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紀大偉讀同志文學史

【週二|台灣同志文學簡史】紀大偉:光泰──逃避婚姻的人

  • 字級


紀大偉專欄

常有人問我,同志文學的研究者是不是只研究「純文學」,而不關心「通俗文學」(含網路文學)。誠然,純文學和通俗文學的界分是一直引發繁多的爭論,在此我只能就台灣同志文學表示很簡單的想法:

純文學和通俗文學的疆界不是實線而是虛線,純文學之中也有通俗,通俗之中也有純文學。但大致上純文學受到文學體制(如,教學單位,研究單位,文學史撰寫單位,文學獎主辦單位等等)所關注,而通俗文學的勢力範圍在文學體制之外(如,在市場機制)。通俗讀物的作者和擁護者可能很在意為何沒有被文學體制關心,但世間存有多種可供各種文學出入的場域,文學體制只是其中一個場域:未必比其他場域更重要,也不比其他場域更具影響社會的能耐。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同志文學在1990年代之前都在文學體制之外,不被教也不被研究,但它們對於社會的影響力卻綿綿不絕。

《逃避婚姻的人》時報版
時報版書影(圖/紀大偉)
在同志文學能見度竄高的1990年代之前,白先勇的「純文學」同志小說最具口碑,而光泰的「通俗」同志小說最為人知。在《聯合文學》2011年8月號「台灣同志文學及電影大事記」提及的通俗文學作品中,以光泰在1976年出版的《逃避婚姻的人》最早(時報出版社,1976年;新版由號角出版社於1995年出版──號角在1990年代出版了多種男同志主題的讀物)。據載,此書於1976年在《中國時報,家庭生活版》連載,曾被稱為「社會奇情」小說──在那個年代,這個標籤可能比「同性戀小說」一詞更能為讀者接受與理解

光泰(本名:宋光泰)生於1946年,出版《逃》時「還不到三十歲」(作者語)。他在《逃》之前已出版四本小說,在出版《逃》這一年出版五本小說。號角新版的封面寫道,「二十年前中國時報副刊連載,一部世人引為禁忌,台灣首開同性愛小說的長篇鉅著」;在號角版的「紫色的迷霧──光泰同性戀經典作品集總序」中,光泰表示此書為國內第一本以同性戀為題材的小說──這個訊息有疑義。此處「副刊」為舊時用語,泛指新聞頁面之外的「軟性」版面,未必是指今日的人間副刊。在《逃》前,姜貴的《重陽》(1961)和郭良蕙的《青草青青》(1963)都包含鮮明的男同性愛。哪本是首開第一本真的很難說,只能確定《逃》是最早的同志文本之一。1976年的讀者致作者信表示,此書讓他聯想三島由紀夫的《假面的告白》──可見那時候台灣同志文學寡少,而死於1970年的三島影響力大

《逃避婚姻的人》號角版
號角版書影(圖/紀大偉)
《逃》雖稱為長篇小說,但字數情節都很單薄,跟當年常見的長篇小說磚頭規格相差甚遠。書名看來是指男同性戀逃避異性戀婚姻,但正好相反,書中男同性戀主人翁卻是小說中唯一走入並擁護異性戀婚姻的主要角色。主人翁愛著昔日軍中同袍,但對方如今有妻子也有情婦。老友不知如何處理情婦,主人翁卻愛烏及屋,主動要求接收情婦並與她結婚,達成三贏的局面:老友可抽身,主人翁和情婦也可解除熟年未婚的社會壓力(男同性戀丈夫並且接收老友留在情婦肚子中的私生子)。但兩人婚後無性,妻子主動要求離婚,全書結束。


荒人手記
荒人手記
書中以《夢幻騎士》的插曲「不可能的夢」譬喻同性戀的處境;這首歌跟台灣同志文學有緣,《圓之外》和《荒人手記》都提及。主人翁去「gay bar」,說是「同性戀」去的地方,也帶「straight」(異性戀男人)去。在gay bar釣人回家,是主要的性活動。他並去看心理醫生(台大心理系碩士),醫生詢問他發展出這種「傾向」的原因,後來認定他很能適應同性戀身份,不必接受矯正──也就是說,醫生不認為同性戀必然不好,只有不適應者需要被矯正為異性戀(矯正是可能的)。這本小說顯然具有滿足讀者好奇心的功能(或稱,教育讀者的功能),藉straight的眼窺視gay bar,藉心理醫生之口探討同性戀成因,藉多種角色跟主人翁互動展示同性戀的欲望互動。這本小說或許會被今日讀者視為「窺奇之作」,但「窺奇」是主流社會與弱勢次文化交逢時必然的現象

《逃》並收錄「名醫會診」,由江萬煊,吳英璋等五位醫生或心理學專家分析同性戀。他們並未抨擊同性戀,有人要社會忍耐他們,有人要社會接受他們,總之是將同性戀視為不必誅殺但有待觀察的例外人種。「名醫會診」這部分應該會讓許多今日讀者難以忍受,但終究是早年同志出版品跟主流社會妥協的委曲求全痕跡。可能因為委曲求全,所以《逃》在那個年代也得以廣為流傳,而不被封殺。


膜
紀大偉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比較文學博士。作品曾獲聯合報文學獎中篇小說首獎與極短篇首獎等。著有短篇小說集《感官世界》、中短篇小說集《》,以及評論集《晚安巴比倫:網路世代的性慾、異議與政治閱讀》,編有文集《酷兒啟示錄:台灣QUEER論述讀本》、《酷兒狂歡節:台灣QUEER文學讀本》,並譯有小說《蜘蛛女之吻》、《分成兩半的子爵》、《樹上的男爵》、《不存在的騎士》、《蛛巢小徑》、《在荒島上遇見狄更斯》等多種。現為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國際不再恐同日 性別取向不同,但幸福的模樣並無不同

今天不僅是國際不再恐同日,也是同婚專法通過的一周年,家庭倫理沒有崩壞、大家的爸爸媽媽也沒有不見,改變的是有更多人能夠在法律的保護下共築一個家。透過這幾篇文章,希望大家能明白無論性向為何,幸福的模樣並無不同。

49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