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余永寬專欄

【週一|民謠走唱】余永寬:真實的印象——來吧!焙焙!

  • 字級


民謠走唱BN
 
來吧!焙焙! / 無所畏懼與寬容
來吧!焙焙! / 無所畏懼與寬容
聽「來吧!焙焙!」的音樂,單純的時光重現,我們輕鬆自在地,再次面對當初曾經那樣真實的自己。

記得剛認識阿焙的那一年夏天,他時常出現在咖啡館裡,穿著拖鞋,看著自己帶來的厚厚小說,托爾斯泰或杜斯妥也夫斯基寫實主義的作品。咖啡館放送的另類音樂好像很對他的胃口。相處一些日子熟識後,他成為一位咖啡館充分利用者,在咖啡館裡讀書,準備研究所考試,打工賺零用錢,和同學思辨討論。一位有咖啡館的少年。

「來吧!焙焙!」的歌從成長歷程原本的旋律出發,受北歐花草民謠輕快的曲風影響。沒有響亮的口號和宣言,也沒有華麗的辭彙或詞不達意的呢喃。主要是關於成長、友誼、知識和想法,對現在和未來的徬徨及渴望。有些歌接近童謠,像〈友情值千金〉、〈全世界我最喜歡你〉,是可以在校園長久流傳演唱的歌曲。〈迷路〉和〈如果我現在不在這裡〉,雖然帶著悲傷和迷惘的情緒,但其實已經對後來堅定的認為要成為曾經想像的人留下伏筆,走過挫折失落,歡喜地發現自己在改變。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Wilco, Jesus etc.



無所畏懼來自於不斷的學習閱讀和思考,所以不會流於口號式的吶喊和虛張聲勢的嘶吼。〈無所畏懼與寬容〉、〈我的害怕〉和〈做夢的我〉,用如此輕快明亮的編曲,不慌張、不躲避地面對現實世界的自己,和自己對話。因為經過考驗的無所畏懼,才會有〈金子的心〉、〈你可以在我面前坦白〉和〈關鍵字〉,在樸直真誠的旋律中呈現堅定的歌聲傳遞想法。

阿焙的音樂很有自己特色,有次和金弦獎的評審夾子小應聊起,要在每人15分鐘,卻多達四、五十組青澀的參賽者中找出有特色的音樂是件痛苦的事。而「來吧!焙焙!」是一組清新愉悅的樂團,一開口就充滿特色的雙主唱,森林樂團等樂手支援流暢奔騰的樂器,趕走所有的無聊和昏沉。記得那年阿焙得到最佳作詞和個人第三名,發行首張專輯就入圍流行音樂金曲獎。

〈迷路〉


The White Stripes - In The Cold, Cold Night



巨大的謎語
巨大的謎語
阿焙喜歡思考,歌詞中很多對自己的質問及反省。「做夢的我差一點對自私的同伴大吼/但自己犯錯/隱瞞了沒人說/仍沒地方躲」〈做夢的我〉。「有時候依賴那唯一的燈塔/偶爾忍不住想外面的晴朗」〈瘋狂〉。在訊息充斥的當下,片斷的文字無法呈現事實的真相,阿焙在夢境中仍然有所追求,也有所反思,「夢裡一切不一樣/我墜落地不慌張」。如《巨大的謎語》詩集裡那句「醒來就是從夢中往外跳傘」,在現實及夢境中能安全著陸,那張降落傘是買不到,要靠自己在生活中充實知識,努力編織。

「來吧!焙焙!」的第二張專輯即將發行,這次妹妹焙檍不再是以合聲為主,擔任多首歌曲的主唱,這是很好的安排。幾個月來,阿焙很嚴肅的排練,全心投入錄音及後製。唱片設計寫文案拍MV,從上一張開始,阿焙就積極參與一切工作。他努力的用音樂呈現真實的表達和感受,希望樂迷能感受到。

一起加油吧


Arcade Fire, Wake up


現在不想見到你


Yo La Tengo - You Can Have It All



阿焙認為,所謂文青不是從物質品味上去界定,消費與一般人不同的書籍及電影,尋找獨特的衣服及美食,收藏無數的珍品及音樂。不如好好的看懂幾本經典長篇(如托爾斯泰),或是真的看懂楊德昌《一一》這樣的電影。而人人常常掛在嘴上的回到初衷,對他來說是常常回頭再去聽聽那些喜愛的音樂,如Wilco白線條Arcade FireYo La Tengo……等,想想自己是不是如最初那樣的感動和喜愛,有沒有像這些樂團一樣認真做音樂,擁有一樣的音樂精神和堅持。

7月7日「真實的印象」演唱會在 Legacy Taipei傳音樂展演空間開唱,「Come on!Bay Bay, light my fire」。點燃所有的愛、誠實與自由。


煮杯好咖啡
煮杯好咖啡



余永寬

曾在台大、公館附近開了幾家咖啡館,約十八年的時間,從咖啡館認識音樂,做音樂的人。約有三年沒有做任何工作,每天需花三、四個小時在城南、河濱公園行走。對(在臉書上)議題式抗議的人沒興趣,欣賞到鄉下種田生活,做社區總體營造的年青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他是歌手、是詩人、是導演、是演員,再聽一次Bob Dylan的理由

Bob Dylan是1960年代衝突、反叛、革命的代名詞,他是定義搖滾樂的一員,一首首把歌寫出來,用幾十年來證明,充滿智性思考的詩文可以與搖滾樂融合為一,成為充滿人性的民謠歌曲。

1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