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CNEX】楊力州:紀錄片是這社會的家庭相本

  • 字級

CNEX
楊力洲
(攝影/但以理)

奇蹟的夏天【單碟精裝版】DVD
奇蹟的夏天【單碟精裝版】DVD
提到台灣的紀錄片,你一定不會錯過楊力州這個名字,曾執導《我愛080》、《奇蹟的夏天》、《水蜜桃阿嬤》、《征服北極》、《遺忘的時光》等廣為人知的作品,還有今年五月上映,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青春啦啦隊》,他的作品常常引起社會廣泛討論,也引領大眾用新的視角看世界。即將在十月底開跑的CNEX「機不可失」影展,楊力州更擔任評審角色,站在選片第一線。

拜訪楊力州的地點,是在他的後場音像工作室。我們在似乎也同時充當餐桌的會議桌邊開始採訪,工作室內的同仁各自安靜的忙碌,唯一的例外,是來自某個小房間裡,從中不時傳出陣陣的嘶吼聲,那是某段影片正在後製作業中的聲響。你可以感覺到,這個空間像是有機體,正在精細穩定的運作。

被遺忘的時光 雙碟精裝版 DVD
被遺忘的時光 雙碟精裝版 DVD
拍片這麼多年,他說他很喜歡現在的工作狀況,自製和委製交錯產出,可以拍自己想拍的故事,例如說《青春啦啦隊》。當初他在偶然之下碰到這群老人,「看到一群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嬤在跳啦啦隊,而且還穿迷你裙!」這件事本身已夠吸引人,雖著後來有更多的相處時間,更漸漸看見某種類似於核心的東西,於是把故事拍出來。另一種狀況則是委製:會有某個單位或團體來找他們,希望呈現某種議題。因為來尋求合作的單位太多,其實大部分都得婉拒,要真心更喜歡的議題才會合作,比如《被遺忘的時光》,就是如此委製的作品。

因為接觸到不同的面向,讓他思考更多議題,例如老人,「我本來以為台灣是即將進入老齡化社會,直到跟社福團體實際接觸,才發現搞錯了,台灣『已經』進入老齡化社會。」所以儘管《被遺忘的時光》原先是個委製的計畫,但這個議題已經勾動紀錄片工作者的心。這是他想呈現完整的議題,在《被遺忘的時光》完成之後,楊力州心想,如果被遺忘的,是那13%的老人,那他也想要拍出另外87%的部分,讓想探討的議題全貌能稍微完整一點,「如果一部片做不到那麼多,也許兩部片、三部片就可以。」

他習慣在手邊同時發展幾個故事,如果有機會,就繼續進行;暫時沒有機會的,就先收起來。隨著時間累積,「沒有完成的作品比完成的多很多,不成比例」,就像個專心的聆聽者,等待故事開口的時刻到來,也同時為大眾聆聽社會最真實的聲音。

征服北極 DVD
征服北極 DVD
目前他拍攝時間最短的紀錄片,是跟林義傑、劉柏園、陳彥博的《征服北極》,只拍了21天,跟他們一路走到磁北極,度過最低負41度的地獄般低溫,算是種苦中作樂,他讓過程中肉體跟精神的磨練都轉化昇華,也把在《水蜜桃阿嬤》事件後消沉一年無法拍片的他拉回來,重執導演筒。至於拍得最長的,則是從1994年拍攝至今的作品,尚未完成,這作品拍的是他以前的學生。當時他們才十六歲,現在都三十出頭,到現在已經拍十七年了,「有人結婚生子,有人已經離開,改變很多,我想一路拍到他們四十歲」,他想紀錄青春,直到青春的尾巴,像之前拍過「老老」,現在想拍幼稚園的片子,想講些「小小」,若之後能再加上這段青春美好,整塊拼圖就可以全員到齊。

透過一部部作品,一塊塊拼出社會的全貌,就像他說的,「每個人家裡都有一本家庭相本。在裡面,你可以看到舊家大門的長相、看見當時一起玩的鄰居;紀錄片就像是這社會的家庭相本,會去碰觸商業片、劇情片不會碰觸的議題,這也是記錄片的價值所在」,於是儘管他努力把紀錄片推向院線、推向更多人會看到的影視平台。但其實,商業價值並非他的考量所在,甚至把被遺忘和青春的收益都捐出去,回饋給社福團體,「我自己非常明白,唯有把紀錄片推向更多的溝通管道,只有透過上院線、大型的媒體,才可以讓更多人接觸到它的價值。」令他感動的不是票房,可能是來自陌生人的回饋:可能是改變了一些人對紀錄片的刻板印象,可能是帶來一點讓人努力生活的希望,「拍片時候很孤獨,但是得到這樣的回饋,就覺得可以繼續走下去,可以再繼續拍洗髮精廣告。」然後他爽朗地笑了起來。

●給那些還沒看過紀錄片的人,楊力州說:
「紀錄片絕對跟你想像的不同,台灣近年來的多樣性非常驚人,亞洲最大的日本「山形紀錄片影展(YIDFF)」還特別做了台灣專題,連國際間都開始重視我們的紀錄片發展,台灣的觀眾怎麼可以忽略改變最大的這幾年!」

給那些想從事紀錄片創作的人,楊力州說:
「非常的辛苦和寂寞,不要輕易跳進來!」

2011 CNEX【機不可失】主題影展在10.29~11.06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從《藍色大門》到《一 一》,青春回不去,至少我們還有經典國片

有些電影不為時光蒙塵,無論第一次看是幾歲,再看時觸動的情感依舊。《藍色大門》、《一 一》、《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五篇文章帶你重溫經典國片。

59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