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動漫編輯私推薦

夏天晴《紅茶與妖精》番外篇:消失的紅茶【博客來×POPO番外篇大募集】

  • 字級

紅茶與妖精 卷一:女王的邀請函

紅茶與妖精 卷一:女王的邀請函

【故事簡介】

本故事是衍生自夏天晴作品《紅茶與妖精》本篇之後的番外。

詭異的小丑紫羅蘭,視「紅茶」為令人厭惡的飲品。
面對喜愛紅茶的蘿樂娜,開始了他一連串的 捉弄。


「妳知道全世界最好喝的紅茶是什麼嗎?」

「想讓對方喝完感到幸福、全心全意為了對方著想所泡的紅茶?」
「是這樣嗎?對我來說,紅茶是世界上最難喝、最令人厭惡的飲品。所以在妳泡出好喝紅茶之 前,我來讓妳體驗我的感受。」


 

「妳知道全世界最好喝的紅茶是什麼嗎?」

「想讓對方喝完感到幸福、全心全意為了對方著想所泡的紅茶?」

「是這樣嗎?但對我來說,紅茶是世界上最難喝、最令人厭惡的飲品。所以在妳泡出好喝紅茶之前,我要讓妳體驗看看我的感受。」

蘿樂娜被伴著紫羅蘭香氣的光包裹著,響指一聲,她與光芒一同消失。

 *

 在英國民眾對「艾伯特王子的死」議論紛紛時,位於倫敦國王路上的羅曼紅茶店二樓,艾伯特本尊卻安穩地躺在床上,無視午後的豔陽,翻身繼續沉入夢鄉。

那柔順的水藍色髮絲滑過修長且濃密的睫毛,讓他稍感刺痛而顫了一下眼皮。

奇怪了,平常到這種時間,蘿樂娜和那小不點都會吵醒他,艾伯特在半夢半醒間察覺到異常,緩緩地撐起身,但身體就是無法成功離開床面,眼皮也還未睜開,才坐起身到一半,中途又進入夢鄉。

「人總是這樣,都要等到東西從手中掉下來後,才察覺到她的存在與可貴。」

危機意識讓艾伯特跳下床、俐落轉身,拿起擺在床頭櫃的長劍對準聲音來源,然而眼前只有因他急速動作而飄動的窗簾和窗外一如往常的倫敦街景,其餘根本沒有任何人。

他明明聽見男人在說話,且他所認識的人並沒有這樣的嗓音。

因從小訓練的危機處理,讓他在睡夢中驚醒,意識逐漸清楚後,他這才發現急迫跳下床傷到背部,摸著脊椎頻頻哀出聲音。

「艾伯特、艾伯特、艾伯特──!」聲音從樓下快速逼近,艾伯特腦袋還在想這聲音的主人叫什麼名字,房門立刻被打開。

紅髮的男人匆忙地跑來,踢到毛毯禿起的小角,一個重摔,跪倒在艾伯特面前,「怎麼辦、我到處都找不到!完蛋了!」

啊!艾伯特這才想起來,這個很吵的男人叫做萊恩,是蘿樂娜的青梅竹馬。

「我又不是你保母,東西不見幹麻來找我!」

艾伯特無情地甩開萊恩的手,還以為能順利掙脫,下一秒萊恩又緊抱住他的腿,「娜娜消失了!到處都找不到她!怎麼辦!我的人生以後要怎麼走下去!嗚嗚嗚嗚嗚──」

「蘿樂娜?」艾伯特拉起萊恩問個清楚,「怎麼可能,我早上還聽到他跟歐爾菲在唱歌,超吵。」

「可是我剛剛來的時候,廚房裡什麼人都沒有!」

「可能是出去採買東西了吧?」

萊恩急忙的搖頭,頭髮不知怎麼黏到麵粉,邊搖頭邊甩給艾伯特,「但廚房的地板到處都是麵粉,而且還找不到任何茶葉,就像是有人來搶劫茶葉,順便把娜娜帶走的感覺!」

「怎麼可能,如果有人來我絕對會在第一時間醒來。」

「我先去附近找找,待會再回來找你,你也幫忙找一下!」萊恩急忙地衝出房門,房內頓時回復寧靜的氛圍。

艾伯特冷靜地走進浴室,撈起乾淨的水,潑濕臉頰,冰冷讓他瞬間清醒,盯著鏡中的自己,從決定離開白金漢宮寄住在羅曼紅茶店後,這還是第一次讓他覺得不尋常,就因為太過安靜才讓他起疑。

當他看著鏡中的自己並將溼漉的水擦乾時,鏡子的中心卻突然出現漣漪,艾伯特的臉漸漸變成了有著紫色眼眸的黑影。

艾伯特嚇得往後退,正思索著要去拿刀或是靜觀其變,鏡中的黑影有了動作。

「王子,你說啊!全世界最美的女人是誰啊?」

「蛤?幹麻突然問我這個!」

「艾伯特王子,我聽說你很喜歡童話故事對吧?你應該聽過白雪公主的故事吧?你就當我是那當中的魔鏡,回答我吧。」黑影說完,突然往左走,離開了鏡子的範圍,鏡面並未映出艾伯特的模樣,而是呈現一片漆黑。

