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阿娘,喂~】蔡穎卿想吃這道菜——媽媽的「海苔壽司捲」

  • 字級

料理家、烹飪學家、飲食文學作家......無論你的抬頭是什麼,
心中總有一道讓你念念不忘,只想拿起電話說聲:「阿娘,喂~我想吃這道菜」的料理。
OKAPI邀請各位料理相關專業人士,復刻心中那道難忘料理。


蔡穎卿
 
[來電人07]蔡穎卿 /
1961年生於台東縣成功鎮,成大中文系畢業。目前專事於生活工作的教學與分享,期待能透過書籍、專欄、部落格及習作與大家共創安靜、穩定的生活,並從中探尋工作與生命成長的美好連結。
著有
《媽媽是最初的老師》《廚房之歌》《我的工作是母親》《漫步生活:我的女權領悟》《在愛裡相遇》《寫給孩子的工作日記》《Bitbit, 我的兔子朋友》《小廚師:我的幸福投資》《我想學會生活:林白夫人給我的禮物》,以及新作《廚房劇場》



Q1.你最喜歡、最常想起媽媽(或奶奶)的哪一道菜?你會怎麼形容記憶中這道菜的味道?
我最喜歡媽媽做的壽司,我會用「女性化」與「各種協調」來形容母親的海苔壽司捲,因為它的作工很細緻,飯與餡的比例很美;而無論味道、配色或食材的軟硬與濃淡,它都統整在「彼此協調」這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概念之下。

海苔壽司捲
海苔壽司捲(圖/蔡穎卿提供)

Q2.為什麼是這道菜呢?
我童年時母親很忙,但她在工作中很牽掛孩子溫飽與被愛的問題,所以總是在出門前預做食物留在家裡給我們。在設備還不足的時代,壽司可以放幾個小時不會壞也不用加熱,這就是暑假時母親常在一早起床為我們準備的食物;均勻的一層飯裹在幾種顏色協調的內餡中。

Q3.後來你也學會做這道菜了嗎?要重現它的味道最難的部分是?
我很早就學會做這道菜,從大概十二、三歲後到現在,已不知跟母親同做過多少次這美食。它一點不難,但就是要理解顏色的素雅之美與味道的甜鹹平衡;無需為求豐富而刻意包收過多的餡料。

Q4.在你的書中,你最希望哪道菜將來自己的小孩也會做?
廚房劇場
廚房劇場
我是個對生活貪求的母親,但也應該算是不失理性的母親,所以,我不只希望哪一道菜,而是下廚的概念與應會的生活自理都該會;更嚴格一點說,我覺得她們應該把我二十幾年來經營家庭的愛傳下去。

書中有女兒下廚作品的筆記與當時所留的照片,雖然她們都會做一些特別的料理,但我更希望這些能力在她們忙碌的生活中成為另一種品質的造就。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跟著台灣媽媽林怡芬「妹妹醬的便當日」料理專欄學做日式便當!

做便當是上天給我練習當媽媽的功課,而說巧不巧,妹妹醬從京都到台北所唸的幼兒園,午餐時間都是需要自己帶便當的學校。妹妹醬在京都時的幼兒園校長說:「為什麼要支持媽媽做便當呢?因為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在這裡分享的,是連我這樣對料理沒什麼天分的人,也能做的便當菜。

83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