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當頭棒喝》施寄青:人生一場戲,討債別過頭

  • 字級


shi_1
(攝影/趙豫中)

一提起施寄青,實在很難給她一個頭銜:作家?婦運健將?麻辣老師?總統候選人?還是指引婦人的燈塔?「很多女人在人生遇到困境時,就會求神問卜,所以我學過所有算命術,希望幫助女人。」從婦運走向通靈,施寄青「為女人喉舌」的初衷沒變,因此在她出版《看神聽鬼》《通靈者說》兩本探討靈異經驗的書之後,暌違八年,她決定再把這些年來與通靈者紫靈在合作過程中,所聽到的 110 個案例進一步整理出 23 個個案,新書《當頭棒喝:施寄青與紫靈破解現代奇案》由是誕生。

當頭棒喝:施寄青與紫靈破解現代奇案
當頭棒喝
《當頭棒喝》在農曆七月上市,採訪時正好是七月半前夕,就在我們津津有味聽著施寄青述說各種靈異故事時,她天外飛來一筆:「現在身邊有很多好兄弟,正在聽我講道理。」我們倏地一陣靜默,面面相覷⋯⋯人們敬稱「施媽」果然是有道理,就像小時候很怕蟑螂,會叫媽媽來打;怕鬼,就要媽媽走後面押隊;此刻,施媽也沒管我們會不會擔心好兄弟,臉蛋雖小、卻一臉正氣,道:「鬼也會物以類聚,我這種人很無趣,不好的鬼不會來找我,就像你想上夜店,不會找施寄青是一樣的道理。」這,姑且算是讓我們不用害怕的原因。

人生一場戲,相遇盡是緣

正氣的施寄青,在看過自己前世今生的結果後得知:「我累劫累世都是男人,而且是正義之士,只有這一世成了女人。」而圍繞在她身邊的許多人眼中的帥哥、學生、乾兒子,幾乎都和她有著深厚的因緣。從建中退休後,一名醫生學生就自告奮用要供養她,師生兩人於是一起找地,最後落腳苗栗南庄。當初這塊地的四周還是一片荒蕪,房舍開始動工建造時,不少人都自願來幫她,結果事業也因之順遂了起來。後來有通靈人告訴施寄青:「這塊地在妳來之前,就寫著施寄青,不是妳找到它,是這塊地在等妳。」

目前與她同住的學生,在後龍當起小鎮醫生。施寄青說,這名學生與她至少有三世因緣,曾是她的兒子,也曾是她的大將軍,為她出生入死。通靈人曾叮囑學生,這一世要好好奉養施寄青,因為「施老師什麼時候死,你就什麼時候死,你們是命運共同體。」這話讓醫生學生戰戰兢兢地伺候著她,就怕老師有個閃失,自己也跟著遭殃。施寄青一提起這件事便哈哈大笑,倒不是因為這樣被奉養著而驕傲,而是這份深刻因緣讓她更明瞭,人會相遇絕對是有原因。

她把人生比喻成一齣戲,除了主要角色之外,周邊可能會遇上上千名配角,一幕一幕輪番上陣演出,角色會互換、劇情也會變,但背後都是因為彼此之間有很深的因緣,才會在舞台上相遇。有些人遇到困境,會埋怨沒做壞事,為何這麼倒楣?「這一世沒做壞事,不表示前世沒做,雖然你可能不知道前世幹了什麼,但因果法則是這樣,不管你記不記得以前的事,這一世就是要好好來了緣,告別娑婆時無牽無掛。」這是施寄青為這一世身為人的輪迴所下的註腳。

shi_2
「不管記不記得以前的事,這一世要好好來了緣,告別娑婆時無牽無掛。」(攝影/趙豫中)

恨鐵不成鋼,罵起女人比誰都兇!

續.當頭棒喝:施寄青與紫靈破解現代奇案

續.當頭棒喝:施寄青與紫靈破解現代奇案

《當頭棒喝》第二章篇名是〈愛情不過是債權債務關係〉,直陳施寄青對愛情的認定;而婚姻在她眼中,不過是性與金錢的交易,即便有愛,也是建立在金錢之上。「夫妻是緣,良緣惡緣無緣不合,兒女是債,討債還債不債不來。」這句俗諺在過去的施寄青聽來,非常宿命,而如今她的體會是:可不是普通的真實!有人討債討得凶狠、討過頭,施寄青只有無奈搖頭。

前陣子,她遇到一個遺憾的例子。故事主角是的體弱多病的妻子,婚前,任職醫生的未婚夫也很清楚未婚妻的身體狀況不佳,但仍願意共度一生。婚後過了幾年,丈夫有外遇被妻子發現,甚至對妻子家暴,妻子不甘願,於是把丈夫財產都過到自己名下,結果丈夫一氣之下告到法院,妻子當場昏厥,沒多久後就過世了。還看過當時她幸福模樣的施寄青很感慨:「丈夫也許是來報恩的,但時間上,對方已經不想再扮演這角色,妳也要高抬貴手放人,這妻子還是虔誠佛教徒,自己病懨懨又不能生小孩,卻不懂感恩,當對方不想再對妳好的時候,妳要放人家生路嘛!」

外界認為,離婚的施寄青創辦晚晴婦女協會,是抱著受害者心態與失婚婦女一同取暖,但一路以來,她罵過的女人恐怕比誰都多。「我恨鐵不成鋼!很多女人以為我會同情她們,結果被我罵得狗血淋頭頭!我從來不把他們當受害者,包括我自己。」在她眼中,如果女人無法經濟獨立、情感獨立、意識形態獨立,那就什麼也甭談,「我當然不贊成用外遇解決婚姻問題,可是我會勸女人要自律,妳自重後人必重之,他搞不搞外遇,是他的業,可是妳不把自己搞好,那是妳的業。」

踩在別人頭上成就一己,聖人也要懺悔

不過施寄青也坦承,剛失婚時、投身婦運,的確覺得人生很苦,是後來經歷了這些年的靈異之旅後,才開始懂得感恩。這一世即將走過七十載,施寄青扮演過許多角色,但彷彿還有什麼是這一世沒有追求到的,「也許我年輕時,曾期望帥哥來愛我,可是現在我的兒子都是帥哥,學生也都長得不錯,當你每天和帥哥相處後,就會知道他們的問題跟公主一樣,所以我早看穿了。以前對才子也會動情,但發現他們都沒有我有才情。」

夢迴南詔

夢迴南詔

放下男女之間的小愛,施寄青接下來的人生,除了繼續把愛轉為公益大愛,她的另一項功課是耐煩與懺悔。「從事社運,最大問題就是總以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想改革社會、推翻父權,看人家都不爽,這就是我晚年要修的功課,不要看人家不順眼、對人要耐煩。」施寄青坦言,要她不批評真的很難,但她深知,善惡念頭會因著物理能量來回傳遞,如果依舊帶著負面批評與質疑,回饋在她身上的,將是負面能量;此外,雖然她看起來累劫累世都在當豪傑聖人,但她也覺察了一件事:「我當聖人,是要別人犧牲使壞,才能成就我,所以我必須懺悔,向很多無形被我犧牲的人懺悔。」

跟著施寄青遊歷了《當頭棒喝》裡的 23 個故事後,這才明瞭,不只壞人要懺悔,好人,更需要,免得討債過了頭,下輩還你得加倍奉還,這正是施寄青要給世人的警世寓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