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馬欣:母愛是否會被自戀情結給吞噬?──讀《世上只有媽媽好》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如同那鑽進屋內的藤蔓,母愛總看似春意煦煦,但這在樓體穿進爬出的開枝散葉,究竟是勒緊還是包覆?在《世上只有媽媽好》裡,只見母愛藤蔓某日勒緊一收,一把就把女兒們吃進她代代相生的噩夢裡。


有人的夢太深,像起了大霧,霧濃不見五指,讓路上清醒的人也入了夢裡,久久不能出來,後來以為那霧裡若有似無的一切都是現實,這就像是自戀型人格障礙的母親與她兒女的處境。

自戀型人格障礙,來自「存在感」稀微

人的關係時有變化,但世上最被人確保的關係,或說對人信賴的底限,都綁在母親身上。世上最穩靠的一句呼喊,就是我們在10歲之前曾頻頻呼喊的:「媽媽!」像求救、像保證、像確定這世界仍有最大的支撐。但當有些母女關係並不如人們想像中美滿時,就如同小舟沒了與這大船銜接的纜繩,晃蕩在無邊無際裡,那漂流滋味難以言說,因為明說了,似乎代表著連那世界最理所當然、最不用懷疑的愛的關係,你都不能(或被誤解為不配)擁有,等於你是絕對的例外,例外到如天生的缺陷,因此難以與他人分享。孤舟心態持續在茫然中搖擺,即使後來找暫時的港灣,也不敢出港,因難以想像在大海中有確據指南的安全感。

自戀型人格障礙的母親常出現在日本小說或東方文學裡,人們常以為自戀是沉醉於某種優勢,其實沉醉在自己悲劇中的也是種「自戀」,如同她是沙場者歷劫歸來的倖存者,持續得要把那悲劇踩足油門演下去,這在亞洲女性身上並不罕見,無論悲劇與幸福都把油門催到底的不斷確認自己的「存在」,那是自信心未建立時,深恐存在感稀微的自我防衛。

渴望外界肯定,大過本身的自尊

世上只有媽媽好

世上只有媽媽好

因此你可以看到自認悲劇英雌習慣使出情緒勒索,也是小說《世上只有媽媽好》中對幸福與優越表象過度沉迷的母親慣用的手法。主角之一茱蒂.馬丁深受自戀障礙影響,在女人與母親兩種角色中掙扎,最後她選擇自己最嫻熟的,也唯一能認可自己的自戀方式來求生存,甚至大過她的母親角色。

這很像心理學家佛洛姆《自我的追尋》中所寫的,習慣以數字來評斷人價值的當今社會,會出現大量「市場型取向」人格,將自己同時認定為是商品也是銷售員,不管呈現出來的是否合乎本性,人們終究會選擇曾讓他們成功在社會中生存的那個「角色」,內在則如同洋蔥,愈往裡剝,愈會發現核心是空的,變成「你要我是什麼,我就是什麼」的不存在。

「蘿莉塔」老後,連女兒都是勁敵

書中的茱蒂是標準的「市場型取向人格」,她的自戀病徵出自她完全仰賴外界對她的看法,取代了真實,這也是「蘿莉塔情結」發生在母女關係上常相生相害的原因。「蘿莉塔情結」不只是男人對少女青春的崇拜,也是女生成長期時發現美麗外表可以在社會取得權力的意識,當她善用優勢,甚至依賴優勢嘗到權力控制的甜頭,某些缺乏自我認同感的女生,就會將自己化為「蘿莉塔」,甚至在中年以後仍放不掉「蘿莉塔」是唯一自我榮光的證明。因此,含苞待放的女兒成為自己的勁敵,只要有男人目光的地方,就成為她跟女兒「權力廝殺」的戰場,甚至讓女兒在懵懂期時就意識到自己天生本錢的優勢,並產生降伏母親的欲望。

恐怖漫畫合集 死角 全

恐怖漫畫合集 死角 全

控制(電影書衣版)

控制(電影書衣版)

自戀型障礙女性,除了發生在《世上只有媽媽好》裡的母女情結,之前改編成電影的小說《控制》也是「蘿莉塔情結」的極致,母親以謊言杜撰女兒的成長來美化自己,而女兒更將母親對她的謊言極大化的延續下去,成為互相權力的角力。漫畫家伊藤潤二《死角》中改編了《白雪公主》,後母皇后怎樣都殺不死白雪,連放火燒了她都沒用,白雪會繼續重生,因為白雪根本就是後母的心魔,是「蘿莉塔」的象徵。

當身體是政治,妳是權力核心或棄械者?

