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馬欣專欄|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當人失去了對故土的想像──《三夫》的一場香港夢

  • 字級



這世界啊!我沒有什麼本錢跟你齜牙裂嘴的搏鬥,
但我仍有一支筆來當小刀,以為陰暗可以被我劃出一道一道縫隙來。讓那裡透出來稀微的光,能刺眼出我久違的眼淚。
一起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吧!
它被我們搞壞了,但我們仍有傾斜看它的角度,一眼認出它曾經的美好,於是抱得滿懷,即使即將失去。
這就是電影存在的理由,紀念我們所有可能失去的美好,還有我們曾經被拍下的純真。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一個女體可以象徵情慾,也可以象徵母性與土地,但當那個女體成為一個被過度剝削的象徵時,寄生在她身上的人命如菜渣的飄流,這電影在講一個故鄉的消失,在講一群人的無法歸返,如同魚離開海到了魚缸,連死亡都因為延遲太久而失去了它的慈悲。

在看這部片之前,無意間看了一篇報導,原來魚在被釣上船之後,被放在冰塊中仍可苟活五到六小時,但牠的痛覺不會消失,反而更敏銳。在沒有海水的冰塊上愈掙扎愈痛,最後簡直如抽搐一般,那離死那麼近的生之幻覺,即便在漁夫手上待價而沽,仍可想到賣家開嘴笑:「這尾還是活跳跳的喔。」

如同電影中那條讓女主角性亢奮的鰻魚,牠的垂死掙扎讓她好像有了一點生氣,但之後是更巨大的失去生機。

電影《三夫》以大量感官畫面撒網捕魚,如同離死不遠的上色法,一群人在工地與海邊打零工的灰撲撲,所有的色都沾著泥土氣,連他們吃的食物都將色彩絞碎了一樣就著溫度唏哩呼嚕,只有船上那個衣不蔽體的女體是活色生香的,是他們生活中唯一沒有被切割成碎片的完整想像。其他的生活與情緒殘渣都匯著那港口的髒水排進大海,連他們的語言都零碎,充滿語助詞的散失。所有出不去的日常殘穢、在身體裡的各種衝撞,這小船在一個敏感的接口地帶,成了哪裡都去不了的晃蕩。

愛看港片的人會習慣他們特別的用色,無論鬼片還是周星馳片,有時會特別的艷,那種艷像是等會兒就冷掉的吸引鄰人爭相看著,充滿街市的視覺入侵。但不久後又照進深夜茶餐廳,那些磁磚與過時海報的顏色,讓被丟上桌的油雞飯上泛著青色,彷彿這一切都跟現下活著有關,而這代價是失去活著實感的打擺子。

陳果這部片有著一種無法消散的寂寥感,隨著那些性交易的頻繁,與小妹不同姿態的玉體橫陳,讓小妹這個女體也被抽象化了,變成一個他們生存的天與地,可想像的極其有限,卻是貌似無邊際的盡頭,小妹的女體此時像個魚缸,讓魚兒們想像自己還在海裡。

小妹的女體像個魚缸,讓魚兒們想像自己還在海裡。


無論電影中出現的跑馬賽事,還是小妹的性成癮,抑或是四眼仔乾瘦的枯竭,人的肉體在這部電影裡都像那剛被撈上的魚的抽搐,不知死活間的垂死與日漸渙散,吐出來的汁不足以相濡以沫,只是瞬間一群群的被掃掉殆盡。

許多人看《三夫》難以忍受裡面大量性愛畫面,也有人覺得污辱女性,同時以陳果以前的《細路祥》《香港製造》等作品,很容易聯想到政治或香港始終哪邊的認同都不是的處境,但如果不這樣抽絲剝繭地具象分析,單從感官來看,這部電影最直接觸動的是對自己故鄉母土的輕賤,以及世上到處都有的身心貧乏。

莫泊桑戰爭短篇小說傑作選:脂肪球和其他戰爭短篇小說

莫泊桑戰爭短篇小說傑作選:脂肪球和其他戰爭短篇小說

電影中的大量女體,久了以後如看多了雷諾瓦畫的女體,天地都漾著粉紅肉色,肉色相連,彷彿不牽涉到任何主體性的存在,也像莫泊桑筆下的《脂肪球》,那樣的肉色令人暈眩;讓同車的其他乘客的思緒都脫離了自己的身分,而得到了自身鄙賤處境中的解脫,因對脂肪球各種輕慢的想像,讓眾人面目不清地都糊成了一團,凸顯了那廉價馬車上地位身分的真相。在某一個階層裡,人的面貌是弭平式的相同,因此更需要輕賤彼此。

