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藍色的、近視的、跳水的......繪本裡各式各樣的馬

  • 字級


 

藍騎士畫派」裡的法蘭茲.馬克(Franz Marc, 1880-1916)在1911年於慕尼黑畫了藍色的馬,其他還有黃色的牛紫色的狐狸;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喪生,他的好朋友保羅.克利(Paul Klee)收到訊息時也被徵召入伍,另一位成員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離開慕尼黑,藍騎士畫派也因此式微。後來當政的希特勒不喜歡這些有想像力、自由意識的創作,藍騎士畫派的畫也列在蓋世太保的銷毀名冊裡,差點不保,幸好穆特(Gabriele Munter)女士將這些藍騎士畫派的畫珍藏在鄉間的地窖裡,得以安然度過浩劫,並在1957年她80歲生日時,捐了80幅油畫、350幅速寫給慕尼黑市立倫巴赫美術館,倫巴赫一躍成為世界級的重要美術館,也讓藍騎士畫派的畫有了家。

The Artist Who Painted a Blue Horse

The Artist Who Painted a Blue Horse

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

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

美國著名繪本家艾瑞.卡爾(Eric Carle)在德國時,美術老師Herr Krauss讓他看到一張《藍色的馬》的複製畫,開啟他對顏色與自由繪畫的嚮往,影響了一生,並在2011年出版了《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The Artist Who Painted A Blue Horse)。書裡這位藝術家正如當年的法蘭茲.馬克,勇敢地畫出藍色的馬、紅色的鱷魚、黃色的牛、粉紅的兔子⋯⋯。

法蘭茲.馬克(Franz Marc, 1880-1916)與其畫作「藍色的馬」。(圖/wiki)

\\《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朗讀影片//


還有哪些童書和繪本以馬為主角呢?

Humbert

Humbert

約翰.伯寧罕(John Burningham, 1936-2019)於1965年出版了Humbert, Mr. Firkin and the Lord Mayor of London,這匹老馬跟著收破銅爛鐵的主人,在倫敦的大街小巷裡收購。他們住在一處一樓是馬廄、二樓有房間的小屋子。附近還有另外一匹馬,牠的主人是賣花的,Humbert只要看到牠經過,就會咬一咬車上的花,牠喜歡碼頭附近食物的味道,也喜歡和小孩玩,曾經得到的最好獎賞是蘋果。有一天,當主人帶著Humbert去喝酒時,牠聽到其他馬廄裡的馬正聊天,這些馬非常高傲,牠們要什麼有什麼,甚至有休假、有專人照顧;尤其因為過幾天後要擔任節慶裡的要職,這些馬兒們興奮異常,聊天聊得非常起勁。聽到這些馬兒們的經歷,回家後,Humbert赫然發現生命的不公平,差別待遇天高地遠,即使牠的主人把牠照顧得乾乾淨淨,也沒餓到,但畢竟神氣不起來,牠輾轉難眠。

後來因為馬車發生事故,再多的駿馬也沒有用,Humbert主人的車成為救急的交通工具,完成任務後,得到榮譽與獎賞。這匹白色的勞力馬,以自己的機智、能力、求表現的心,在平凡的人生裡留下難忘的回憶;就像這本即使是一本平凡的書,也有耀眼的地位。

Humbert雖然沒有受到其他駿馬一樣的豪華待遇,但仍以自己的方式獲得榮耀。(圖/Humbert內頁)

 

Jumping Jack

Jumping Jack

在人比人氣死人的世界裡,馬比馬也很難平衡,有的馬跳得高,有的馬跑得快,Jumping Jack 的創作者是瑞士的傑曼諾(Germano Zullo)阿爾貝蒂娜(Albertine),他們是瑞士繪本界著名的合作拍檔。Jumping Jack是一匹黑馬,牠與騎士Roger Trotter是跳躍障礙賽的高手;人馬一體,合作無間。不料有一天跳柵欄的時候,Jack就像新手,遇到柵欄就腿軟,騎士與觀眾失望不已。

檢查的結果,發現Jack有許多症狀,譬如臀部肌肉緊繃、頸部神經痛、胃脹氣、輕微蛀牙,都不是大毛病,應該不至於影響比賽。安全起見,就帶些維他命回家吧。接著轉到精神科,醫師說Jack只是失去自信,有點悲傷、焦慮、緊張,可能是太累引起的。他的處方是多休息,不用吃藥。

他們度假了兩星期後,又是個大比賽,騎士Roger在Jack耳邊輕語:「控制呼吸、放輕鬆、優雅前進、視線聚焦在障礙上⋯⋯」更慘的是,他們還是繼續摔,這一摔,騎士Roger的眼鏡掉到Jack的眼睛上,戴著眼鏡的Jack恢復了原來的精準與技巧,得到滿場驚呼!

