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書設計】身陷無盡昏黑,捕捉愚人視角狂亂且詩意的殘影──薩沙・索科洛夫《愚人學校》

  • 字級


(裝幀設計、攝影 / 見本生物)

......................................................................................................
封面 內頁 裝訂 材質 印刷 加工
好設計的理由:以書中患有精神病的主角視角出發,融合本書插圖作品,進入黑暗、思想斷裂、模糊的世界,書口網印原文更是畫龍點睛
.....................................................................................................

愚人學校

愚人學校

拿捏創作的過程中,我習慣讓自己稍微足夠了解文本的氣質和氣味後,就不再接觸,只憑直覺添加喜好的元素和語彙,更多時候只是在營造氛圍,以「不知道」的狀態將當下的第一個感覺實體化。

……一名因精神疾病就讀特教學校的年輕學生,時間可以逆向、死如同生、童年記憶不斷輪播、感官自由捕捉遠方聲響與美麗景致,支離破碎的語言與思緒開成一朵芬芳的睡蓮,我與我手牽手超脫現實的現世。

《愚人學校》共分五個章節,第一章未完我就難以吞嚥。我像是整個人與文中精神疾病的主角同步了,而同步伴隨而來的精神分裂、時間扭曲、感官放大,哪是我「一個」正常人可以負荷的?腦袋像是資訊過載,甚至得用力意識,才能發現正在重複閱讀、試圖參透同一個句子,作者索科洛夫玩弄著俄語的文字遊戲,時常超越邏輯地描寫畫面,甚至出現好幾段完全無標點符號的文章(或者稱為句子?),讓我聯想到電影《心中的小星星》,我就像閱讀障礙的主角一樣,看著文字有時顛倒,逗號句號飛在半空中,奇幻又令人暈眩,不管他嗑了什麼都給我來一點。

讀了不到一章,我就決定了應該發展的方向,沒有辦法一言以蔽之,真要說的話,剛好也很適合我的習慣,「不知道……」

插畫家Galina Popova已經給了這個無名愚人的視野初步的想像,看出去的世界,充滿了寧靜到令人身陷的黑,像是「他」一樣極端。與其在設計上做太多細節的轉化,不如與這些純粹和平共存。

本書插畫已經為色彩定調,設計上選擇融入此讓人身陷的黑(圖╱見本生物提供)


「他」在書裡難以被分辨,精神分裂地不著痕跡,你很難用口音、行為舉止、習慣動作去辨識現在是誰在說話,書名像快斷似的遊走封面與書背,試著詮釋分裂與銜接的動勢,但好像就算你試著解析,也只能推導出一團模糊。

內文穿插大量插畫家為《愚人學校》量身訂做的畫面,為了讓讀者輕鬆翻閱,褪去書衣可見裝訂上選擇裸背穿線膠裝,讓跨頁能夠攤平不影響視覺,透過愚人的視角身歷其境。


書名像快斷似的遊走封面與書背,試著詮釋分裂與銜接的動勢(圖╱見本生物提供)

為了讓書中插圖可完全攤平檢視,裝訂選用裸背穿線膠裝(圖╱見本生物提供)

 
書口印的文字是我唯一想使點力的地方,也是全書希望帶給人的氣氛想像,是說道:「某某同學,這非常有意思,聽起來也完全可信,這樣吧,我跟你一塊去買紙張吧,一路你就把來龍去脈跟我說分明。好吧,『睡蓮』說道。我們嘻嘻哈哈東扯西聊,一下子清點口袋裡的零錢,一下子互拍肩膀,一下子用口哨吹起愚蠢的小曲,我們來到千足般的街道,神奇地變成兩個路人。

書口印字截取書中語句的原文,上方書口文字則是原文書名與作者名(圖╱見本生物提供)

作為20世紀最傑出的俄國文學,文字越歇斯底里,內容越超越邏輯,版面越需要理性、易讀性以及同時保有經典的氣質,讓插畫穿插文字的節奏舒緩閱讀的壓力。

儘管文字歇斯底里,版型設計仍強調易讀性與經典氣質,文字中穿插插畫,舒緩閱讀的節奏。(圖╱見本生物提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理解是邁向救贖的開始,願所有痛苦的靈魂都能逃出名為憂鬱症的黑暗隧道

憂鬱症是什麼?罹患憂鬱症或是身邊有憂鬱症患者,該如何自處?從不同文學作品中,或許能找到答案與救贖。

4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