艾伯特正找尋著黑影的蹤跡,「你得在三秒鐘回答我,這世界最美的女人是誰!」黑影突然出現在艾伯特方才使用的水上,蕩漾的水面讓黑影漸漸淡化。

「我為何要聽你的啊!再說,故事裡是魔鏡在回答,可不是我來回答。」

「很好,你還滿了解白雪公主這故事,那身為王子的你是不是該做點什麼?」

艾伯特見黑影又跑回鏡中,一個出拳,將鏡面擊破,「我不需要聽你擺佈!」這一擊,讓鏡面破裂成好幾個區塊,沒想到黑影在所有的區塊出現,數量越來越多,不一會兒,大量的黑影變成濃稠的黑水,將艾伯特拉進裡頭。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艾伯特‧維克多王子!」黑影漸漸浮出人形,誇張的荷葉邊領口、繽紛的菱形紋套裝、一頭遮住左臉的鮮艷紫髮以及那瞇著眼微笑、臉頰上有淚珠印記的模樣,那是馬戲團或是書上常見的小丑裝扮。

「這就是你招待客人的態度嗎?」艾伯特越是使力掙脫,濃稠的黑水就越長出更多的手,將他帶入鏡中的世界。

「你知道,像我這種在童話故事中的丑角,總是經歷很殘酷的命運,我的待客之道當然比不過一出生就是王子的您啊!請您原諒我已經竭盡所能地款待你。」

艾伯特全身都被黑水困住,他在黑水中緊摀著口鼻,黑水將他帶往鏡中,雙腳才剛站穩地面,黑水立刻瓦解成平常的液狀,唰的一聲,從艾伯特腳下開始往外擴散,好不容易從水中掙脫的艾伯特急忙換氣,黑水擴散之處卻立刻變成了冰天雪地。

「很漂亮吧!這就是我剛剛待的世界,一片雪白的世界。」小丑邊走邊跳,刻意地踩踏著薄冰,才剛結冰的河面變得破碎,見狀,艾伯特趕緊起身,望著小丑所踏之處,冰塊開始碎裂並沉入冰冷的河面,他只能避開小丑走過得地方,繞遠路。

「你把我帶來這裡作什麼?你是妖精吧?」

小丑緩緩地睜開眼皮,裂開了嘴,露出和鯊魚一樣的三角形牙齒,「是唷!我是俗稱的小丑妖精,專門在騙人笑之餘,竊取人類最重要的寶物,比如說,現在你最寶貝的東西。」小丑彷彿不費力地拋玩著手中的長劍。

艾伯特根本沒察覺到房內的長劍被偷,他快速一蹬,飛撲到小丑的身上,「還給我!」兩人的重量將河面的薄冰一起壓入零度C以下的水裡,艾伯特好不容易才搶回長劍,沒想到墜入河底後竟是出現在天空。

小丑開心地拍著手,「你想對了!這裡的世界上下左右與前後都是循環的,也就是說這裡是無──比的寬敞唷!」小丑深吸了口氣,將自己吹成了氣球,成功地當了柔軟的肉墊,「雖然我的待客之道很粗俗,但至少我還懂得不讓客人受傷的道理。」小丑將艾伯特安穩的帶往地面後,身體立刻洩氣成方才的正常型態。

艾伯特煩躁地爬起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啦!」他揪緊眉梢,沒想到還在眼前的小丑竟一分為三,一個在他左耳、一個在他右耳、另一個則先用指頭撫平他眉梢間擠出的皺紋,才同時說話。

「來猜猜白雪公主是誰?」

「猜猜白雪公主在那?」

「猜猜現在在白雪公主身邊的是哪位男士?」

艾伯特摀著雙耳,三個小丑同時出聲,他只聽得到最後一句,「身邊是哪位男士?」

中間的小丑打開剛變出的禮物盒,裡頭彈出了縮小版的小丑,說道「果然,你是個佔有慾強的王子,擔心蘿樂娜會被搶走對吧?啊!該稱作是娜娜吧!娜娜真可愛呢!不但會泡紅茶、又一個人撐起整間紅茶店,聽說她還有個很強的哥哥,哎呀!是沒血緣的?有個礙手礙腳的哥哥在,那還真麻煩呢!你說是吧!艾伯特王子。」

砰的一聲,不管是禮物盒裡的小丑、左右兩邊的小丑或是眼前的小丑全消失不見,艾伯特看著消失之後出現的彩帶,不一會兒,遠方傳來叫喊的聲音。

「艾伯特王子!這邊、這邊唷!有階梯,一定是通往娜娜身邊的吧?」

艾伯特嘆了口氣,比起小丑詭異的令人發寒,他更討厭吵鬧以及聽別人的指示行事,但眼前的妖精不是用刀三兩下就能解決,他得用另個方式找到蘿樂娜。

艾伯特將搶回來的長劍釦回腰邊,慢步地跟上小丑。

「艾伯特王子!要天黑囉!快躲進來,否則會被夜神吃掉唷!夜神的一顆牙齒可是跟人類的頭一樣大,咬下去,頭和身體就立刻會分開喔。」

艾伯特盯著遠方,太陽以飛快的速度下沉。可惡,也不知道小丑說得是真是假,真不想因為害怕而逃跑,艾伯特加快腳步跟上小丑。

待艾伯特走下階梯後,小丑伸長了手,將後方的門關上,「好險呢!在差幾秒我就沒辦法保證艾伯特王子能活著出去鏡中世界。」

 *

 另一頭,蘿樂娜的眼皮緩緩地睜開眼皮,疲憊地坐起冰冷的舞台上。

「奇怪了,我怎麼會在這裡。」在意識還尚未清楚前,她環視著四周的景象,她雖然沒進過這裡,但也聽過客人描述裡頭的景象、看過圖像的描繪,這裡顯然是倫敦的皇家歌劇院。

她猶記得方才正在作開店前的準備,想在工作前喝一杯醒茶,就替自己泡了杯紅茶,卻在喝之前,水面上有了黑影,跟她說了話,然後她就失去意識。

蘿樂娜交握著雙手,回憶著當時黑影對她說的話。

對我來說,紅茶是世界上最難喝的飲品。

蘿樂娜曲著身體,緩慢地站起身。怎麼會這樣……在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就是紅茶,她從沒遇過有人討厭喝紅茶,那個人會不會有什麼原因?

