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公門菜鳥飛》魚凱:國家是要往好的方向前進?還是繼續一起墮落?

  • 字級


(攝影/陳怡絜)《公門菜鳥飛》作者魚凱(攝影/陳怡絜)


在平均年資25至30年可退休的公務體系中,任職6年的魚凱實在算不上菜鳥,唯一菜的或許是他的心情,他對公務員一職仍抱有改革的夢想,他討厭關說,質疑現階段的考選制度、各層級內的反饋機制,他抱著丟掉「鐵飯碗」的風險寫出《公門菜鳥飛:一個年輕公務員的革新理想》,揭露擁有最多人才的公務體系如何變成笨拙、跟不上時代需求又沒有收藏價值的老爺車。

公門菜鳥飛:一個年輕公務員的革新理想

公門菜鳥飛:一個年輕公務員的革新理想

兩年前,他找了5名分別在中央單位、縣市政府、文化、林務、環保部門的公務員朋友,想在網路平台發表文章討論公務員制度,但顧慮公務員未經授權不可對外公開發言,也有保密義務,否則有觸法或免職的可能,最後不了了之。魚凱決定自己動筆寫,當時他想的是:「我已經不想做了,免職就被免職吧,但離開前我希望能丟顆炸彈,創造出一點改變的可能。」

從事生物科學的他,一直認為進入國家公園是份理想工作,除了延續生態研究的興趣,還能推廣教育、傳達理念。但他通過高考後喜不自勝的心情,在進入國家文官學院後一點一滴消逝。

先不論大眾是否認為公務員是「官」,總之文官學院老師提點的第一件事就是:「你們現在都『當官』了,」當時這句話讓魚凱渾身不自在,更別說下一個叮囑是「廣結善緣」,提醒這些菜鳥公務員好好認識彼此,未來可能獲得拉拔或是能彼此諮詢、幫忙疏通,「想拿到入山、入園證,以後就要靠在國家公園工作的魚凱了。」老師的說笑,讓魚凱苦笑。

下單位後,他更深切感受到何謂「依法行政、廣結善緣、全身而退」。同事間對公務的討論不如團購熱烈,若提出新點子,即便施行上不困難,主管的第一反應常常是:嘿無可能!「國家公園除了管理園區,也應具有環境教育功能,但會進入山區國家公園的人有限,我們能不能主動到學校宣導高山生態保育的重要?主管卻說那不是我們的事。」他回想,當時每週工作量只要3天就能完成,多餘的時間不能「多做」,而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極心態。

之後他轉調到地方單位,負責將自己擅長的生物多樣性整合,貫徹到各項政策中,「台灣的政策往往因為上位者換人而中斷,而繼任者不見得會繼續重視原先政策。」有一陣子魚凱面臨無預算可執行的困境,他自我調侃,「沒預算,我就只能做做雜事,協助管理考核,給各局處關於生態保育的建議,唯一的好處是靜下心來寫出《公門菜鳥飛》。」

魚凱將公務體制的糾結洋洋灑灑寫了13萬字,他自承,當初是透過書寫抒發心情,理清情緒的癥結——是自己有問題,還是制度文化有問題?他寫的是自己看了不舒服、想公諸於世的事,並從各個計畫、案例裡去細談,這些事說起來也非無人知曉,「例如關說,人人都知道,只是習慣成自然,但關說是對的嗎?」

(攝影/陳怡絜)(攝影/陳怡絜)


他不斷思考的是:到底是公務體系有問題,以至於公務員無法施展長才,還是執行的公務員把制度搞壞了?

台灣的審計制度,正是讓「壞人不能做壞事,好人也不能做好事」。《採購法》雖然有多種採購方式,讓執行者可依照標案不同屬性選擇最低價標、最有利標、限制性招標,但許多承辦人及主管為了保險起見,會選擇最安全的最低價標,「因為選用不同的採購方式,就要提出解釋,必須說服會計部門認同你的理念與價值,甚至會被其他廠商指控圖利特定廠商。」魚凱解釋。

「大家都知道使用『透水鋪面』馬路比用傳統工法好,但舊廠商只會傳統工法,他們沒有提升技術,反而申訴公務員把標案交給能使用創新工法的廠商,為此,公務員就必須去作行政答辯,甚至被告上法院。」他就曾眼睜睜看著朋友為了打造綠建築,被未得標的廠商惡意檢舉,工程還沒做完就開始跑法院,搞得一身狼狽,自己心冷不說,連主管都下令別再找麻煩。

