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精選專欄

【週四|來談書,別談戀愛】貝莉:一個人的深夜食堂

  • 字級


貝莉專欄
 
下廚是個癮,上了就難戒,而我料理的時間又特怪,特別喜歡在深夜做菜。

通常我這樣說,朋友們就會笑說:「是因為要準備宵夜給另一半吃嗎?」然後開始揶揄我今年辭掉白天工作在家專心創作後,家裡連貓帶男友都齊齊變胖。

可其實也不是,K下班時間晚,通常他忙完多半是凌晨三四點,那時間我不是忙著寫稿,就是找做菜靈感;而他出門工作的時間,我不是在睡覺,就是有對外工作出門了。

所以我幫他料理的時間不多,頂多偶爾他忙到沒時間吃飯會問我家裡有沒有東西吃,不然就是我看到什麼想他會喜歡吃的菜,特地學起來煮給他,大部分的時間,我的料理還是獨享居多。

但我做菜的時間的確挺怪,一般是從晚上八點開始到凌晨四點。這倒是跟漫畫《深夜食堂》有點不謀而合,頂多比他早開張一些些、早收工一點點,也難怪我一看到這套漫畫就愛不釋手。

深夜食堂 1
深夜食堂 1
深夜食堂 2
深夜食堂 2
深夜食堂 3
深夜食堂 3

一開始會知道這漫畫,是我的酒鬼朋友們,前陣子只要半夜飲酒在臉書打卡都不免用上這台詞「我與◎◎的深夜食堂」,然後附上一堆該死的美食配酒,久了,我也好奇了,畢竟誰會比我更像深夜食堂?

有誰會從晚上九點到凌晨三點燉需要費時六小時的香菇竹笙雞湯?誰會在冬至的凌晨弄了一鍋熱呼呼的紹興醉雞鍋過節?還有寒流來襲的麻油雞,以及慰勞男友辛苦一天的香菜皮蛋魚片湯配上麻婆豆腐麵,或者在超市打烊時買到了打折的整條五花肉而蒸了白切肉?

我想,除了我與作家好友水瓶鯨魚外,另外一位就是深夜食堂的老闆了。

但我們與食堂老闆不同的是,老闆是在一道道菜中與客人撞擊出不同的故事,而我們卻是從一道道菜之中,寫出不同的故事,可是這過程中,都是溫馨,都是幸福的,當然偶爾也會有許多難解的小小遺憾。

好笑的是,通常我的寫作愈遇到瓶頸,我的料理愈繁複,舉個簡單的例子,我最近忙著著手的第一本長篇小說碰巧有點觸礁,今晚所做的菜就是──郝柏村先生的私房郝式獅子頭。

光備料就需要有豬肉、雞蛋、蝦仁、豆腐、薺菜、米花、荸薺、蔥末、薑汁、特級陳年高粱、蛤蠣高湯……等。其中還要歷時熬煮捏丸子、冷卻兩小時、炸丸子、利用五花肉熬煮醬汁跟最後的熬煮。

這道功夫菜,是我在前夜凌晨兩點,非常渴望能立刻完成的一個出口,所以今天下午從飛碟電台錄音完離開時,我就立刻去南門市場備齊材料,回到家把手上工作忙一個段落之後,從九點多開始準備。

深夜製作料理,變成我最平靜的抒發方式,就像到深夜食堂的客人們,最好的療癒就是到深夜食堂好好的享用一頓屬於自己的晚餐,而我在料理的過程中,意外調整了煩躁不安的心。

每頓料理,都有獨一無二的故事,有些是歡笑,有些是淚水,我真不知道作者安倍夜郎,怎麼可以在短短的篇幅內就把故事說得這麼深刻精采……

深夜食堂 4
深夜食堂 4
《深夜食堂》真是一套挺舒服的漫畫。

所以,我也常在半夜燉東西時,逃開電腦,一邊等著鍋中物完成,一邊讀著《深夜食堂》;甚至前幾天寒流泡澡,剛把整套書捧回家的我,抱了第二集去浴室,本來只想草草看幾段,卻是從頭到尾看完了才離開。這時,客廳也不時傳來笑聲,原來是K看我讀得這麼專心,就在我泡澡時也拿了第一集來看,當天晚上我們倆都沒說什麼話,就看著漫畫,大笑或者陷入短短的沉思,然後到天光時分看著彼此喊著:「糟了,有點餓了怎麼辦?」

今晚,我又把《深夜食堂》打開來看了,我一邊燉著郝式獅子頭,聽著砂鍋煨著小火滾,打結的腦神經似乎隨著故事慢慢打開,那些書中的人物,彷彿都像我的小酒館朋友似的,環繞在我身邊,鼓勵著我。

貝莉:一個人的深夜食堂
一個人的深夜食堂與獅子頭(攝影/貝莉)

當我的飯鍋跳起,一人份的白菜獅子頭煮好時,也忍不住打開我的鐵幹芋頭燒酌和著熱水喝了起來。

啊,明晚K從日本出差回來時,我非得問問他在日本是否真有看見這樣的深夜食堂,說到這,光復南路上那家只從凌晨四點開到早上八點的柳家涼麵老闆,感覺起來,還挺像那漫畫中的店主人,那裡,也是我除了家裡外的,另一個深夜食堂。


我親愛的台北
我親愛的台北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
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著有
《OL工作戀愛事件簿》《Single War》《戀愛是種邪教》《真愛是種信仰》,以及最新作品《我親愛的台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夜深了好想來一杯?那就喝吧,出門喝、在家喝,或是在飛機上喝

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在家喝就不用擔心酒駕囉~)

24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