「哎呀!我們的公主醒了呢!」

就在距離蘿樂娜十公尺高的地方,有道黑影快速地跳了下來,蘿樂娜立刻放聲尖叫,那道黑影卻在蘿樂娜的面前盪到另一頭,蘿樂娜抬頭仔細一看,那人正單腳踩著有踏板的麻繩,在舞台的左右擺盪著。

再仔細觀察,他身穿著像小丑一樣的服裝,且每盪到舞台正中央,他就擺出高難度的姿勢,一字馬的站在踏板。

「好不好玩啊!要不要來嘗試看看?」小丑輕盈地跳了下來,眼看他就要臉朝地板的墜地,蘿樂娜慌張地尋找周圍有無可當軟墊的東西,卻沒想到小丑在離地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止住,他倒立地飄在蘿樂娜面前。

「吶,空中飛人得要兩個人才能完成,妳跟我搭當吧!娜娜公主。」

小丑裂開嘴微笑,露出的尖牙讓蘿樂娜退後了好幾步。

見獵物往後退,小丑便更快速的接近蘿樂娜,「為何要逃呢?啊!是不是因為我沒有自我介紹呢,因為我這詭異的眼眸,所以別人都叫我『紫色怪物』,但因為這實在太沒有美學,我就讓自己身上到處都充滿紫羅蘭花的香氣,又把頭髮用成紫色,最後大家都叫我『紫羅蘭』,妳說說,我適合『怪物』還是『紫羅蘭』?」

蘿樂娜將身體往後退縮到靠牆的位置,紫羅蘭小丑睜開了鮮艷的紫眸,這麼近看,裡頭還不時閃著綠光與黃光,像寶石折射一樣漂亮。

「哎呀,我聽到妳心裡在想什麼,謝謝妳喔!如果馬戲團裡的人也跟你有同樣的想法就好囉!」小丑決定不給蘿樂娜壓力,保持了安全的距離。

「娜娜公主,妳還沒跟我說點話呢?說點什麼吧!不然我一個人說話有點乾。」

蘿樂娜盯著小丑又再度瞇起的笑眼,「你一直是一個人待在這種地方。」

小丑緩緩地睜開眼眸,訝異蘿樂娜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問這個,他還以為蘿樂娜也會嚷嚷要回去、或是激動的問他是誰的問題。

「我不是一個人唷!我可以變出很多分身!我的分身們正與妳的好友們相處融洽呢!」

「好友……你也把其他人都帶來?帶來是什麼意思?這裡不是倫敦嗎?」蘿樂娜再度環視四周,說也奇怪,若是今天這時間,皇家歌劇院應該有固定演出的節目,但現在觀眾席卻沒有半點人,而且非相關人士的她踏在舞台這麼久,也沒有任何工作人員前來制止,「這裡難道是……妖精的世界?」

小丑響指一聲,「賓果!」突然消失在蘿樂娜眼前,鮮艷的彩帶砰的一聲散在周遭,蘿樂娜還在想小丑到了哪裡,頭頂突然有陣強風,一抬頭,她便看到兩個小丑正在舞台上方敏捷地作著空中飛人的難度動作。

好厲害!但這詭異的氣氛讓蘿樂娜無法順利說出稱讚的話。

小丑把她帶來、也把她的朋友連累進來,這一切一定跟她剛剛作的事情有關。

「難道說,紫羅蘭你討厭紅茶?」蘿樂娜說完,嘴巴還未閉上,空中的小丑突然二合一瞬移到她的眼前,使力地將她撲倒在地,背部撞地的疼痛讓她立刻發出哀號聲,但下一秒,小丑用匕首抵著她的脖頸,將她白皙的肌膚劃出淺淺的血痕。

「不要跟我提到那兩個字!」小丑駭人裂開嘴,嘴的寬度比方才大上兩倍,嚇得蘿樂娜完全不感吭聲。

果然,小丑一定是討厭紅茶,才會把她帶來這裡。

小丑將匕首高舉,蘿樂娜立刻緊閉雙眼,停了幾秒之後,她才敢睜開雙眼,沒想到一切的景象完全改變,她坐在類似帳篷的地方,又黑又臭周遭還有生物蠕動的聲音。

「騙妳的!我一點也不生氣唷!只是不喜歡喝紅茶而已。」小丑突然出現在她的後方,把她架住,將她的雙手捆綁起來。

即便蘿樂娜再怎麼掙扎,小丑就像發出了某種讓她無法動彈的魔法,讓她只能乖乖地被綁,還無法發出求救的聲音,而且她的雙眼已經注視到遠方有令人害怕的東西。

那是蟒蛇,而且還不只一條,雖然被關在透明的箱子裡,但她猜出小丑把她困在這裡,一定跟蟒蛇有關。

小丑將蘿樂娜的手腳都綁住後,躍過她平躺在地的身體,蹲在她面前,伸手梳順她的頭髮,「我只跟妳說,不要告訴別人唷!我啊,最討厭童話故事了,因為幸福的永遠都是帥氣的王子或是漂亮的公主,那些有殘缺、長相醜陋的永遠是壞人。」

