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2019詩人節特別企劃】等待靈感來訪,其實是需要時間的──許含光

  • 字級

 

我對現代詩的理解其實可以說來自於夏宇,發呆的時候常常拿《Salsa》起來翻,那一本後來不知被誰借走了,很傷心,到現在還會突然想起來誰可能是嫌疑犯。」───許含光

 




Q1:請推薦一位您所喜愛的詩人,請問您如何發現這位詩人?喜愛的原因是什麼?

許含光:韓波。最早是因為喜歡米蘭.昆德拉,他有一本小說《生活在他方》的書名就是取自韓波的句子,但在這個名字印下腦海後過了好幾年,大學時逛書店才想起來,買回家讀,愛不釋手。我喜歡他描繪物件意象時顏色的用法,都不禁讚嘆他真的是一個天才。

生活在他方

生活在他方

韓波∕卡瓦菲

韓波∕卡瓦菲

韓波詩文集

韓波詩文集

 

夏宇詩集-Salsa

夏宇詩集-Salsa

Q2:有沒有哪一本詩集,最常讓您回頭翻看?能不能與我們分享原因?

許含光:夏宇的《Salsa》,我對所謂年代比我靠近一些的現代詩的理解的確立,其實可以說是來自於夏宇。其實幾乎夏宇所有詩集我都有買,但完全沒有前因後果,發呆的時候常常拿《Salsa》起來翻,只好用緣分來解釋了。那一本後來不知道被誰借走了,很傷心,到現在還會突然想起來誰可能是嫌疑犯,傳訊息逼問。

 

黑蝶漫舞 DVD(Black Butterflies)

黑蝶漫舞 DVD(Black Butterflies)

Q3:能不能與我們分享一首您喜愛的詩?請回覆詩名、詩集與詩人名稱

許含光:南非詩人英格麗.瓊蔻(Ingrid Jonker)的〈I Repeat You〉。


\\【詩人節特別企畫】許含光  為你讀詩//

 

Q4:當創作遇到瓶頸,或日常生活中腦子打結了,會做些什麼?

許含光:找個咖啡廳待著。讀書、逛網頁、聊天,做任何事。記得辛波絲卡有一次在演講中的一句話常常被我當成懶散的藉口,大意大概是寫作這件事情,坐著,一個小時過去了,什麼事也沒發生。等待靈感來訪,其實是需要時間的。

辛波絲卡‧最後

辛波絲卡‧最後

黑色的歌

黑色的歌

辛波絲卡

辛波絲卡

給我的詩:辛波絲卡詩選 1957–2012

給我的詩:辛波絲卡詩選 1957–2012

Q5:是否曾聽過其他歌手的哪一首歌覺得太棒,簡直希望是自己寫的?

許含光:小時候會有,現在不會所以都忘記了。還滿喜歡享受一種:「這首歌真的好棒噢~」的感覺,不太想剝奪自己聽音樂的樂趣。反而是文字上還會出現「可惡!我想寫的被先寫走了!」的心態。




作者簡介

音樂人,詩人。
編輯說,也是冰山美人。
自己說,希望修煉成仙女。
喜歡左臉勝於右臉,常為了晚餐吃什麼而苦惱。
其餘更多,請參考《齒與骨》。

Facebook追蹤:許含光 Lumi
Instagram追蹤: @lumi.xu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