冒出來。這種「忍不住」的感覺,也來自於整首詩出現三次的最短的句子,那是「閃過」、「通明」、「輪流」,都只有兩字,第一次出現在詩的開頭,再來就已是詩的最後,連續兩次重複,像是一種加速,將要抵達臨界點。

於是剛好可以回到詩的題目「假如再讓我夢下去」,那種想要隱藏、卻幾乎快要失控的東西,假如再持續下去,就要暴露出來了吧。那個東西涉及了顫抖、噴泉、湧滴、引誘、夢,明顯地指向欲望,而且是關於「性」的那種。但特別的是鯨向海呈現的方式,把它與聖潔的事物結合在一起,是「晨光」傳遞過來的撫觸、是「青蓮」般的顫抖,是「律法」、「鳥鳴」與「山寺」,是好強壯的「松樹」,是「方丈的房間」與「佛珠」。他建構了一個佛教空間,讓性的欲望在裡頭壓抑、失控、忍不住……。

還有一個小小的線索,副標題是「與綦毋潛宿龍興寺」。綦毋潛是唐朝詩人,寫過一首詩〈宿龍興寺〉:「香剎夜忘歸,松青古殿扉。燈明方丈室,珠繫比丘衣。白日傳心淨,青蓮喻法微。天花落不盡,處處鳥銜飛」。〈假如再讓我夢下去〉整首詩的意象,是對綦毋潛原詩的變奏,並將宗教主題偷換成了性的欲望。

還不只如此。注意到了嗎,這場性的欲望對象是誰?副標已經說是「與綦毋潛宿龍興寺」,是今古兩個男性結伴同宿佛寺;此外,詩中寫著「方丈房間裡花火/通明」,又出現了一個男性,而本該禁欲的方丈,在此卻成了共同欲望的對象。這是同性的戀情,或者更進一步,是同性之間的3P……。當然應該快快指出,不能把詩與現實混淆,無論鯨向海、綦毋潛還是那個神祕的方丈,都只是一個化身,在閱讀過程中被創造了出來。

A夢

A夢

這首詩出自鯨向海第四本詩集《A夢》,又是一個來自漫畫卻故意歪掉的引用。鯨向海慣常處理性的主題,也喜歡消遣佛教意象(或一切陳舊意象),而在A夢裡出現這樣一首A詩(?)則顯得非常合理。

最後我要提及私心最愛的一處小細節,就是那句「那松樹幹好強壯」。「幹」字出現的位置以節奏來說不太通順,但這當然是故意的,因為你無法不去注意那個「幹」字,是那麼地突出、那麼地硬、那麼地兇……。


作者簡介

1979年生,高師大國文所碩士,現任高雄女中教師。

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首獎、台灣文學獎、吳濁流文藝獎、打狗文學獎、大武山文學獎、花蓮文學獎、詩路年度網路詩人、優秀青年詩人等。作品發表於各報紙副刊與雜誌,並被收入許多詩選中。

出版作品──
詩集:《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連陽光也無法偷聽》
絕版作品:《面對》、《等待沒收》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20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