蘿樂娜感受到小丑梳著她頭髮的指頭越來越尖銳,就像是指甲會長長一樣,讓她難受地甩開頭。

小丑看到獵物有了抵抗,興奮地起身,背對著蘿樂娜將雙手舉高。

蘿樂娜仰望著小丑的舉動,當小丑將雙手揮下的同時,耳邊開始傳來鼓掌的歡呼聲,她不敢眨眼直盯著眼前急速變換的景象。

「歡迎大家來到皇家歌劇院,大家日安!」小丑迎著璀璨的光線,站在舞台中央。

在她與小丑眼前是座無虛席的英國皇家歌劇院觀眾席,這才讓她記起來,昨天來店裡的客人,說是聞名皇家馬戲團,特地來倫敦看表演。現在出現在她眼前的可是真正的倫敦皇家歌劇院現場。

小丑把她綁到舞台上,意思是她得跟眼前的這堆蟒蛇作表演嗎?

不要!蘿樂娜緊閉著雙眼,她根本沒有和蟒蛇相處過,怎麼可能從中掙脫!

觀眾們看到可怕的蟒蛇被放出來越顯得興奮,觀眾席裡唯一站起來反對的是艾利爾與他的母親,他被母親拉來看馬戲團,卻發現不得了的事情。

「娜娜!」他飛也似的往前衝,他可沒聽說過蘿樂娜兼職馬戲團的工作!

小丑也發現了艾利爾的行為,他悄悄地拿出迷你的利刃。

「不要!」蘿樂娜無法順利地發出聲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丑俐落的扔向艾利爾,因利刃非常小,扔擲的動作並沒有引起觀眾太大的注意。

利刃像飛鏢一樣從艾利爾的臉旁飛過,刺入觀眾席後方的牆壁。

艾利爾稍遲疑的停下腳步,抿緊嘴角,「可惡!」他壓低身體,拼命往前衝,但卻在舞台下方被工作人員擋住。

小丑攤開雙手,不理會艾利爾來鬧場,「那麼,請大家觀賞我們馬戲團裡最受寵愛的娜娜公主,該如何從近十條大型蟒蛇中掙脫!請大家舉起你們的雙手,再次替我們的娜娜公主掌聲鼓勵!」

如雷的掌聲讓蟒蛇噪動不已,小丑側目後方平躺的蘿樂娜,「Good Luck囉!」

小丑舉起左手,響指一聲,立刻消失在舞台,這消失又贏得觀眾的掌聲,隨即,裝著蟒蛇開始往蘿樂娜的方向爬行。

蘿樂娜根本沒有任何辦法能從中掙脫,噸位最大的蟒蛇爬上她被捆住的雙手,慢慢地繞了一圈,她立刻感受到一股被擠壓的力量,讓她的手掌麻木,漸漸沒有血色。

「說吧!這時候妳想要誰救你呢?是王子還是騎士?」小丑在她的心裡問著,蘿樂娜不敢隨便回答,要是再連累別人就不好了!

可是在這樣下去,她還沒能過二十歲的生日就要死了!

突然,有腳步聲從後方傳來,那是穿著鐵靴踏步的聲音,全身穿著盔甲的騎士拿著盾牌從舞台後方出現,一見到有勇者的出現,觀眾席全拭目以待接下來的表演。

雖然帶著面具,但那頭紫色的馬尾讓蘿樂娜一眼就認出他是誰。

騎士拿出西洋劍,將劍伸向蟒蛇,一旦蟒蛇攀爬上西洋劍,騎士立刻飛快地將劍上的蟒蛇甩入原本的透明箱中。

能夠迅速地將三公尺長接近一百公斤的蟒蛇甩入箱子,這英勇的行為不僅觀眾、就連蘿樂娜都直呼不可思議。

「妳慢慢往後挪,待我把這些礙事的蟒蛇處理完之後,就帶你出去。」

「是的,哥哥!」蘿樂娜無法發出聲音,只能拼命的點頭,慢慢地將身體往後挪動。

安德烈不急不徐地將所有的蟒蛇丟回原來的箱子後,迅速上鎖。

他掏出手槍,朝舞台上方開了一槍,觀眾們認為這是表演的僑段,這槍聲沒有引來太大騷動,隨即,固定布幕的機關被破壞後,布幕立刻落下,當布幕阻隔了觀眾之後,安德烈立刻丟掉身上厚重的盔甲,抱起蘿樂娜,往後台奔去。

「可惡,到底是誰把妳綁在這裡。」

蘿樂娜很想回答,但她卻發不出聲音,似乎是被小丑下了無法說話的咒語。

安德烈也察覺到蘿樂娜想說卻說不出口的異狀,「維多利亞女王派任我來調查皇家馬戲團,雖掛著『皇家』名義,卻利用表演名義走私毒品、販賣槍械甚至是非法販賣人口、動物,他們還把妳綁架,真是罪大惡極。」

安德烈氣得身體發顫,蘿樂娜立刻將雙手覆在他的手,狂搖著頭,似是在表達自己沒事,她摸著喉嚨同樣想表達自己無法出聲。

當安德烈想將蘿樂娜摟進懷中時,舞台再度傳來熟悉的聲音。

「大家是不是意猶未盡啊!娜娜公主與騎士的表演真是令人感動!說到公主,我們也要來介紹馬戲團裡最俊美的王子,登勒!我們將艾伯特王子復活囉!」

小丑施了妖精法術再度掀開舞台布幕,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是被困在水箱裡的艾伯特,「我們不但讓艾伯特王子起死回身,還要讓大家看看艾伯特王子如何從水箱中掙脫喔!舉起你們的雙手替艾伯特王子加油鼓勵吧!」