女主角是唯一不被群像化的人,看似是個社會地位最被鄙視的女性,但在視覺上卻像是個接近土地的存在,乘載了所有人的重量與慾望,又時時被踐踏與剝削著,如同我們台灣對於土地的輕賤,所有過度開發,山頭與農地的破壞,只顯得這片地上的人心底窮得慌,如同吸乾了母奶還不肯鬆口的巨嬰。

因此你在《三夫》裡其實看不到土地的存在,即使女主角被四眼仔娶回到了陸地,但那陸地卻像空中樓閣,沒有任何的踏實,所有窄小的門廊、細碎的言語與目光、國宅內四拼八湊的床單與色彩,那屋內的床就像船一樣,只襯著一張桌子,就是整個屋子了,像個浮萍一樣,裡面盡是七零八落的用品,比她接客的港灣還要飄盪。

女主角被四眼仔娶回到了陸地,裡面盡是七零八落的用品,比她接客的港灣還要飄盪。


人是有了天地才有尊嚴,但這裡的人是一吹就散的來去,沒有任何可抓地的象徵,除了那一棟棟的摩天大樓,像猛獸一樣抓著土地的心臟,陸上那些細小的人們都隨著時間流到細縫裡不能動彈,菜渣一樣的大小卡著,如同四眼仔的親人日夜唱著粵語殘片的歌曲,寧可今夕是何夕。在那公宅,戴著耳機就是隔間、拉上布就是可以做愛的隱私,人人像走獸一樣扛的是自己的人生,天與地在這裡早已失去它的對照性,因此不存在,只剩下人駝著時的那線天。

由此你看到導演陳果以海、陸地與天空來分成三個章節,有著如同一個城市幻想的荒謬意味,第一章,你看到的海,只是個港灣以及更多眼神呆滯如魚的船工們,對他們來說,上岸與否意義都不大,這只崇拜摩天大樓的陸地,只是倒過來的海而已。而那個始終等待他們的女體,更像是陸地的依存感,一個溫暖的包覆,她永遠橫陳、沒立足之地的趴著、不見天日的情慾蔓延,如台詞隱喻的海螺出水、四眼仔奶奶提醒他一滴都要保住地傳宗接代,這臨海的城,如此滲著水、淌著點汗,由著重複的動作,誰也沒法滿足那巨大想像的空。小妹的女體經由太多人的慾望,呈現的只是一個巨大的空,在她上面寄生的男生只是更多小小的空無,所以她無法被滿足,她已成為她周遭所有人的徒勞。

她無法被滿足,她已成為她周遭所有人的徒勞。


這部電影好壞評價不一,但如果以畫面語言來看,小妹外在豐腴,內在一點點的消亡,成為一個被掏空的土壤,這多像我們何曾愛過自己的土地。若真心的曾因為故鄉土地而感踏實過,都能讓我們不至於成為只被剝削的個體而已,而能多點真實尊嚴。小妹的身體的真實性隨著那些過度的性癮散失著,這如同人們跟世界名利求歡的成癮動作,隨著進出,遠看只是城市人的上癮,重複這個動作到死而已,連春蠶也不是。

至於小妹像不像香港的處境?這答案誰都不忍回,曾經美得像被戴上過皇冠,哪知只是一場選美,終究南柯一夢而已。陳果不論是否拍的是香港,都拍出了人與故土的依存性,倘若最後沒了根,著了慾望的道,無論多少人的交疊,提醒彼此的都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黑洞而已。


 

《三夫》《三夫》

《三夫》是一部2018年香港導演陳果的劇情長片,為「妓女三部曲」的第三作。故事描述患有「低端性癮症」的小妹,讓她三個丈夫無力招架,一女三夫,再多的婚姻束縛與陽具皆無法駕馭她的本能驅動。男人只能臣服,追隨著這海上來的當代人魚。片中不僅直探愛慾最深處,更將香港民間傳說與當今政治局勢連結,藉一個超現實的殘酷童話,點出人性與欲望的迷思。該片為陳果「妓女三部曲」的最終章(前二分別為《榴槤飄飄》《香港有個荷里活》)。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金馬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和階級病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嚴厲的、像摯友的、不可靠的......父親有著各種面貌

認同你才華的父親、把你從深淵拉回的父親、不是好人但是好爸爸的父親、缺席的父親.....你的父親又有何種面貌?

86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