廠商不提升自己的技術層次,只想靠著和高官打交道拿標案;公務員為了省麻煩,只能一直把資源給這樣的廠商,台灣產業怎麼會升級?苦果是全民一起承受。

魚凱分析,「其實中階主管是關鍵角色,他們能編列預算、親近第一線執行者,可以下行政指導,要求策略性協助創新工法的產業,建議下屬盡量採用最有利標,並由下而上反饋一個政策的問題與協助調整。」但現行狀況卻是,主管被太多瑣事綁住(民眾反應、民意代表反應、上級長官交辦、支援各種剪綵開幕),反正大主管的事,也就是小主管的事,雜事纏身,很難回頭思考施政的方向。


他訪談了幾位主管,發現文官專業價值消失是兩次政黨輪替後產生的問題,政治風向一轉變,首長就可能異動,誰都不想蕭規曹隨,政策也可能全面翻盤,「公務員乾脆觀望,以不變應萬變,開始打迷糊仗,花完預算、填好研考報表就好。這些研考報表看的是『數字』,多少人次參與、辦了幾場次……反正民代和主管只看達成率和預算執行,案子有沒有解決實際問題,是否有長期的願景與累積效益,沒人在乎。」

今年五月,魚凱在網路上發表一篇〈給林全院長的一封信〉,引起新政府注意,行政院終於在七月底改變KPI管考制度,將表格填寫項目減少兩成。自己的大力疾呼,終於促成研考制度改革的契機,讓魚凱頗為振奮,但真要解決關鍵性問題,他期待能比照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形式,中央也成立公務員改革委員會,「畢竟預算沒有被妥善運用,也是浪費國民稅金啊!」

公務員要改革的當務之急,是讓人才進入公部門,將對的人擺在對的位置,這牽涉到多年來一成不變的國考方式,一旦公部門想開特殊管道招募專業背景的人,必須以面試、推薦函取代傳統筆試,如此理當能找到適任者;問題是,台灣「人情至上」的文化,會造成採用面試的單位首長有接不完的關說電話。

「要舉證關說與人事任用的直接關聯性很難,所以公職任用一直採最公平的筆試制度,但也喪失了選才的彈性。」其實今年二月行政院曾通過《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修正草案,遏阻民代助理、首長機要秘書、公營事業相關人員關說的可能,這個修正案日前在立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通過,目前交付黨團協商中。這個修法通過,才能讓人事關說白紙黑字被規範。

(攝影/陳怡絜)(攝影/陳怡絜)


而公務員自身就能做到的,是在職責內將公務預算做最有效的利用,「只要每個人都能這麼想,公務體系就會好很多。」他也建議,有心但勢單力薄的公務員,可以考慮與民間社團尋求合作,藉由民間推力來達成某些良善政策的推動。

舉例來說,過去台灣漁業執法人力非常薄弱,漁業署即使定出許多漁業資源保育區、限制捕撈的措施,卻沒有第一線人員配合執法,這種立法面跟執行面的落差,基層人員即便知道落實困難,也難以改變。但最近藉由民間團體對於漁業資源枯竭的反應,讓海巡署開始重視沿近海漁業保護的執法,成立「護永專案」加強非法漁業的查緝。「改革的能量在民間,而改革的資源在政府!」魚凱說。

許多朋友擔心,出書會讓他工作不保,他請讀者放心,目前為止沒有受到任何為難。也有讀者質疑,無論關說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民間企業也屬正常,何必大做文章?他無奈的問:難道這種企業文化不用改變?國家是要往好的方向前進,還是繼續一起墮落?

現在,魚凱已經不再考慮辭職,只想趁著還在體制內,用自己的職權多做事。但他也不以身為公務員為豪,一來是社會瀰漫一股仇視公務員的氣氛使然;二來他也還沒做出讓自己驕傲的成績,他苦笑說,「大家知道我是公務員,竟然是因為我出書批評公務體系,其實蠻荒謬的,只能莫忘初衷,努力讓公務員有怎麼成為國家進步力量的一天吧!」



\\\ 賀本書榮獲2017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
更多得獎書請點下圖繼續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發達資本主義時代下,社會底層的人有何種生活樣貌?

資本主義發展下,貧富差距逐漸拉大,某個人一餐的花費,可能就是另一人一週的生活費。而貧窮衍生出哪些問題,該如何解?看幾位作家透過閱讀找尋可能的解答。

161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