蘿樂娜好不容易被解開了繩索,卻聽到了小丑說的惡耗。

「我可不能讓你們這麼輕易就破壞我的表演唷!禁忌的兄妹。」小丑瞬移到蘿樂娜與安德烈面前,又響指一聲,讓蘿樂娜恢復聲音。

 *

 與此同時,艾利爾也從工作人員中掙脫進到後台,推開了阻擋他的馬戲團成員,但來不及躲避一位穿著芭蕾舞裝的女表演者,應聲撞上了她,兩人同時倒地。

「好痛,走路為何不看路呢!」有著金色大波浪捲髮的女孩攙扶著牆面起身,為了待會的表演,她保護自己不能受半點傷,卻在表演前夕撞到一個冒失鬼。

「什麼啊!是妳自己衝出來,我一直都按照同樣的速度在前進!」艾利爾拍拍膝蓋立刻起身,在找到娜娜之前,他可不想浪費時間,才剛拔腿想走,身體卻被女表演者抱住,「你幹麻?」

「前面不能再去了!去的話你會有危險!」

「妳快放開我!如果前面很危險,那我更要去!我的朋友就在那裡!最重要的朋友!」艾利爾奮力地想甩開女表演者,但她卻有非比尋常的怪力,讓艾利爾無法往前邁進。

「朋友……重要的朋友嗎?」

「對,所以快放開我。」艾利爾扳著女表演者的手,可惡,他居然輸給女人的力量?

女表演者忽地鬆開手,自轉了三圈,旋轉到艾利爾的面前,「我的名字是蜜兒,如果真要往前走,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現在舞台上突然穿插了臨時的表演,我的表演可能會延後下一場,你說的朋友,是指剛剛出現在舞台上的女孩嗎?還是穿盔甲的騎士?」

「都是!但女孩對我來說比較重要。」

名為蜜兒的少女領著艾利爾往前進,馬戲團特製了像迷宮一樣的後台,那是為了避免閒雜人等輕易進入,方便他們非法交流所設計的迷宮後台,但這些話蜜兒沒有說出口,只是帶領艾利爾前往沒有危險的走道。

一路上艾利爾到處可以聽見尖叫聲,在遠處有個微透黑布遮住的地方,一直噴灑出伴著熱氣的液體,難道說那是在屠宰什麼的地方嗎?

「你要記住,在這裡不要多問,因為連我這進來五年的團員,都不清楚最高組織的事情。」

艾利爾突然停下腳步,提著油燈的蜜兒不明白艾利爾為何會止步。

「既然是這麼危險的事,為何你為了一個初次見面的人冒險前進。」

「那、那是因為你剛剛說朋友……」

「咦?這不是艾利爾嗎?」遠方跟著幾位隨從的金髮紳士開心地朝艾利爾揮舞雙手,一聽這聲音立刻知道來人的身份。

「路易斯!你又在作非法交易了對吧?」艾利爾盯著路易斯伯爵身旁的隨縱,每人都手提兩箱行李,

路易斯攤開雙手無辜的搖頭,「哪有,我手上什麼都沒拿啊!」路易斯身著全白燕尾服,亮眼的外貌讓蜜兒癡迷地看了許久。

「喔?這位是……表演團員嗎?」

「是、是的!在下是蜜兒,擅長芭蕾舞和單輪車雜技!」

蜜兒害臊地說完後,頭卻突然被路易斯撫上,「真是辛苦妳了,年紀這麼小就要表演雜耍過活。」

蜜兒深情地注視路易斯,在一旁的艾利爾頻頻觀察兩人,「喂喂!別把我當空氣好嗎!」

空氣瀰漫著使人開心的味道,路易斯摀住口鼻,喚身旁的隨從先回到馬車,獨留在迷宮處,「久留在迷宮這裡不太好,這味道聞久了會讓人產生幻覺,是說,艾利爾你們出現在這裡作什麼?」

「呃!對啊!我沒時間跟你們耗了!我剛剛看到娜娜被小丑綁倒舞台上表演。」

蜜兒愣了一會兒,「你說小丑?我們馬戲團至從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就沒有任何人飾演小丑這角色!」說完,她立刻摀住嘴,但身旁的兩位男士已經察覺到這次的事件可能跟她口中說的「那件事」有關。

「請妳一邊帶我們到後台,一邊解釋好嗎?美麗的小姐。」

蜜兒敵不過路易斯的魅力,只好全盤供出。

 *

 很久以前,在蜜兒剛加入馬戲團時,馬戲團裡有名超級巨星,名為「小丑紫羅蘭」,她不清楚紫羅蘭是從什麼時候加入馬戲團,但她能確定的是,紫羅蘭相當聰明、懂得應變,什麼樣的技巧一學就會,也很熱心教導團員,是非常溫柔的大哥哥。

「哥哥我的夢想是讓全世界的人看完我的表演後開懷大笑。」

蜜兒想起了紫羅蘭與她的對話,不禁鼻酸了起來。

當時被賣到馬戲團的蜜兒很排斥每天都要進行魔鬼般訓練,也常被訓練師鞭打,要不是紫羅蘭的幫助,蜜兒很有可能被轉讓給其他不入流的組織。

「紫羅蘭哥哥習慣在表演前喝一杯紅茶,但就在某次表演前,他喝到了被下毒的紅茶,中毒身亡。」

蜜兒帶兩人來到後台,撥開黑幕,一條超過兩公尺長的紅龍從眾人面前游過,艾利爾驚呼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來倫敦巡迴也才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卻把後台佈置的就像豪宅一樣,這些大型水族箱是新架設上去的吧?

