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沉舟記—消逝的字典〕罗万象:我生下来就是简化的

  • 字級


藉眾人的筆,採集不同的生命經驗。
「沉舟記」出版計畫由南方家園出版社與詩人夏夏發起,
將邀集台灣詩壇老、中、青三代,合計約百位詩人,藉以定位出半世紀的寬幅作為這次書寫的回望空間,
其中不乏寫作世家的參與,以對比出世代間的差異與共同凝視的消逝。也邀請不同語言的使用者,如原住民族語、閩南語、客家語詩人等,用不同語言的紀錄,讓屬於這片島嶼上關於消逝的體察面向加以拓寬。
OKAPI特別合作刊出入選作品。

〔參與作者〕羅萬象
羅萬象,住在北京。出生於上個世紀,2015年開始寫詩,尚未出版詩集,尚未獲獎。喜歡去馬來西亞吃榴槤但並不總是吃得起。


【啊】

万物还在滚来滚去呢
我一开口大家就都不说话了

搞不好这也是一个秘密
皇上也揣着象牙,在他怀里


接到邀稿信的时候我正在柏林听着雨声吃土耳其面包。

我在想当年如果十万甲骨全都被药店卖掉,那会医好多少人的腹泻啊。

毕竟昨天我吃坏了肚子。

汉字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书法是中国艺术的灵魂。当然这是对知识分子而言。那些不识字的人,用简化字扫盲速成的人,没喝酒就胡说八道的人,就不一定这样想了。当然还有以为自己是政治家的人。

他们听到这样的说法,可能会张大了嘴,说:啊。

肚子疼的时候他们歪着嘴,说:啊。

并不遗憾的是,我并不能写出这些「啊」的音调,粗细,长短,清浊。这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每个人吃东西,吃出来一个身体,然后啊——嗓子振动。

当然,粗细,清浊,长短,这样的对称,也来自文化的根源,从看见北极星开始:太一而后有阴阳,前后相随,音声相和,君臣父子,三妻四妾,东海西海,心同理同,师夷长技以制夷,明镜亦非台。

又:有一回和夏宇聊出版,我说我喜欢简体字,有黄钟毁弃之美。后来她去北京的垃圾堆里走了一圈,以为是。毕竟,我并不是诚心要不喜欢繁体字,我生下来就是简化的。












《沉舟記—消逝的字典》預計2017年10月初上市,南方家園出版。
詳情請見「
沉舟記—消逝的字典」官網。
沉舟記 X 藝術家陳哲偉《時光之舟》展覽,將於10/28-12/10 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