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為喚回醫學美好年代,《最黑暗、也最光明的醫療現場》作者李紹榕不惜悲壯撲火

  • 字級


dr.lee_1
(攝影/蕭如君)

最光明,也最黑暗的醫療現場:一位心臟外科醫師,揭露醫療崩壞下最震撼的真相。
最光明,也最黑暗的醫療現場
百年前在黃花崗的那場起義,不論犧牲人數是我們熟悉的七十二烈士,抑或後來證實的八十六名殉難者,這群當時中國的頂尖知識分子,硬是要與十二萬清軍正面決戰。他們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只有死路一條,而是希望以死喚醒仍在沉睡中的上億中國人。這段壯烈史實,換了時空、場景、劇本,今天可能重演:執業十多年的心臟外科醫師李紹榕,痛心地希望用崩壞這麼強烈的革命方式,在新書《最黑暗、也最光明的醫療現場》裡奮力疾呼,希望喚醒大家正視醫療正在崩壞的事實。

「這幾年我帶學生都很感傷,我告訴他們以前的年代是怎樣美好,而如今的年代卻是這麼不堪,我必須讓他們知道,這一切的崩壞都起因於健保!」看事總是往最壞處打算的李紹榕,無所畏懼地痛陳光怪陸離的醫療糾紛。

一場醫療糾紛,掀起醫病互不信任的現實
2011 年暮秋,一名 67 歲病患前往敏盛醫院求診,在李紹榕為他完成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後準備關閉傷口時,病患突然心律不整,接著肺出血,於是緊急裝上葉克膜後結束手術,只可惜病情依舊急轉直下,病患的往生自此一腳把李紹榕踹進了無止盡的醫療糾紛纏鬥。當時的家屬拒絕拔管冰存,大體已經有腐敗情況,無論院方如何勸說,家屬依舊堅拒拔管、挪動遺體;接著他們號召大批黑衣人到醫院協商,最後提出告訴,還找媒體施壓。歷經兩年多官司纏訟,終於在 2013年檢方做出不起訴處分而宣告終結此案。

李紹榕因此鬆了口氣嗎?不!牡羊座的不服輸性格、加上堅持維持公理正義,這場醫療糾紛至今仍持續上演。「現在變成我告他們,醫療糾紛若以誣告提出訴訟,通常很難成立,所以我加告對方恐嚇以及毀損屍體,我要讓他們知道,不要隨便告人、不要隨便用違法方式,不然,你也會陷入法律漩渦中。」

任職律師的妻子倪秋華以及整個律師事務所傾全力協助李紹榕面對這場司法戰爭,妻子在新書推薦序上明言:「我是他的護衛、保鑣。」這段時間,只要被告家屬有任何恐嚇或者施壓舉動,李紹榕與整個律師團隊就會全力蒐證,希望做到滴水不漏,迫使被告家屬無所遁逃。從新書的字裡行間,在在顯示出李紹榕不是個輕易退讓的人,因為他深信,如果醫生一味選擇退讓,最後只會助長這類家屬的氣焰,一些莫名其妙的官司就會出現。

「必須以戰止戰,才能阻止對方的不理性行為!」李紹榕語帶無奈地說出了醫病關係對立的巨大鴻溝。

讓體系徹底崩壞,才能敲響警鐘
李紹榕把醫病互信的崩潰關鍵指向健保制度,並預言台灣健保已然步上日本醫療崩壞的後塵。他悲觀地認為,現行健保制度因為給付過低,致使醫療體系走入死胡同,不僅醫療人員過勞導致醫療品質下降,醫院也會以使用廉價的藥材、醫材來節省成本,而且重症、老弱病患容易變成人球,內、外、婦、兒等專科醫療糾紛風險高、工作負擔重,給付無法涵蓋醫糾風險及勞動成本,所以有「四大皆空」的困境。

李紹榕特別指出,在這種醫病關係不信任的氣氛下,醫生們為求自保,自然會有「乾隆花瓶不要碰」的默契(註)。醫生們可以依法逃命,只治療安全的病患,高風險、高賠償的病人,醫生們不會去捨身取義進行無效醫療,「醫療人球」於是產生。

但醫生天職是要救人,而病人與家屬會滿心感激醫生,難道這已經成了不復見的美好年代?習慣把事情想到最壞,李紹榕也因此反而有一股衝勁認為可以絕處逢生:「不要看我還很年輕,全台灣能開刀的心外只剩下六十名醫師左右,而我前面也只剩下幾位醫生,我算是資深了。我如果把所有心臟外科醫生直接拉走,讓醫療體系垮台,全部重新再來,大家就會知道什麼醫療才是對的,否則一步一步改革,我可能都六十歲了。」59 年次的他,真的恨不得乾脆來一場快速徹底崩壞的方式,好敲醒所有人。

dr.lee_2
醫生救人,而病人與家屬會滿心感激醫生,難道這已是不復見的美好年代?(攝影/蕭如君)

只要家屬說一聲,我還是會救
大學聯考第一年考上臺大機械系,李紹榕受不了機械系瀰漫的失敗主義氣氛,一學期後決定重考,並如願進入臺大醫學系。在校園裡認識了念法律系的學妹,成了後來的牽手、親密戰友。這一路,都是在相當精英的環境中成長。

李紹榕不諱言,身為一名醫生的使命感是在當上主治醫生後才有,「念書時,都在追求學問探索,住院醫師有機會動刀,也是在練習獲得成就感。直到當上主治,才體會到救人的意義。」捲入醫療糾紛前,他全心全力照顧每一名病患,一定要等到病患穩定後才離開,但一有狀況,絕對在五分鐘內隨傳隨到,「這也是我們不管搬幾次家,從家裡到醫院的時間,都不會超過五分鐘的原因!」妻子在序言中這麼形容李紹榕的盡責;怎奈讓李紹榕遺憾的是,只要病患家屬一聲懇求,他仍然全力醫救,只是他內心深知:這份心力已大不如前。「這樁醫療糾紛讓我對病人的態度改觀,我很不喜歡自己變成這樣,無力、行為被限縮,我很不舒服。」

因為不健全的制度引發醫病關係緊張,吃了不少苦頭的李紹榕當然知道即使手邊這場反告官司打贏,雙方都會淪入兩敗俱傷的結局。但他深信,這是一段必經的過程,大壞之後必有轉機,因為會有更多醫界的新銳後進會前仆後繼接棒繼續革命,這一切,都是為了回到醫學美好的年代。非常喜歡武俠小說的他,自取筆名為「木容公子」,在書的結尾他引了《天龍八部》裡義薄雲天、恩怨分明的蕭峰為自己的努力下了悲壯的註腳:「要讓世人記得,曾有這麼一位木容公子,交單于折箭、六軍辟易、奮英雄怒。」這是李紹榕義無反顧要為崩壞的醫療達到重生的宏願。

(註:如果你專職修花瓶,眼前一個是普通花瓶,一個是乾隆花瓶。一旦修復了,都只能收兩百元,但修壞的話,一個賠五千,一個是賠不起的天價。衡量之外,你選擇了兩手一攤,乾脆說,我不會修。)

延伸閱讀:白色巨塔的水蜜桃革命──《醫療崩壞!沒有醫生救命的時代》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