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是什麼讓湯川學教授長出同理心?──回顧《偵探伽利略》系列20周年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提到偵探伽利略,不知道大家會聯想到的是什麼樣子的他?是書中穿著白袍、戴著黑框眼鏡,乍看是個科學阿宅的形象;還是在台上瀟灑逼人,課堂裡坐滿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學生,破案時還會寫算式的福山雅治

初登場的湯川學,其實只是個被大學同學草薙刑警委託破解科學現象的顧問。他對人沒有興趣,只對複雜奇特的現象產生好奇,逐步進行實驗,為束手無策的警方找到疑點,進而解答。

不管是在《偵探伽利略》或是預知夢,湯川與草薙這對搭檔,就像各司其職的人偶,草薙負責帶來問題,而湯川演繹科學實驗,以「重現犯罪手法」為目的,重點放在案件,而非他們。雖然或多或少會描寫到他們的心情與感想,多半是點到為止。一直到《嫌疑犯X的獻身》,湯川的角色才開始起了變化。

偵探伽利略【出版20週年全新譯本】

偵探伽利略【出版20週年全新譯本】

預知夢 (2014年新版)

預知夢 (2014年新版)

嫌疑犯X的獻身(獨步九週年紀念版)

嫌疑犯X的獻身(獨步九週年紀念版)


湯川的大學舊識和《嫌疑犯X的獻身》的案件產生了關係,他第一次對人產生了「知」的慾望與好奇。在此之前,湯川學像是個沒有「心」的角色,他只在意那些技巧的應用與實驗的驗證,對於犯人為什麼要這麼做總是不聞不問,沉浸在自己的理論辯證裡。草薙雖然有著強烈的刑警查案的動機,但他同樣也像是個樣板人物,純粹為了牽動劇情與展現那些複雜的科學現象而生,在故事中,草薙比較像是求知慾旺盛的學生,要求老師告訴他解答。這個事件反倒讓他們長出了靈魂,成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更深切挖掘出凶手細緻的情意與決心,也對湯川與草薙的友誼甚至是後來的事件有了深沉幽遠的影響。

聖女的救贖

聖女的救贖

伽利略的苦惱

伽利略的苦惱

伽利略的苦惱中,加入助手陣容的內海薰,即是草薙、湯川關係的緩和劑,在兩人因「警方」與「朋友」的立場不同時,給予解套的契機。她會在草薙找不到切入點的時候,想盡辦法引起湯川對案件的注意,會運用自己特有的女性智慧去思考凶手的動機。雖然她是東野圭吾因應電視劇需要而創造的另一名助手角色,卻比初登場的湯川與草薙有了更豐富而多彩的樣貌。除了案件本身,透過她的出現,故事中也多次探討女性刑警的處境與為難,使得整個系列的議題更為寬廣而深入。在聖女的救贖中,她更發揮客觀與敏銳的直覺,在追求真凶上鍥而不捨。

除了內海,草薙在《聖女的救贖》中也有了更強烈而深入的描寫,對於案件關係人產生莫名情感的他,更對照到《嫌疑犯X的獻身》中的湯川。兩人同樣面對情感與正義的衝突,或許還加上了道德的約束。當發現在意的對象可能是嫌疑犯,不管是湯川的大學好友,或是草薙暗戀的女性,在理智上就是應該找出真相。可是人心才沒有這麼簡單,幽微的情緒會蒙蔽雙眼、掩蓋現實,讓偵查更加困難。

真夏方程式

真夏方程式

更能強烈看出湯川性格重度轉變的故事,莫過於真夏方程式。曾經是個不願和小孩接觸、必須透過草薙和對方對話,還因此得蕁麻疹的湯川,在《真夏方程式》中竟成了小孩子的老師兼保姆。他不因對方是小孩子而輕視,尊重小孩的意見與想法,在重要的課業與人生難題上,都給予對方珍貴的答案,這是初看《偵探伽利略》系列根本不會有的印象。湯川再次主動涉入這次的案件,只為了不要扭曲案件關係人的人生走向偏差的方向,他不再只是把科學奉為最上層,「人」在他的心中也開始占據了重要的位置。