「為了紀念紫羅蘭哥哥,這個馬戲團再也不徵收小丑角色,所以我很訝異你們說方才在舞台上表演的是……小丑?」蜜兒在演出前還在後台集訓,並不清楚舞台上發生的事情。

「千真萬確,還把我的朋友綁走。」

三人趁工作人員不注意,用黑布遮掩了容貌,窺探著舞台上正進行的表演,蜜兒立刻發現到被困在水箱裡的表演者並非原先預定的表演者,而且那個人不就是女團員們都很仰慕的……「艾伯特王子?」

「艾伯特!」

眼看裡頭的水就要將艾伯特滅頂,艾伯特再也無法憋氣,咳出了最後一口氣。

「水箱的下面有閘門!我跟你一起去地下室把他打開,衝下去需要十秒鐘的時間,在請路易斯您到前面作餘興節目!」把握時間,蜜兒沒讓艾利爾和路易斯有考慮的時間,嬌小的身軀立刻帶領艾利爾從人群中鑽到地下室。

艾利爾嘴邊還嚷嚷著,「為何對路易斯用敬語,我卻是用『你』!」

待艾利爾的聲音越來越小,路易斯立刻走出舞台,讓原本擔憂演出者是否真的會因此喪命的觀眾稍歇了口氣。

路易斯跟哥哥們學習把妞的小魔術,終於能派上用場。

一看到同樣是帥哥、且在沙龍界相當知名的路易斯伯爵,觀眾們立刻將目光擺在優雅的路易斯身上。

路易斯向帶著白手套的雙手吹了一下,鮮紅色的花瓣立刻從手中飄出。

而另一邊,艾利爾跟有怪力的蜜兒來到舞台的正下方,果真水箱底下有個砸門,但因為當時怕水箱漏水,設置裝備的人員將螺旋鎖得很牢。

艾利爾與蜜兒使盡全力地轉動螺旋閘門。

「可惡,怎麼這麼緊啊!」雖然艾利爾比較想先救娜娜,但情勢所逼,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還活著的艾伯特真的如傳聞中死去吧!

蜜兒使力地抿緊嘴角,因過度使力還因此滲出了些血絲。

閘門的螺旋開始有了動靜,水從隙縫中大量滲出,不一會兒,水的推力促使閘門完全開啟,艾利爾與蜜兒立刻接住從裡頭掉落的艾伯特。

「糟糕,他沒了呼吸!」蜜兒趕緊貼在艾伯特左胸口聽著,「但還有微弱的心跳聲。」

艾利爾知道自己沒有猶豫的時間,「唉,我來好了。」沒想到平常學習急救的方法,居然不是用在娜娜身上,他百感交集地深吸了口氣,將氧氣輸到艾伯特的口中。

幾次的氧氣輸送之後,艾伯特咳出了些許的水,這麼一咳讓他的意識全都清醒。

「唉,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咳、咳!為何……我醒來你要嘆氣。」艾伯特撐起身,他猶記得被小丑帶到地下室之後,就被關在水箱裡。

三人位於舞台正下方聽見觀眾的掌聲,猜出大概是路易斯成功地將觀眾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然後順利表演結束。

「怎麼辦,我到處都找不到娜娜,明明剛剛還在舞台上。」

聽著艾利爾的話,艾伯特呆愣了一會兒,「你說,蘿樂娜在舞台?」

蜜兒支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如果不是在剛剛的後台,那就是也許被當作非法入侵者被關起來了?」

「我的印象只停留在有人穿著盔甲,替蘿樂娜解危,將所有的蛇關回箱子裡。」

聽艾利爾這麼說,艾伯特的心突然溢出很酸的東西,這次的危機,居然不是他出手解救。

現在不是爭這個的時候,得趕快找到蘿樂娜才行!

正當三人想趕緊離開此地,大塊頭工作人員擋在門邊,氣憤地上前甩了蜜兒一個巴掌,嬌小的她立刻趴倒在地板。

「你居然打手無寸鐵的女人!」艾伯特立刻拔出劍,但全身溼透的他無法像平常一樣敏捷的移動。

「女人?她是馬戲團的東西,正確來說是能使用的工具,工具壞了,不就是要丟掉嗎?」

艾伯特呼了大口氣,走向深高約三公尺的大塊頭面前,用刀鞘直接刺入他的腳掌。

大塊頭痛得在地上打滾,艾伯特便與艾利爾一起攙扶蜜兒離開地下室。

 *

 「牽著我,娜娜。」

蘿樂娜望著哥哥久違的手,不疑有他地緊緊牽住,躍過被安德烈擊潰的工作人員,雖然沒有全程目睹,但想起這些倒地的人全是哥哥殺的,心中難免對握住的手產生畏懼。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我不殺,那就是等著被他們這群人渣殺。」

