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湯川學 PK 加賀恭一郎,到底誰贏了?

  • 字級


米果專欄

這原本是出版社想出來的行銷點子,不過,我對加賀恭一郎與湯川學這兩位東野圭吾筆下的人物,原本就很關注,還曾經因為加賀恭一郎的關係,在日本橋來回走好幾趟,不時仰望橋柱雕像,琢磨《麒麟之翼》的場景。也因為《新參者》的關係造訪人形町和水天宮,買過仙貝、排隊買人形燒。《紅色手指》雖然是我初識加賀恭一郎這號人物的肇始,不過,《再一個謊言》算是加賀警官在練馬區警署任職期間發生的案件。比起後來的日本橋警署,練馬區的加賀看起來也還不算生澀,仍然對嫌疑者與線索充滿耐性,甚至,如背後靈那般,一旦嫌疑者稍有鬆懈,就會「適時」逼近,而阿部寬的臉孔亦隨即浮現。深邃的五官、冷笑的神情,卻懷有對犯罪者恰到好處的關心,迫使凶手最後不得不認罪。阿部寬確實符合加賀恭一郎的形象,這到底是東野圭吾下筆之前就設定好的選角,還是世間真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呢?

預知夢 (2014年新版)
預知夢
至於我與湯川學的初見面,其實是日劇《名偵探伽利略》。福山雅治定義了湯川學的形象,其中,我最推崇的莫過於福山雅治與堤真一精采過招的電影《嫌疑犯 X 的獻身》。帥氣的物理學副教授與落魄的數學天才對決,在我心目中,仍然是伽利略改編系列的首位。不同的是,日劇情節大多聚焦在湯川學與內海薰,擁護內海薰因而寄情柴崎幸的戲迷,因此對第二系列出現的吉高由里子心生排斥,不過湯川學在小說文本裡的搭檔草薙俊平其實比較討人喜歡呢!我是看了這次被出版社安排來跟加賀恭一郎 PK 的《預知夢》才發現,湯川學與草薙俊平的互動真是太有趣了,湯川學的樣子也比戲劇裡的福山雅治來得「鬆」、「軟」,有時候甚至有些的白目,還因此遭到草薙俊平的嫌棄。

在日本,加賀恭一郎是講談社的台柱,湯川學則是文藝春秋的紅牌。這兩系列的小說分別改編成戲劇,阿部寬的加賀恭一郎隸屬 TBS,福山雅治的湯川學則屬富士電視台。東野圭吾對於這兩個系列故事的設定有其嚴謹的格式,前者往往在一開始就披露凶手身分,破案過程就靠加賀警官的抽絲剝繭,逼使凶手自己坦承犯案;後者對於命案的手法看似毫無破綻,卻又因為科學無法解釋的障礙,最終反倒要靠物理學副教授以科學的驗證破解。這是東野圭吾的多產書寫過程中,從來不會混淆的定律,當然,講談社與文藝春秋的編輯擔當,應該也幫了大忙。

再一個謊言
再一個謊言
在一個禮拜之內,我先安排練馬警署時期的加賀恭一郎上場,《再一個謊言》集結五則短篇,夫妻、同儕、親子、不倫關係之間的謊言與殺人事件。加賀恭一郎隨時埋伏在書頁行距之間的行動力,彷彿阿部寬就坐在身旁,隨時跳出來抽動嘴角,嘿嘿冷笑乾咳,進行「加賀 style」的重點提示。東野圭吾依然在這五則短篇之中,點出家庭的某些脆弱面向,命案是手段,破案是警示,那些行凶的動機,還沒有訴諸行動之前,多少也都存在一般人的內心,就看理智有沒有辦法壓抑下來,一旦失控,就成命案。

讀完加賀恭一郎,隨即無縫接軌閱讀湯川學的五個短篇《預知夢》。雖然 2007年出版過的中譯本,相隔7年重新改版登場,並與加賀恭一郎 PK,實力自然不容忽視。其中有三段故事曾經出現在日劇《名偵探伽利略》第一季中,但是戲劇的縝密度畢竟還是沒有小說文本來得詳細,加上日劇的記憶有點模糊了,命案的輪廓雖有印象,解題的過程卻像湯川學副教授第一次著手進行的實驗一樣,內海薰沒有出現,草薙俊平卻很搶戲。

世間雖有超自然現象,做為靈異解讀也許有安心和敬畏鬼神的用意,湯川學曾經提醒草薙俊平:「當發生極為偶然的狀況時,試著反向思考此事是否為必然的結果,是科學界的常識。」

而一個謊言的背後,必須有更多謊言支撐其合理性,謊言的堆疊是膽怯的起點,膽怯一旦壯大,卻又讓說謊變得理所當然,直到加賀恭一郎棄而不捨,把其中一塊謊言的碎片抽出來,遙遙晃晃的藉口,就會崩解。

湯川學 PK 加賀恭一郎,這樣的對決真是過癮。但贏家到底是誰?不就是東野圭吾嘛!但我還是沒辦法跟湯川學一樣,只喝即溶咖啡啊!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8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