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崩潰的)出版設計學│版權不思議】原始檔會介於有跟沒有之間、清個權要用到三種語言?

  • 字級

一本好設計的書籍要出現在讀者面前,背後需要經過多少人的共同合作?從原稿到排版稿,經過校對後歷經製版、印刷、加工、裝訂等工序,期間參與的人有設計、編輯、行銷、版權、工廠師傅(有時還有進行人工作業的阿姨),這麼多人一棒交一棒,最終讓美好的作品誕生。但理想與現實總是有差距,這條路並非每次都能如想像中的平順,路途中可能充滿各種驚嚇、意外與崩潰,讓人忍不住想吶喊:「我不是來當 編輯/行銷/版權 的嗎?為何還要懂這麼多設計眉角?!」

今年的OKAPI「好設計」特別邀請出版社的編輯/行銷企劃/版權,就他們的職位與角度,從不同的觀點看待書籍製作這件事,以及在成書過程中,經歷過哪些令人崩潰的恐怖事故與驚喜,透過他們的無私分享,一起了解好設計書籍誕生背後的歷程。


⋄⋄⋄ 對談者 ⋄⋄⋄

時報出版思潮線副主編
黃煜智
時報出版思潮線資深主編
羅珊珊
時報出版藝術設計線編輯
黃筱涵
時報出版人文科學線編輯
石璦寧
時報出版思潮線企劃
王小樨
獨步文化
BUBU貓

有鹿文化總編輯
林煜幃
 有鹿文化主編 
施彥如
有鹿文化企劃編輯
魏于婷
臉譜出版副總編輯
謝至平
臉譜出版編輯
廖培穎
臉譜出版行銷企劃
陳彩玉


受訪出版社=時報文化、臉譜出版、有鹿文化
策劃整理=OKAPI閱讀生活誌.攝影=簡子鑫、陳佩芸、洪子詠(依出版社順序)


外版書是由出版社購買海外書籍版權,中文化後在台灣出版的書籍,但每本書的狀況不一,導致取得授權的過程會有各種難關,而且原出版社可能有各種不同的附帶條件,影響著出版社後續製作書籍的自由度與困難度,即便順利取得版權,也可能因為原始檔案的各種狀況,導致編輯中文化的困難,以下由曾有過版權經驗的編輯分享原始檔與清權帶來的種種考驗。

介於有跟沒有之間的原始檔

  • 原始檔:版權簽約後,版權方(出版社)提供的全書電子檔案。


照理說買賣就是銀貨兩訖,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但在原始檔這件事情上,你付了錢拿到的是無形的「版權」,至於完整的原始檔案,經常介於有與沒有之間,若想從事版權人員或編輯,對於原始檔的心態應該要調整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聽風的歌(創作40周年紀念新版)

聽風的歌(創作40周年紀念新版)

黃煜智就表示,時報長年出版村上春樹作品,但他老人家出道得早,第一部作品《聽風的歌》就出版於1979年,所以你拿到的原始檔可能有以下幾種情況:

  1. 檔案格式是現在已經被淘汰的排版Quark檔(註1)
  2. 恰巧你有一台古早的電腦有安裝Quark排版軟體,但發現版本不同打不開。
  3. 根本就沒有原始檔。

於是你能怎麼辦呢?「就請人全部重新騰打,問題是打字的是人類,難免會有打錯字的時候,所以你必須全部重新校對、排版,才能成書。」這時候你只能往好的地方想──至少我們可以重新設計版型啊,讓版面字讀起來舒服一點不是很好嗎?(為什麼眼眶有淚呢)

村上春樹的書因為出版年代久遠,會遇到原始檔無法使用的狀況。

花花是三毛貓

花花是三毛貓


文字書可以重新打字,圖畫書總不能自己重畫,時報編輯黃筱涵經手繪本《花花是三毛貓》時,也遇到完全沒有原始圖檔的情況,只好把原書拆成一頁一頁,重新掃描、上字,而且掃描難免頁面上會有雜點,只好請美編把雜點一個一個修掉(美編眼睛還好嗎?)(來自OKAPI的關心),上機印刷時再請師傅不斷調整,才讓印色不會跟原版差太多。

你問這過程崩不崩潰?「當然崩潰,美編也很崩潰。」沒想到沒有原始檔不僅讓編輯頭痛,還讓美編眼睛痛。

因為沒有原始檔,必須將原書拆開掃描。

掃描後,筆觸的細節會有些許不同。


歡樂之家/我和母親之間:圖像小說X同志文學跨界經典,「悲喜交家」完整典藏套書(二冊)

歡樂之家/我和母親之間:圖像小說X同志文學跨界經典,「悲喜交家」完整典藏套書(二冊)

正當你以為沒有原始檔已經夠慘的時候,廖培穎的經驗告訴我們──有時候沒有原始檔說不定還比較幸福。全部砍掉重練當然辛苦,但是有一種原始檔的狀態叫作「有還不如沒有」。

圖像小說《歡樂之家/我和母親之間》有原始檔,拿到原始檔的那一刻你心想,接下來只要把文字圖層替換成翻譯後的中文、然後重疊到圖像圖層就好了吧?不,這麼順遂的事情不會發生在編輯身上,至少這次不會。編輯發現,原始檔裡文字和圖像並沒有完全分層(編輯心想:好,那就把原文文字修掉,我們可以的),然後又發現,圖像還分為線稿跟塗色兩層(編輯心想:呃好,那就請美編修兩次,兩次嘛,我們做得到!),打開第二集的檔案又發現,分層更複雜了,分成黑白線稿、陰影跟套色(編輯:……可、可以的﹝哭出來﹞)。