「是這樣沒錯,但難道沒有不需要死傷的結果嗎?」

安德烈牽著蘿樂娜往上走,螺旋樓梯彷彿存在於異空間似的沒有盡頭,兩人沉默了好幾分鐘,才見到一絲光線。

安德烈噓了一聲示意要娜娜保持安靜,他躲在門邊,緩緩地推開門,房內是一間有床、有沙發、鋪著紅地毯的休息室,以往應該是用來提供主要演員的休息室。

確認裡頭沒有任何詭異的動靜後,安德烈才推門走近房間。

當兩人抵達房間之後,門彷彿有自動裝置一樣直接翻了一百八十度,隱藏了起來。

安德烈將手中的槍先收起來,他想讓他們看起來是參與非法交易的貴賓,先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後,也轉身撥掉蘿樂娜衣服沾上的灰塵與碎石,梳順了她的頭髮。

「婦人之仁是無法從壞人手中逃脫,況且,我並沒有真的殺死他們,有避開要害。」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安德烈扯平嘴角,隨意的點頭,這種時候,謊言似乎更能平緩尷尬的氣氛。

「待會經過任何人,都帶著淡淡的微笑,絕對不要有其他的表情出現知道嗎?」

「了解!」蘿樂娜心裡祈禱,希望艾伯特沒事,方才聽到小丑將艾伯特關進水箱裡時,就被馬戲團的工作人員關進非法入侵的暫時鐵牢,如果沒有哥哥,她真的無法逃出牢籠。

安德烈將方才從死者當中搜來的非法交易信函藏在外套內袋,領著蘿樂娜走出休息室。

一踏出房門的瞬間,安德烈立刻仰著臉,擺出貴族高傲的氣質,蘿樂娜只能有樣學樣地扳著嚴肅的臉,經過人來人往的後台長廊。

「聽說有警司混進工作人員裡頭,還不趕快去確認所有人的身份!」一聽到身邊有人這麼說,蘿樂娜立刻繃緊神經,緊跟在安德烈身後。

安德烈凜然地走向長廊的盡頭,當他接近抽著雪茄的男人時,男人周圍的保鏢立刻嗅出安德烈的身份,安德烈不急不徐地拿起左輪手槍,三個槍聲,不偏不移直射入三位保鏢持長槍的手掌。

沒能用槍,保鏢索性直接用拳頭,當三人輪流揮向安德烈時,安德烈立刻散出駭人的法力,有著妖精王奧伯隆賜予的生命,讓他擁有了千分之一的奧伯隆力量,雖是千分之一,但足以在瞬間殺死在場的所有人。

但礙於身後有蘿樂娜監視,他並沒有完全使出力量,只是散發出氣息讓敵人懼怕退縮。

「洛德先生,以非法交易毒品與槍械為由,我英國倫敦警司安德烈即刻逮捕你。」他拿出警司的證件,手槍射向打算逃跑的馬戲團老闆,子彈就在洛德臉龐劃過,嚇得洛德不敢輕舉妄動,他的手快速往前有力一勾,立刻將體重超過兩百公斤的洛德扳倒在地。

「饒命啊!警司!這全都是蘭得爾家族出的主意,您該不會是想包庇伯爵,來逮捕我這個市井小民吧!」

洛德說得沒錯,投資這馬戲團、將馬戲團表演場地當作毒品交易的地方全是蘭德爾家族一手策劃,但維多利亞女王並沒有下達逮捕蘭德爾家族的命令,大概是因為蘭德爾家族還是維多利亞女王手中的棋子,還有利用價值。

原本直喊饒命的洛德卻突然改了臉色,得意的大笑了好幾聲,安德烈立刻警覺轉身往後看,沒想到其中一位保鏢已經將蘿樂娜架住,還用槍抵著她的太陽穴。

居然敢將槍口對準他的妹妹?安德烈此刻的心情就算是將歌劇院的所有人都殺光也無所謂。

「知道了吧!要救她,就放下武器,跪在我面前求饒,看看你的誠意我再考慮是不是要放了她,我的保鏢可真的會在她的頭殼開洞喔!之前反抗我的人也被我的保鏢下毒殺了,生鏽、沒用的工具本來就應該快點丟掉才對!」

安德烈立刻把武器放下,沒想到保鏢卻更勒緊蘿樂娜。

「真愚蠢,你以為見到我的臉還能活著出去嗎!快殺了她。」

「你!」安德烈立刻撿起手槍,眼看保鏢快要扣下板機,要對蘿樂娜開槍。

神聖的白布突然出現在安德烈的面前,來人輕盈地跳過安德烈與洛德,壓低身體,邁步往保鏢的方向奔去,因氣勢太過強烈,讓保鏢還沒成功扳下板機就急著開槍。

保鏢見自己沒有成功對蘿樂娜開槍,便將槍口朝向來人。

來人快速有力地揮刀,保鏢的胸口立刻濺出大量鮮血,他並轉身將另外兩名保鏢用同樣的手法打倒在地。

當三名保鏢全數倒地之後,來人才定神地看往蘿樂娜。

蘿樂娜摀著嘴,驚喜地看著他,「艾伯特,還好你沒事!」

艾伯特看了一眼之後,立刻轉回還被壓倒在地的洛德,不等安德烈的指示,用力地踹了他一腳,蹲下抓緊了洛德所剩不多的頭髮,將他的臉用力抬起,「人口販、殺人犯的人渣,就因為你殺了無辜的人,才害那個人死後變成妖精,禍害人間!說來說去,罪虧禍首就是你!」

安德烈知道艾伯特在說什麼,替他解釋,「是的,根據我們的調查,您和五年前的某樁命案有非常大的關聯,與其說關聯,不如說你就是指使人毒死團員的主謀。」安德烈牢牢地捆綁著洛德的手,將他從地板拉起,「如果你有任何要解釋的話,就到警局解釋!」