「蘿莉塔」是不少女性的借殼上市,如寄居蟹,填塞著與核心無關的棉絮。在如今大量女孩直播主與女性團體走向極端的氛圍下,我們更趨向延續「蘿莉塔」世世代代的榮耀,與自己本身是誰完全沒關係,「蘿莉塔」是需要當事者全然獻祭的,這是貪婪市場失去「人的價值」的開端。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趣的是,當少女借殼上市,以外表優勢獲得自認的成功後,她何以為繼?蘿莉塔如同影集《冰與火之歌》的鐵王座,如夢幻泡影,誰坐了都會感到自己正在「消失」。因此小說中的母親茱蒂即便在搶到金龜婿與美好社區後,仍要確定她的王國是有臣民膜拜的,作者溫蒂.沃克(Wendy Walker)在書中點出「自戀型人格障礙」的基本徵狀:「完美但脆弱的假面人格,永遠需要她人供養,永遠無比飢渴。」同時提到茱蒂無盡的征服欲:「自戀女性偶爾需要強勢的男伴,能夠勾引強勢的男人,才代表她是萬中之選,占據這樣的男性的目光,正是餵養假面人格的最佳飼料。

你想到什麼?《神隱少女》中的無臉男吧。飽食別人欲望,其實是如此空蕩蕩的存在,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其他人無限吶喊的黑洞。成為這樣自戀女子的女兒,又會如何?《世上只有媽媽好》裡女兒有兩種選擇,當白雪公主沒人救,如何逃生?書中大女兒艾瑪以青出於藍的外貌,一一征服她母親目光可及的任何男性,甚至是她的繼父。這樣空虛的征服與複製母親的邏輯,其實她是比妹妹凱絲更愛媽媽的,因為對母親的恨到了可以破壞自己人生的地步,明明長大後可以離開家,卻難捨與母親的權力周旋,她要母親眼中有她,即使是將她視為頭號勁敵。

每個女孩都有個謊言需要抵抗

妹妹凱絲則以數字迷戀自保於這暴風圈家庭中,構築一個自己另外的世界邏輯,對身邊任何的東西數數,如同挖潛意識的地道來逃脫「蘿莉塔」代代相噬的循環。儘管她也忍不住離間姐姐與母親的情感,也曾逐鹿男性的目光來增加自己的「腹地感」,但終究避免了玉石俱焚的下場,保有一點自我。如同一場大難的倖存者,以自身的殘破來對抗追求無盡完美的「蘿莉塔情結」。

尊嚴跟他人認同哪一個比較重要?有人認為他人認同等於尊嚴,其實往往相反,外界如鏡像,專注於鏡子裡的投射終有一天會取代原本的自己,讓自己空空如也。像《血觀音》表面上是講弊案,但更多的是劇中母親看著接任的蘿莉塔時,隨之而生的厭倦與恐懼,勝過了自己的母性。母愛是天生,但已被自戀缺陷蠶食鯨吞的人,任何的愛恐怕都鞭長莫及,畢竟能供養謊言的只有謊言本身。

「蘿莉塔」這幻影什麼都吃,最後到中老年時,找到自己尾巴,把自己都津津有味地吃掉了,人性啊,敗壞處總如此鮮美。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與《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延伸閱讀 
1. 【書評】你的「同情」與「接納」,是在不失去任何好處的前提下嗎?──胡培菱讀伍綺詩《星星之火》
2.【馬欣專欄|人性顯相室】女人是學會笑著的動物──《血觀音》的棠真(有雷)
3.【人物】解開身世之謎,卸下對母親的盔甲──專訪平路《袒露的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媽媽如果沒有選擇生下我們,會有怎麼樣的人生?那些成為媽媽之前與之後的心事

拿起媽媽的身分,意味著要拋下許多東西,也許是原本可以更自在的人生、更大把的時間,有更多的「自己」。

39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