►►延伸閱讀:《歡樂之家/我和母親之間》的製作幕後

臉譜出版編輯廖培穎的經驗告訴我們──有時候沒有原始檔說不定還比較幸福。


除了以上的慘烈情況,還有另一種雖然不難但很煩的原始檔,那就是「版次(註2)不同」的原始檔。廖培穎解釋:「一般國外出版社管理版權的人,跟實際製作書的不會是同一人,所以版權人員不見得會知道版次之間會有什麼差別,我們就遇過拿到的樣書跟原始檔是不同版次的情況,導致樣書跟原始檔的圖像內容有出入。」拿到這種原始檔該怎麼辦呢?「就是得確認要照哪個版本出,但是因為負責的窗口可能根本不知道版本之間的差別,也許最後你還是能得到一個答案,但過程中必須雞同鴨講非常久。」

處理原始檔的過程如此折磨,讓人不禁想:如果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不知道下一個是什麼口味,那原始檔就像是《哈利波特》裡的柏蒂全口味豆,你永遠不知道這次拿到的會是檸檬、藍莓,還是鼻屎。

不到清權那一天,我還不知道自己要會三種語言

  • 清權:書籍製作時,將封面或書中具有所有權的圖片、照片等,一一取得授權的過程。 


工作用到三國語言聽起來很威風吧?但當編輯用到三國語言,他不是語言天才,他只是遇上了版權很複雜的書。

黑幕下的格爾尼卡

黑幕下的格爾尼卡

「一切都是因為畢卡索。」黃煜智分享他做《黑幕下的格爾尼卡》時的經歷。這本書的原始版權在日本,因為封面有畢卡索的繪畫《格爾尼卡》,一開始取得版權時日方就表示若要使用這張圖,時報必須自行處理圖片版權問題。既然日版能夠拿到圖片授權,那照理說時報也能透過日方的圖片代理商協助?「日本代理說,就算取得授權也只能在日本當地使用,只給了我一個法國人的名字,因為圖片權利人是法國畢卡索美術館,但是原畫在西班牙的美術館。」那如果找台灣的代理協助呢?「台灣代理一聽到對象是美術館基金會這種單位就拒絕了,因為流程太繁瑣。」最終,還是只能編輯親身上陣。

這幅畫必須先取得法國畢卡索之家基金會(PICASSO ADMINISTRATION)的書面同意,才能向西班牙國家博物館雷納索非雅藝術中心(MNCARS)申請檔案授權,付費取得檔案設計完稿後,經日方審查確認,最後印製傳統打樣寄送法國書面審核,再三確認後才能送印上機。於是編輯開始了書信往來的漫漫長路,「雖然主要是用英文,但是對方提供的授權書除了英文版,還有西語版,就得再用翻譯軟體去對照確認,而且更可怕的是,它們數字分位符號不是千位標一點,而是百位,授權金額幣值還是歐元……我真的很怕自己一不小心看錯、買了一張十幾萬的圖。」一本書賣三四百元台幣,如果多了十幾萬成本,是要賣幾本才能回本呢?很可怕,不要算。

時報出版思潮線副主編黃煜智表示,使用藝術畫作為素材的書,版權狀況有可能會更加複雜。

此類授權圖片要求非常詳細的版權標示。


一張圖片有多方版權的情況雖然麻煩,但終究還是談好「一張圖片」就能解決,臉譜出版的謝至平就正在「書裡有好多照片,每張圖的權利人都要找到」的授權地獄中。目前他正在進行的一本書是跟和詹偉雄先生合作的登山書系,書裡有大量作者蒐集的資料照片,圖片權利人可能是拍攝者,也可能是某個圖庫,必須一一弄清楚圖片來源再取得授權,這類型的授權難在哪呢?「有些是開很高的授權費、有些是不願意授權、有些是根本找不到人……」如果這本書順利清權出版,你發現圖片跟原版的不一樣,請不要太過苛責編輯,他們已經盡力了啊(捏鼻頭)。

無論是清權利或原始檔,都是處理版權書的前端作業,完成了之後,才要進入讓編輯心跳加速(不是因為心動),來回天堂與地獄般的「送審」階段,那又是另一波恐怖故事了。


/////
註1:Quark檔,QuarkXPress是一種排版設計軟體,可處理圖文、排版與印前作業等,在90年代曾廣泛使用,後被Adobe 的 InDesign逐漸取代。back to top
註2:版次,書籍首次出版稱為「初版」,之後若有做大幅更動重新製版印刷,依序稱為二版、三版等。通常版次資訊會標註在版權頁中。back to top



看更多►►►年度好設計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設計入魂!10位台日創作者、設計師特別對談一次蒐集

設計初始的靈感觸發、設計人生的風格哲思、面對困境的轉念突破、設計產業的觀察與展望,原研哉×聶永真、平野甲賀×葉忠宜、中西直子×紅林、飯田佳樹×設計浪人、方序中×神山久輝,10位台日創作者、設計師特別對談一次蒐集。

9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