Jumping Jack比賽失常,最後發現原來是因為近視。(圖/Jumping Jack內頁)

 

The Girl On The High-diving Horse: An Adventure In Atlantic City

The Girl On The High-diving Horse: An Adventure In Atlantic City

原來找錯醫生,Jack只是需要配眼鏡,戴上眼鏡的Jack與Roger成為更厲害的搭擋。馬的故事裡多半需要夥伴,主人或是騎士,尤其有許多真實故事非常感人:The Girl on the High-Diving Horse, An Adventure in Atlantic City 來自美國亞特蘭大城的舊事,在60、70年代,盛況空前的小賭城亞特蘭大,總是聚集了許多特殊表演、馬戲團、魔術師,高空跳馬是其中一項,當馬兒從高空躍起到進入水裡的剎那,觀眾們屏息靜氣,不停的紀錄、拍照。當年一位攝影師的8歲女兒因為嚮往這項表演,跟著表演者坐在馬背上嘗試了跳水,在她18歲時回到亞特蘭大,成為表演者,爸爸也為她拍攝了許多相片。

\\高空跳水表演//

 
高空跳水原本就危險,加上馬兒的體型與體重,這項表演後來就被禁止了。原來也只限於美國紐澤西州的Steel Pier,著名的跳水者Sonora Webster因跳水受傷失明,但失明之後依舊帶著馬兒表演,也因此被拍成電影Wild Hearts Can't Be Broken。 僅僅是一個小故事就連結了勇敢女孩的一生,和亞特蘭大城的風華。

 

著名的跳水者Sonora Webster因跳水受傷失明,但失明之後依舊帶著馬兒表演,也因此被拍成電影Wild Hearts Can't Be Broken(右圖)。


War Horse

War Horse

馬喜歡吃什麼?很多故事裡都給馬紅蘿蔔、方糖、蘋果,War Horse 裡的馬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被收編到前方成為運輸工具,原來的小主人堅持去尋找,英國深具人道關懷的少年小說家麥克.莫波格(Michael Morpurgo),以這個少年與馬的故事帶著讀者進入一戰現場,舞台劇與電影版的《戰馬》成為史詩般流傳。馬可能和小孩一樣喜歡甜甜的食物,但也和孩子一樣喜歡人類的親愛。

 

\\戰馬電影版//

 

Dr. Seuss’s Horse Museum

Dr. Seuss's Horse Museum

而馬在歷史上出現在許多名畫裡、故事中,根據蘇斯博士(Dr. Seuss)的手稿,於今年(2019)9月出版的這本Dr. Seuss's Horse Museum帶著我們從追蹤馬的足跡看許多藝術作品,根據他的遺孀Audrey Geisel 表示,Dr. Seuss並不特別喜歡馬(他愛狗是眾所周知的),但他喜歡藝術。這份在2013年發現的手稿成為這本書的基礎,由這些文字與畫稿邀請了Andrew Joyner完成。

許多藝術家們喜歡馬,他們畫筆下的馬有各種風情,有古典的、寫意的、輕鬆的、嚴謹的,但如果讓我們畫馬,我們會如何開始呢?這裡面介紹了石壁上的馬、雕塑的馬、浮世繪裡的馬、彩色的馬;注重形狀、線條、爆發力、速度、英姿、戰爭裡的馬;各時代、各地域、各文化都有馬的繪畫,不論是靜態、動態、點描、印象,藝術家們有千百種方式畫出他們心中的馬。超現實畫派、意識流、抽象表現主義、立體派、野獸派,從古到今,不遑多讓。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波拉克(Jackson Pollock)都在作品裡放著馬的位置,即使Dr. Seuss也是。

\\Dr. Seuss's Horse Museum朗讀影片//

 


作者簡介

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工作室負責人。畢業於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州州立大學環境工程與科學碩士。專職作母親多年。長期致力推廣圖畫書閱讀,成立兒童閱讀團體、帶領成人圖畫書讀書會、撰寫書評與部落格、翻譯圖畫書,並經常協助書店與出版社選書。
著有《與圖畫書創作者有約》《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童書遊歷:跨越時間與國界的繪本行旅》《是真的嗎?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2》《什麼這麼好笑?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3》《賴嘉綾的繪本報一報》參與大人也喜歡的繪本企劃,並編輯策展11位台灣繪本創作者「停 聽 看 他們做繪本」展覽。最新作品為《懂得欣賞,是件快樂的事!聽故事、入門藝術、逛美術館,美感探索的繪本提案70選》
部落格:Too Many PictureBooks
工作室: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

 延伸閱讀 

Noemi Vola - A Book Of Horses

Blackie: The Horse Who Stood Still

Blackie: The Horse Who Stood Still

Everything but the HorseEverything but the Horse

Hayley the Hairy Horse

Hayley the Hairy Horse

The Perfect Horse: The Daring Rescue of Horses Kidnapped During World War II

The Perfect Horse: The Daring Rescue of Horses Kidnapped During World War II

Hello, Horse

Hello, Horse

If a Horse Had Words

If a Horse Had Words

橘色的馬(全新版)

橘色的馬(全新版)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國際不打小孩日 小孩不打不成器?別讓暴力成為家長無能為力的藉口

教養小孩很多時候讓人理智斷線,深感挫折的父母可能會選擇以體罰做為手段,但打出來的乖小孩是真的乖嗎?

68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