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跨越純文學與推理的分界,一場絕美的文字體驗--《花葬》

  • 字級

週末在家收看金曲獎轉播,赫然發現睽違台灣歌壇多年的SANDY林憶蓮,亦受邀表演已逝巨星鳳飛飛的歌曲。〈想要跟你飛〉一曲,林憶蓮唱得溫婉傷感、細緻動人。看著SANDY歌唱的身影,我卻突然想起連城三紀彥的短篇小說集--《花葬》。

會有此聯想,是因為想到林憶蓮,總會想起她在1991年推出的概念專輯《野花》。此輯中,她以花的千姿百態,描述女人於愛慾間的掙扎、獨立與成長,完整的概念與中西融合之編曲,使此張專輯成為香港樂壇史上公認經典之作。而連城三紀彥這本被日本文壇公認為推理小說經典的《花葬》,亦同樣以花借喻女子的一生。只是,林憶蓮的《野花》專輯,描述的是女子歷經掙扎而後綻放;而《花葬》寫的,卻是女子如花哀豔而璀璨的一生。

本書共分八個短篇,連城三紀彥將其背景設定在二十世紀初期--一個新舊交替,希望與衰敗並存的時代。配合著舊時代的氛圍,連城的文字亦充滿古典優雅的韻味。全書第一篇故事〈藤之香〉的開頭,連城三紀彥以一整頁的篇幅,描述故事發生地--花街的種種細節。就在這一頁文字裡,連城時而具體描述花街樣貌,時而以情緒性文字勾勒街道幽微飄渺的氣氛,又不時穿插歷史性敘寫;一頁之間,花街便躍然於紙上,為故事鋪陳了完美的序幕。其文字功力之高、掌控之精準,是翻開書頁的第一層驚喜。

繼續往裡讀,第二層驚喜則來自連城三紀彥對人性轉折的細膩拿捏。我並不是個忠實的推理迷,某些推理小說常讓我感覺作者為了顧及謎團之曲折與不可測性,做出悖離人情之設定。那樣的故事讀來雖驚喜,卻略嫌牽強。對我來說,能否看透人性寫進人心,才是小說好看與否的關鍵。而連城三紀彥在《花葬》的八篇故事裡,固然保留了解謎樂趣,但讀至故事結尾,令人意外的卻總是女人心思之敏感與幽微,對比之下,謎團本身反倒退居二線,成了烘托人性的配角。連城三紀彥的寫作生涯中,曾一度轉向寫作戀愛小說,不少推理迷大呼可惜。然而從《花葬》一書看來,連城三紀彥能將女人面對愛慾情仇時的心緒寫得如此分明,轉而寫作戀愛小說,並不令人意外。

連城三紀彥的《花葬》被譽為推理史上之不朽名作,但私以為,這說法未免侷限了本書的全面性。閱讀《花葬》是一場絕美的文字體驗,這樣的體驗早已跨越純文學與推理間的分界。仔細想想,閱讀連城三紀彥的《花葬》的感受,竟跟欣賞林憶蓮的歌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一種細膩而動人的哀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周成林、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166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