\\《真夏方程式》在2013年改編真人版電影//

禁忌的魔術

禁忌的魔術

虛像的丑角

虛像的丑角

於是在虛像的丑角禁忌的魔術中,科學現象的設計一如往常的華麗繁複,但更仔細探討人們使用這些手法的企圖。

科學原本是用來助人,當他們考慮用來殺人,或因為各種原因而必須用這樣子的方式行凶,究竟是為了什麼?在《禁忌的魔術》中,湯川引以為傲,傳授給學弟的科學知識,卻差點成了致命的殺人武器,這對於將科學視為聖物的湯川,原本可能是一種褻瀆,但在經歷了這麼多人事以後,他更擔心的是造成遺憾與懊悔。

科學是人為了生活的便利而發展的技術與學問,並沒有善惡之分,在《真夏方程式》中曾探討地方開發與環境汙染的兩難,到《禁忌的魔術》更間接造成令人揪心的意外。即使是將科學視為生活重心的湯川,在闡述自己對於科學的認知,也不曾反對環境保存的重要性。相反的,他更是告訴持不同立場的對方,應該要了解雙方的論點,才能從中取得平衡與可能。在最適切的狀態下進行文明的發展,是過了系列這麼多集以後,湯川對於投入學問的思考與反省。

沉默的遊行

沉默的遊行

當讀到沉默的遊行,才會發現《嫌疑犯X的獻身》對於湯川產生了多大的影響,正是這個案件讓他變成一個活生生的人,成就了靈魂;也正是這個案件,讓他避免因為人的一意孤行與自以為正確的行為,造就更悲傷的後果。《沉默的遊行》不管在形式或案件的動機上,都和《嫌疑犯X的獻身》極為類似,凶手都為了保護自己重要而深愛的人,才鋌而走險。但經過了這麼多年,湯川早已不是當年的湯川,在面對凶手與被害者,在思考人的動機時,他能以憐憫、同理的角度去思考,看穿人與人之間隱藏的羈絆。他曾因為揭穿事實而造就別人的不幸,於是在《沉默的遊行》裡顯得更加小心謹慎。

相較於其他案件大多是被動涉入,或是和湯川本身有牽連,《沉默的遊行》亦強烈呈現出湯川與草薙多年過後深厚的友情連結。當湯川發現這個案件可能牽涉到草薙過去辦案的遺憾,他二話不說就多方蒐集線索,屢次到關鍵地點吃飯打探消息。與過往對於辦案嗤之以鼻、視為絕頂麻煩的他相比,顯得積極而主動。

20年的系列轉變,讓湯川成為一個同時具有學識智慧與同理心的學者,也讓草薙與內海在偵查案件上更加得心應手。也許從頭到尾不變的是,湯川對於即溶咖啡的執著,以及招待草薙內海喝咖啡的心。他曾說過即溶咖啡是在不斷重複實驗後,才能做出來,剛剛好的產品。這對於他對科學的初心不謀而合,必須要不斷地嘗試錯誤,才能得到正確的解釋,偵查案件也是如此,在屢次偵查碰壁之後,才會找到真相。即使湯川曾一度改用咖啡機,仍走回喝即溶咖啡的老路,和草薙與內海在啜飲習慣的味道中,討論出案件的真相。或許未來我們仍能看見,草薙或內海走進帝都大學的研究室,湯川取出為他們準備的咖啡杯,一起煩惱著各種警方困擾的謎團。
 


作者簡介

常被問筆名怎麼念的文字工作者,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台灣推理夢工廠部落格廠長兼打雜,逆轉讀書會主辦人,曾任讀冊偵探學堂選書人。辦過三屆推理創作課程、幾場推理電影包場、訪問過幾個推理作家,致力推廣各類形式的推理;熱中經營部落格,保持數年不間斷書寫,記錄生活美好瞬間;時常撰寫電影心得,曾任電影網站特約編輯。人生最不能欠缺的是書與電影,還有柯南與五月天。對了,栞念「刊」,是干干木,不是王王木。

部落格:https://twinsyang.ne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winsyangblog/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男生不能穿裙子嗎?

日前有高中開放男女學生都可以穿裙子上學,卻引起部分人士的憤怒恐慌,認為這樣打破了男女界線、家長不敢讓孩子唸這所學校。恐懼因不了解而起,讓這幾篇文章幫助你了解「開放穿裙子」的真正意義。

49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