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不要再叫我畫男生角色!」─蚩尤與他的軍武兔女郎們《Bunny Bunny Bang!》

  • 字級

Bunny Bunny Bang!

Bunny Bunny Bang!

時節剛過霜降,畫家蚩尤正在東京銀座舉辦〈Bunny Bunny Bang!〉個展,也是這個光輝十月,蚩尤的新書《Bunny Bunny Bang!》同步在台灣出版,精裝畫冊裡頭是12名冷豔動人的兔女郎,各自有名字、性格與背景故事,但隨身配件不是珠寶首飾,而是50機槍、57式步槍、M2重機槍、雷射標定儀……搭乘悍馬車、黑鷹直升機,只要有人喊出「Bunny Bunny Bang!」那便是召喚的咒語,兔女郎殺手軍團就會現身,為你懲罰不公不義的壞人。

兔女郎們從何而來?蚩尤依稀記得那個片刻,「有一天吧,我好像工作畫得很煩,就隨手畫一個兔女郎,她蹲在地上,是在工作中途的喘息,到後門去抽根菸。」畫中的女孩一身性感兔女郎裝扮,腳蹬細長根高跟鞋,眼神有些飄忽。到底是畫什麼那麼煩啊?蚩尤倒是反應很快:「八成是在畫男生角色啦!你也知道,我最煩畫男生……就畫個兔女郎,紓壓嘛……」

蚩尤為台灣頂尖繪師,以細緻獨特的筆觸、唯美多元的畫風而聞名,他尤其擅長描繪女性,筆下的女孩柔美但不失英氣,性感又不落俗套,個個充滿生命力。創作生涯第一本商業插畫畫冊《制服至上-臺灣女高中生制服選》以台灣女高中生制服出發,有如制服圖集的畫冊大受歡迎,目前已授權日文版與韓文版。2015年,他再出版《最強天后:Oh, my Goddess!》,台灣女神媽祖變身為性感女神。

《Bunny Bunny Bang!》則是他的最新作品,起因便是那張他畫男生畫到煩,而隨手畫下的兔女郎。日本藝廊策展人看到這張兔女郎後,認真與蚩尤和出版社討論起系列展覽的可能。蚩尤向來熱於接受新事物,這件事讓他有些期待,「我想說,好啊!就來做做看!日本市場千變萬化,我們也好奇會發生什麼事。」

制服至上(1-3)完

制服至上(1-3)完

於是,他決定把自己喜歡的元素融合在創作裡,「女性」與「軍武」,他從北斗叢星與《水滸傳》中的七十二好漢出發,以「36員天罡、72地煞星」為角色思考,創作出天災星、天箭星、地寬星、地壞星等角色。兔女郎頸項間繫著鑲嵌野獸顱骨的蝴蝶結,只有咒語能召喚出她們。「每一顆星都是殺手,都有喜歡的武器,她們會接殺人任務,但不是為了錢,而是行狹仗義、替天行道。」

為了增加角色厚度,蚩尤也為每個角色打造專屬性格與故事,好比「地快星」雷凱莉,夜間是個殺手,身穿透膚黑色絲襪,擅長操作美國突擊步槍M4。但白天的雷凱莉只是個上班族,工作時溫吞緩慢,卻遇上一個催人不留情面的老闆。最後,想當然爾,再也沒人敢催她,不管同事或之後的老闆,沒有人想因為催她一句而喪命。

看似老派的殺手故事,卻因嶄新設定,有了新風貌。蚩尤也大膽在畫作釋放男人的喜好與慾望,每個兔女郎都是長腿豐胸細腰,非常迷人。他也笑說,男生和女生的觀點真的有差,責任編輯是女性,很關注角色身上的刺青與高跟鞋,務求這兩個部分也要美到吸引人。「我就是看胸部、臉和腿,起初畫得很開心,不用限制自己胸部只能畫多大(畢竟之前畫的是媽祖和女高中生),可以把男生喜歡的東西都丟上去。」

最強天后:Oh, my Goddess!

最強天后:Oh, my Goddess!

悲慘的插畫家人生大概就是這樣。最初畫男生角色的稿子畫到煩悶,讓蚩尤忍不住想畫女生,開始畫了之後,又是一個截稿地獄。講到這裡,他苦笑了兩聲:「啊啊,沒想到,插畫家紓壓的方式還是繼續畫畫,我是不是有點慘?」他也記得,畫《Bunny Bunny Bang!》初期,真的很開心,但中期開始痛苦了,必須仔細研究武器軍備,細細雕刻細節,還得一直請教專家。

這本畫冊也有個吸引人的彩蛋,開頁便是全彩前導漫畫「救贖之夜」,描繪遭受霸凌的邊緣小女孩,如何召喚出兔女郎來解救自己,這也是蚩尤難得嘗試敘事型的漫畫。故事頗引人入勝,他自己也充滿期待,考慮是否要繼續往下畫,創作更多武裝兔女郎們發生的故事。

總之,起因於煩悶,結束於痛苦的畫冊終於完成了。如今,他有了自己的兔女郎殺手軍團,書腰上寫著:「武裝兔女郎,代替星星懲罰你!」想起來,其實還有點浪漫呢。今晚,要不要試著喊出「Bunny Bunny Bang」呢?


陳怡靜
蓋亞文化撰稿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那些年讓我心動的少女漫畫──【少女出租店24H】帶你看見少女心事與心機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152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