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鄭聿:偶爾工作,像從不曾工作過一樣──讀喵球〈便當店〉

  • 字級


工作!工作!:影響我們生命的重要風景

工作!工作!:影響我們生命的重要風景

那一年剛工作不久,遇到一個上不去的瓶頸,為了解惑跟舒緩情緒,去書店挑了一本《工作!工作!:影響我們生命的重要風景》。因工作而買了「工作」的書,我認為我的訴求很清楚,但翻了幾頁,工作纏身,又丟在一旁。後來,經歷了一段接案生活,我是刻意選擇不再被攪進體制內,來反省社會的汰換機制與證明自我價值。

最近又開始上班了,再次翻起這本書,作者艾倫・狄波頓提及一位畫家常常花幾年時間,反覆做同一件事,像格物致知那樣。他善用等待,來面對所謂的「工作」。對照著像我這樣的上班族,作者無情揭示著:「我們在工作上的付出,通常不會產生長久存在的物質成果,因為我們的努力總是稀釋在龐大而抽象的集體計畫中,以致常常納悶著自己過去一年來做了什麼事。

宛如滄海一粟,把自己丟在不可逆的漩渦裡,順流而沉入而消失。正好,讀到喵球這首詩。敘述者把一日作息切碎,才發現切碎的東西還能切得更細。原本只屬於自己的時間,卻與他者融為一體,一人獨立作業,遂生出「與人併桌」感。

小森食光1(電影《小森食光》原著作品)

小森食光1(電影《小森食光》原著作品)

像這些時刻,我總羨慕起《小森食光》女主角把自己用力揉進食材裡、燒出色香味的那種堅定。在城市受挫之後,她回到故鄉,用手指撥轉春夏秋冬,埋首於農忙與收成——對她來說,在田裡在廚房在林間的活,都是用來逃避的,卻也在自給自足的工作模式、看見村民的樸實日常內裡,同時領會了什麼。

「你有沒有這樣認真的看過水,就像以前從來沒見過水一樣?」艾倫・狄波頓轉述那位畫家的提問。他的這句話彷彿破碎的水滴,直接灑在我臉上而變得更破碎。我想問自己:我曾這樣認真的看過工作,就像從來沒看過一樣嗎?

〈便當店〉

鬧鐘響了是鬧鐘響的時間
賴床是賴床的時間
鬧鐘又響
是十分鐘的時間
盥洗是盥洗的時間
盥洗時囤積便意是
盥洗的時間
坐在馬桶上是關心朋友的時間
穿上制服的時間
是考慮早餐的時間
通勤的時間
是吃早餐的時間
比老闆早到一點
是確定不會被唸的時間

整理冰箱確定庫存開站
是五分鐘的時間
把所有的魚切成一樣的大小
最多是十分鐘的時間
把四斤麵條分裝成四兩一包
最好包含在切魚的時間
把所有格子填滿
必須比開店早十分鐘的時間

要不我不要

喵球詩集《要不我不要》

煮一碗湯
是一碗湯的時間
煮二碗不一樣的湯
是一碗湯的時間
煮兩碗三碗四碗一樣的湯
也得是一碗湯的時間
煮四碗不一樣的湯
最好是兩碗湯的時間
從單出來到老闆娘嘶吼之前
是讓客人滿意的時間
炒一個飯是炒一個飯的時間
炒兩個飯是炒兩個飯的時間
炒十個飯
是客人催餐的時間
是下一個客人臉色難看的時間
是憋尿跟喝水只能選一樣的時間

吃飯的時間
是等老闆賞肉吃的時間
是午睡的時間
是買好緊急口糧的時間
打烊前一小時
是決定今天能幾點走的時間
吃晚餐是撿來的時間
整理工作站是偷來的時間
確認隔天的貨都夠用再走
是負責任的時間
騎車回家是什麼都不想的時間
洗澡吃宵夜是自己的時間
睡覺
是決定隔天會不會切到手的時間


玻璃

玻璃


鄭聿

生於高雄鳥松,住在台北永和。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台北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等。著有詩集《玩具刀》《玻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

愛的處方籤:煩躁時用家事撫慰,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一起做愛情的無賴

26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