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小歇3分鐘3-Minute Reading

不動刀不見血,照樣驚悚──恐怖大師史蒂芬.金新作《高處》要談婚姻平權

  • 字級



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新作Elevation 談婚姻平權。(圖片來源 / twitter


上個月底,台灣首次針對同性婚姻平權進行公投,無論你的立場為何,看著社會對同個議題有如此分歧的表態論述,勢必有些憂心。選後公投話題持續在媒體延燒,正反雙方各執己見爭論不休,此時此刻,不妨先讀讀美國作家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中篇小說新作《高處》(暫譯,Elevation,再回看這個議題或許會有不同感受。

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

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

人稱恐怖大師的史蒂芬.金,寫作生涯其實寫過不少溫馨正面的暖心之作,例如廣受台灣影迷喜愛的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便是改編自他的中篇小說《麗塔.海華絲與蕭山克監獄的救贖》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而此回篇幅同樣精簡的新作《高處》,其故事背景設在城堡岩(Castle Rock),忠實的史蒂芬.金書迷必然對這個他筆下的虛擬城市再熟悉不過,過去他創作的諸多恐怖故事都在此地展開。但這回史蒂芬.金用同樣的背景,說了一個略帶奇幻色彩、充滿正向力量的溫暖故事。

\\J.J.亞伯拉罕製作的驚悚美劇《城堡岩》,集結Stephen King多部小說的角色和情節//


《高處》故事主人翁是一名40多歲的離婚男子史考特,他的體重不知何故正不斷減輕,然而他的啤酒肚卻沒有分毫改變。史考特的狀況非常奇特,就算他穿上厚重冬衣、手持重物,對體重也無任何影響,只要站上磅秤,數字就是不斷往下降。為此他尋訪故友,一位名為鮑伯的退休醫生,希望能找出病因,但這不合科學邏輯的現象令鮑伯醫生也束手無策。

雖然查無病因,史考特卻也無意積極尋求治療,一來是因為與其被當成醫學研究案例、接受各種效用未明的實驗與治療,他寧願有尊嚴地逝去,再者是他並未感到任何不適,甚至覺得身體狀況愈來愈好,行動也更輕盈自如。比起體重問題,眼下更令他煩惱的反而是他的新鄰居,一對已婚的女同志伴侶,迪爾崔與蜜西。

Elevation

史蒂芬.金中篇小說新作《高處》(Elevation)

這對新搬來的女同志伴侶,老是放任她們的狗跑到史考特的院子裡排泄。史考特曾客氣要求她們跟在狗狗身後清理排泄物,竟反被對方粗魯回絕。受挫的史考特並未大發雷霆,仍堅持以溫和有禮的手段溝通交涉,但史考特身段愈柔軟,竟愈容易激怒對方。

其實迪爾崔與蜜西也並非粗蠻無禮之人,只是她們眼前有比清理排泄物更大的難題——城堡岩是一個共和黨勢力高漲的保守小鎮,「默許」已是鎮上居民對同性戀最高的寬容像迪爾崔與蜜西這樣高調公開婚姻關係的同性伴侶,對多數居民而言根本是公然挑釁。鎮上某個居民就直言:「如果那兩個女人懂得保持低調,日子倒也能過得安穩,但偏偏她們不肯。當然會有人覺得她們是不是要搞革命了。

迪爾崔與蜜西遭受居民排擠,她們兩人在鎮上經營的墨西哥餐廳自然也無人光顧。兩人不僅要面對同志身分帶來的歧視,更要面對餐廳生意慘淡的壓力,自然對史考特沒有好臉色。而史考特在得知她們的遭遇後決定挺身而出,不計前嫌地與迪爾崔和蜜西一同對抗鎮上的保守勢力,而史考特身上神祕的疾病,竟意外成了化解分歧的關鍵。

都說了本書是個溫暖的故事,結局自然不難猜想。但史蒂芬.金畢竟是史蒂芬.金,這樣看似尋常的故事也依然埋下了一抹詭譎的色彩,讓情節推展不至於那麼順理成章。話說回來,本書情節雖不動刀見血,但仔細想想其實反倒更令人畏懼,因為現實生活裡遇到殺人魔的機率微乎其微,但偏見與歧視卻是無所不在,而偏見與歧視往往正是各種恐怖惡行的開端。

史蒂芬.金有個同性戀女兒,他自己在推特上也從不掩飾自己挺同的態度,但這本書裡,他並未偏頗地把同性戀描繪為單向的受害者。在書中,鎮上居民對同性戀的排擠是歧視,然而迪爾崔與蜜西先入為主地抗拒史考特的善意,何嘗不是充滿先入為主的偏見。然而,此書出版後,還是有人認為這種溫馨故事太過一廂情願,悖離真實。還有讀者認為史蒂芬.金一竿子打翻共和黨員與小鎮居民,把他們全醜化為極端保守的恐同份子。更有人認為整個故事的轉折全繫在一個白人男性主角史考特身上,是否又是一種白人至上、男權至上主義?

史蒂芬.金常在推特上替同志發聲(圖片來源:https://twitter.com/stephenking)史蒂芬.金常在推特上替同志發聲。(圖片來源 / twitter

(圖片來源 / theguardian)史蒂芬.金全家福。左起:長子Joe Hill、妻子Tabitha King、媳婦Kelly Braffet、次子Owen King、史蒂芬.金本人,以及他公開出櫃的長女 Naomi King。(圖片來源 / nytimes


其實作品出版後,解釋權就落在每位讀者手上,而自從《高處》一書出版後,史蒂芬.金並未接受任何媒體訪問,我們也無從得知他對這些負評的看法。然而《高處》一書其實早已告訴我們,意見分歧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先入為主與拒絕溝通。在《高處》中,城堡岩的居民幸運地碰上了謎樣的史考特,戲劇性地化解歧異,現實生活中沒有史考特的我們,勢必還得多一點耐心、多一份柔軟,這應該是史蒂芬.金給讀者們最溫柔的提醒。


 〔資料來源〕
1. USA TODAY
2. Washington Post
3.
New York Times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願意成為同志「好厝邊」嗎?

第17屆臺灣同志遊行訴求為「同志好厝邊」,希望更多人注重性別友善的問題,不管是同性、跨性、多元性向,都需要得到尊重,如果你身邊有因為不了解而抱持仇視態度的人,這幾篇文章或許能夠成為對話的契機。

46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