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毛奇:煮飯不只滿足食慾,還有控制慾!

  • 字級


(攝影/陳怡絜)


坐下來開聊之前,毛奇被一旁書店擺放的雜誌吸引了目光,是由日本東北地區的年輕人創辦、專門介紹日本東北各地物產美食,且隨雜誌附贈食材的《東北食通信》。當我們告訴她,這本雜誌正準備來台創刊且在找尋合作夥伴,毛奇瞪大雙眼:「真的嗎?啊~」剛到新職數月的她,半玩笑半惋惜地哀嚎了一聲。

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

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

說是新手上路,毛奇早也不是寫作上的新手。港台各大網路媒體與平面雜誌報刊,時常得見她的文字。她的臉書專頁「深夜女子公寓的料理習作」集結上萬讀者,在她一道道的深夜料理中得到撫慰;而她於傳統紙媒家庭副刊的每週同名專欄,也讓她藉著食物與烹飪,與更多平常接觸不到的人說話。如今這一篇篇兼具美味與思索的書寫,取下「習作」二字,以時間貫串成一整年的練習,匯聚成她的第一本書《深夜女子的公寓料理》

有別於寫作風格的輕柔溫暖,毛奇笑聲開朗爽利,帶有幾分俠女的豪邁。聊到最近的烹飪經驗,她說起公司的尾牙。即使平常總讓自己保持低調,同事主管對毛奇的好廚藝還是多有耳聞。當尾牙宣布要舉辦烹飪競賽、獲知分到的主題是牛肉,主管的期盼就隨之而來:「那妳一定要贏!」毛奇接下此重責大任,決定使出她曾前往知名店家見學習得的「台南牛肉湯」備戰;還因應雞年到來,拿出她在香港油麻地上海街挖到的、可以將紅蘿蔔壓出鳳凰造型的模具,要讓尾牙桌上一片朱禽成群。「無論如何不能輸啊!」她說著自己大笑了起來。

毛奇說,自己的烹飪能力與家學稱不上相關。「我媽煮菜煮得很……健康。」那個「健康」是她與弟弟會發聲抗議的。「但我也是到了大學、自己在外面住才開始煮。並沒有覺得自己特別會煮,而是煮著煮著,朋友都說滿好吃的,才慢慢發現,也許我算是會煮的吧。」

如是她也不經意地煮成了一種日常規章。「剛出社會時,工作與生活有點分不開來,就感覺必須有一件事來區隔上下班。比較像是生活感的儀式吧。」她自然而然就選了煮飯,「因為總是要吃飯啊。」

煮飯不只是煮飯。即使是一道很簡單的菜,從買食材、怎麼煮,到最後收尾,整個製作過程都可以滿足你的控制欲。」生活中不可控的事情太多,做菜即使失敗了,也可以選擇把它丟掉。「相對於其他,在烹飪上,你可以確實做到『控管』,而且自己就辦得到。」原來煮飯滿足的不只是肚腹的食慾,還有心理上的控制慾。

(攝影/陳怡絜)


人只要活著,就與食物脫不了關聯,是以由食物下手的寫作,總帶著先天的親切,與讀者也幾乎零距離。然毛奇並不願意讓她的筆只在柔軟可口的抒情中取巧,搏取大眾歡心,血液中流動著社運因子的她,坦承自己有「想向大家說一點話」的企圖,在得到報紙專欄機會後,更是不願放過。每每以字句穿針引線,將食育、農業、原住民文化,乃至多元成家等自己平常關心的議題,透過分享生活經驗的方式,悄悄羅織在文章當中。

「如果我只是在網路上寫,我的想法就無法穿越同溫層。但報紙專欄可以讓我觸及平常不上網的讀者群,我就把這些訊息暗渡陳倉,讓它們自然地出現在傳統媒體上。」她的表情像是偷偷藏了寶藏、卻又期待被人發現的頑皮小孩,「我覺得這其實是有點ROCK的耶,當然表面上看起來還是很甜美的啦!」

所以煮飯既是儀式,又是傳遞想法的媒介,更是毛奇與農村朋友們的牽繫。她過去參加農運時結識的盟友,多數決定回鄉務農。「他們離開都市,而我還留在台北,食物就變成我和他們的連結。」友人寄來收成的稻米,有時她煮成暖心的白米飯,有時熬上一鍋鮮美的海鮮粥;釀成酒了,就是她燉湯熗鍋的畫龍點睛。吃進嘴裡的每一口,都是似遠實近的綿密情誼。

毛奇說,「可能像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吧。我雖然在都市工作,心裡還是很想著農村。所以平常就透過食物,讓自己和地方保持關係。

所以是開心的時候會想做菜,還是不開心的時候更想下廚?毛奇又露出她一派豪爽的神色,「都喜歡耶,都可以。開心做菜時會找朋友來吃──姊今天想做一桌菜,你們來!但想煮什麼的念頭通常都很臨時啊,有時突然一個『姊今天就是要吃螃蟹,要來弄個螃蟹粉絲煲』的想法,所以就弄了。不都是這樣嗎?」

(攝影/陳怡絜)  


  延伸閱讀  
【作家讀書筆記】番紅花:心裡如果沒有愛著什麼,做出來的菜是寂寞的
【人物專訪】樸實中有講究,家常菜也能華麗轉身──劉玲萍《黃媽媽說菜》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