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這整件事,真的非常奇怪……

  • 字級

這整件事,真的非常奇怪…故事就是這麼開始的。

在很遙遠很遙遠的一座森林裡,每棵樹下都住了一個動物,當然…也包括了一個人。在溫暖的樹底洞中,你會看見有隻小豬忙著烘乾衣服、有隻小鹿學著電視健美師彎腰健身、有隻天鵝忙著打紅色圍巾、有個頂著金色捲毛的孩子正在刷洗身體,看仔細點,樹上還站了隻若有所思的貓頭鷹。

這整件事,真的非常奇怪…

有天,樹的枝幹從樹上消失了,樹底洞的動物和人跑出來互相責怪對方,「是你!」、「是你…」「是你。」、「是你?」,但大家都有「相當有力」的不在場證明。天鵝在燙頭髮、小鹿在玩「遠在天邊」的電動遊戲、小豬在煎培根、捲毛小孩在睡覺、貓頭鷹對著樹幹發呆。這些「有力」的不在場證明,讓「樹枝消失」的離奇案件陷入膠著狀態……

這整件事,真的非常奇怪…

某天,貓頭鷹飛回樹上,發現原本45度角朝上發展的樹枝不見了,只好頭朝下地跌落地面。森林裡的夥伴們再也不能忽視這件事情,於是,大家決定揪出這整件事情的罪魁禍首。他們拍照、記錄,仔細檢查每一片樹葉和彼此的瞳孔,卻都沒有結果。

這整件事,真的非常奇怪……直到…一份目擊報告的出現。

看過Oliver Jeffers的《遠在天邊》,你應該會很期待翻閱這本《森林大奇案》,想再次感受那種呆呆的純真。長長圓圓鈍鈍的身體,配上細細的樹枝腳,五官上綴著一雙小小的黑點點眼睛,很少張口的小嘴巴,讓Oliver Jeffers的繪本角色有種無辜的呆模樣;看著故事中的人物表情,會覺得就算天塌下來,也不過是抬頭看看,眉毛挑也不挑地低頭繼續沉浸在自己的思維中。那種專注、那股寧靜,傻氣地令人發噱。而繪者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獨特的思維中,任性地將喜歡的小元素擱置在場景中的不起眼角落,一隻從極遠之地趕來聽取審判的動物、一隻堪稱整本書中最最最無辜的動物….這些不起眼的配角,或許才是故事的主角,因為他們讓人很難不在每頁多做停留,盯住、微笑。

配角比主角更吸引人…這整件事,真的非常奇怪…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65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