安德烈要先將洛德帶回警局,但在離開長廊之前,回眸了艾伯特與蘿樂娜一眼,有一瞬間,他的雙眼滿是不甘心,「我先帶他回警局,待會再來找你們。」說完後,安德烈便帶著洛德離開歌劇院。

被安德烈那樣注視,害艾伯特有些自責,總覺得好像從別人手中搶走東西一樣。

但誰管這麼多,艾伯特立刻轉向蘿樂娜,緊緊地抱住她。

「太好了,妳沒有不見。」

蘿樂娜驚訝地被摟在懷中,這次她什麼都沒幫上忙,還惹了這麼多麻煩,而且造成這麼多麻煩的主因是小丑,她覺得事情還沒有落幕。

艾伯特將從艾利爾那裡聽來、有關小丑過去的事情全說給蘿樂娜聽,蘿樂娜便下定了決心。

「吶,艾伯特,我想泡紅茶給小丑喝,讓他重新喜歡上紅茶好嗎?」

「嗯,記得也要作些好吃的餐點,我想吃鹹派,要很多份。」

 *

 後來,聽艾利爾的母親轉述之後,萊恩終於到歌劇院與蘿樂娜重逢,很難得看萊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歌劇院閉館之後,安德烈以必須深入調查為由,得到了歌劇院的鑰匙,開放給蘿樂娜他們使用。

蘿樂娜將餐車推到觀眾席,蜜兒則站在舞台中央,呼喚著小丑,「紫羅蘭哥哥!你出來吧!這裡沒有討厭的老闆,你放心的出來吧。」

小丑俏皮地從布幕跳了下來,「什麼什麼?到底有什麼有趣的東西想叫我出來,你們還想要搏命演出嗎?」

「不必了!再提這件事,小心我真的宰了你!」艾伯特翹著二郎腿坐在第一排觀眾席,還好手中有鹹派壓低了戰鬥欲望,不然他可真要上台去跟他搏命對打。

昔日跟小丑有交情的蜜兒勇敢地說出蘿樂娜的提議,「紫羅蘭哥哥,你可以跟我表演嗎?我們一起表演空中飛人好不好?」

小丑眨了眨眼,「怎麼了,為何突然想要看我的空中飛人,以前不是常常示範給妳看?」

蜜兒一想起以前的事情,立刻抱緊小丑,這讓總是嘻皮笑臉的小丑睜開了雙眼,「幹麻,你們這就好像是要送我一程似的,我還真不習慣這種嚴肅的氣氛。」

小丑俯視著依然緊抱住他的蜜兒,無奈地輕撫著蜜兒的後腦勺,「好吧!既然先生小姐們想看我的演出,那我就和蜜兒表演空中飛人,這是特地表演給你們看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唷!」

兩人到後台準備,攀到舞台約有十公尺高的地方,蜜兒先勾住踏板,隨後小丑便將她推往空中,算準了擺盪的位置,小丑也用膝蓋勾住踏板,然後往前盪。

他伸出雙手,空中飛人這項目,蜜兒從沒有一次成功過,但這次,蜜兒的眼神堅定,就像是相信他一定會接住,將生命交給他一樣。

真是的,從以前就是這樣,團員們都很相信他,頻頻找他練習,把他當哥哥一樣地依賴著,而他也……他也一直很喜歡這馬戲團裡的團員,就算每天都必須接受魔鬼般的訓練,伙食有一天沒一天,但只要跟團員聚在一起,他就認為自己的生命有價值,他是有存在的必要,他並非是人們所說的劣質品。

擺盪時產生的風吹起小丑的瀏海,左半邊燙傷的臉頰完全浮現在蜜兒面前,面對這樣的他,蜜兒依舊像以前一樣對他綻出信任的笑容。

蜜兒鬆開了雙腳,小丑立刻捉緊她的雙手,這是她第一次成功地被接住,蜜兒難掩開心的心情,就連看著她的小丑也跟著她一起微笑。

「紫羅蘭哥哥,我作到了!我以後可以表演空中飛人了!」

「真的,妳很棒,作得很好。」

當擺盪停止之後,小丑用妖精的法術直接將蜜兒帶往地板,踏穩地面,這種不真實的瞬移感讓蜜兒更加確認,紫羅蘭哥哥已經死了,現在的紫羅蘭是人們口中的幽靈或是妖精。

蘿樂娜將準備好的紅茶遞給小丑,「這就是我所謂『最好喝的紅茶』。」

小丑接了紅茶過來,猶豫了一會兒,原本還有中毒後對紅茶厭惡的症候群,如今他卻覺得就算再死一次也想喝這杯紅茶。

最美味的紅茶,的確是啊!真的很好喝。

小丑流下淚水,飲盡紅茶,隨即茶杯便因為他的消失而掉落,茶杯反彈了三聲之後,歐爾菲便出現在舞台上,原來小丑是藉由附身在歐爾菲身上,長時間的停留在人間。

本名不詳,馬戲團團名為紫羅蘭,五年前因揭發洛德老闆走私毒品之事而遭人毒害,年僅十八歲就去世,但現在的他卻很享受穿梭在妖精與人間世界的生活。

紅茶與妖精 卷一:女王的邀請函

紅茶與妖精 卷一:女王的邀請函

紅茶與妖精 卷二:月下之宮

紅茶與妖精 卷二:月下之宮

紅茶與妖精 卷3:負債的王子殿下

紅茶與妖精 卷3:負債的王子殿下

紅茶與妖精卷四:獻給魔王的最後饗宴(完)

紅茶與妖精卷四:獻給魔王的最後饗宴(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