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人╱私人.讀詩】湖南蟲|與我無關的消息:一首詩送給胖貓阿月

  • 字級



緩慢的影子

緩慢的影子

如果把陳昭淵的《緩慢的影子》書衣拿掉,會發現整本書就像一個黑盒子,不只封面封底和書背,紙張的邊緣也全部刷黑了,好像要隱瞞什麼事情一樣,像他寫的〈黑盒子〉:「黑色記憶體/摔在霧氣飽和的草原/記錄了種種/最最不該打開/崩離的消息和災難」……若只讀到這裡,大概會以為這是一冊「情變集」,閃著晶瑩光芒的回憶之所以不堪回首,都是因為無法複製、重來,有一天就忽然發現愛神不是來給心臟塗蜜的,而是像他寫的〈邱比特〉:「失誤的弓/沒有射穿戀人的心/只弄瞎他們的眼」。

但其實不是這樣的。被弄瞎的是我們的眼。翻開書的扉頁,馬上就會看見那句不知在閃三小的句子:「獻給我的另一半。」到底有什麼理由要這樣刺激讀者呢?可能是警告吧,告知讀者,如果繼續往下翻讀,很快就會讀到許多嚴重影響視力的詩喔,如〈最溫暖的晚上〉:「影子說他沒有眼睛/不會迷失在夜裡/他緩慢且無聲地愛我/陪我在荒野中漂流」。

或者幾乎有勵志意味的〈迷路〉:「他發現孤獨的人/都在離家不遠的地方」。

可以說,讀這本書詩集的過程,就是〈厭世的各種撞擊〉:「一早醒來/我心已死/什麼都厭倦了/到處都是人潮及現象/我只是一個資料夾/自尊放置在意志的最邊緣/稍微嘆氣就墜毀/輕輕一捏就粉碎。

作者折磨的,是我們肉做的心啊!

心之谷 (藍光BD+DVD 限定版)(Whisper of the Heart BD+DVD (Combo))

心之谷 (藍光BD+DVD 限定版)

這種時候,該怎麼辦呢?或許可以向貓看齊。吉卜力的動畫《心之谷》裡有一隻臭跩胖貓,叫做「阿月」——嚴格說來牠也不叫阿月,畢竟牠沒有主人,也不怎麼理人,只是大街逛熟了,難免有幾個自作多情的人幫牠取名,正如吉卜力「最強男一」天澤聖司看見阿月乖乖蹲著接受月島雫撫摸時,很意外地說:「牠願意讓你摸,真是很難得呢!」


都不知道,那其實是一隻月老般的貓啊,把月島一路從地鐵站帶到天澤聖司爺爺經營的古董藝品屋,讓男女主角,可以進一步接觸。

但對牠來說,都像只是順便,是意外,是已經不重要的事。其實《緩慢的影子》共分兩輯,「明室」敞亮,「暗房」無光,正是甜苦兩端。我尤其喜歡後者其中一首〈我的分心都來自於與我無關的消息〉,標題接近無色無味的氣體,與世隔絕的低溫裡又有些消息從遠方傳來,看前三句:「火車原本正前往一座被雨襲擊的城市/很多人從那裡畢業/並且再也回不來」,根本像是一則寓言故事的開場。

讀情詩集,讀厭世集,或者說讀任何書,總有情緒頻率對不上,或者不想去對上的時候。但閱讀如果只求呼應,恐怕出版業不只要經歷冰河期,還要永遠冰封了。而人終究不能像貓那樣活著,冷眼以對暖化世界裡的所有失事。

送給阿月這樣的一首詩,就像我也要提醒自己,在失去了一切的現在,或許可以靠一些無關的消息,讓自己從憂鬱中暫時離開。

〈我的分心都來自於與我無關的消息〉
(收錄於陳昭淵詩集,《緩慢的影子》

火車原本正前往一座被雨襲擊的城市
很多人從那裡畢業
並且再也回不來
一群重病的小孩
將耳朵輕輕貼在軌道上
哭著說不想離開
等待是必須的
在整列火車癱瘓的時候
我們無事可做
所以低頭
交出視網膜做靈媒感應
網路傳送遠方的雷
所有炸成粉碎的訊息
在玻璃面板上組合重建
我存了兩張陌生人的照片
列一張必敗清單
放棄跑不動的連結
閃電終於落下
小孩被迫驅離
並且通通關起來
有悲傷躲進車廂但沒有人發現
窗外的世界在速度中毀滅


小朋友

小朋友


湖南蟲

1981年生,台北人。淡水商工資處科、樹德科技大學企管系畢業。得過一些文學獎,入選過一些選集。著有散文集《小朋友》《昨天是世界末日》、詩集《一起移動》。經營個人新聞台「頹廢的下午」。


點圖閱讀更多【詩人╱私人讀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以現代詩紀錄生命、消逝與記憶──〔沉舟記/消逝的字典〕特別企劃

藉眾人的筆,採集不同的生命經驗。 「沉舟記」出版計畫邀集台灣詩壇老、中、青三代約百位詩人,藉以定位出半世紀的寬幅作為這次書寫的回望空間,其中不乏寫作世家的參與,以對比出世代間的差異與共同凝視的消逝。 也邀請不同語言的使用者用不同語言的紀錄,讓屬於這片島嶼上關於消逝的體察面向加以拓寬。

4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