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關於愛、失去與接受的學習──企鵝御用設計師柯洛莉的首部繪本《小狐狸與星星》

  • 字級


(圖/三采提供)企鵝出版社封面設計師柯洛莉.畢克佛史密斯(圖/三采提供)



He who binds to himself a joy
Does the winged life destroy
He who kisses the joy as it flies
Lives in eternity's sunrise

把喜樂綁縛在身上的人
反而毀滅了長著翅膀的生命
當喜樂消逝時與之吻別的人
將活在永恆的曙光中
──〈永恆〉,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


倘若你是英國企鵝出版集團(Penguin Books)的愛好者,在你的書架上,可能會有好幾本由柯洛莉.畢克佛史密斯(Coralie Bickford-Smith)設計的書。

Jane Austen: The Complete Works

Jane Austen: The Complete Works

身為老牌企鵝的御用美術設計師,14年來,柯洛莉經手諸多不朽之作,如2008年企鵝布精裝經典文學系列(Clothbound classics),那充滿維多利亞時代的裝幀,時尚中帶著古風,或2012年企鵝百年出版計畫(Penguin English Library)中,福爾摩斯、費茲傑羅等一系列書封。而讓柯洛莉踏上美術設計之路,為文學大作穿上一襲襲細緻典雅的外衣,所有的起點,都來自於這首19世紀英國浪漫主義先驅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的詩。

「是這首詩激勵了我,讓我冒險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成為一位設計師,」威廉.布雷克不僅啟發了柯洛莉,也為她注入滿滿的能量,「這是我做過最棒的決定,讓我必須接受生活中接踵而來的轉變,累積勇氣、向前邁進。」數百年前的詩句,推動著柯洛莉成為受到國際矚目的平面設計師,而當她決定放手嘗試、讓自己再多一個「繪本作家」身分時,這首詩自然再度浮上她腦海,成了貫串她首部繪本創作《小狐狸與星星》隱微的永恆光芒,「我想要把這首詩融入我的作品裡。」她說。

小狐狸與星星(進口荷蘭布精裝書封)

小狐狸與星星(進口荷蘭布精裝書封)

「從大學主修字型設計與圖像傳播時期開始,我就一直想做一本自己的書,但我從沒想過這個夢想真的能實現。」日日穿梭在大師的字句當中,柯洛莉無形中也逐漸累積自己的能量,只待時機成熟,漂亮出手。「我想呈現的,不單是視覺藝術的設計,還得是特別的圖像,才能更加動人。」更重要的,這個作品必須對她有特別的意義,方能與他者產生連結。

所有故事之美,無不美在情感呈現,而非止於圖像上的華麗。柯洛莉說,「《小狐狸與星星》的靈感來自我自己『失去』的經驗。和許多人一樣,我也曾經歷過一段非常痛苦的時期。我認為把自己的經歷和感受描繪出來,可以和更多人有所共鳴。

為什麼是狐狸?「因為我家後院住了一個狐狸家族。我很喜歡狐狸,也總是對狐狸在大眾文化中象徵的意義感到好奇。」狐狸向來給人奸詐狡猾的印象,尤其在童話中更是如此,但和狐狸共同生活的柯洛莉不做如是想,「我想推翻這樣的刻板印象。」在她筆下,小狐狸靈巧勇敢,卻也失落孤獨。她將自己的情感投射在小狐狸身上,讓整部作品像是她的半自傳。


《小狐狸與星星》內頁(圖/三采提供)


星星象徵我年幼時失去的母親,小狐狸與星星的互動,讓我想起那段學著適應沒有母親的過程。」在繪本中,柯洛莉讓小狐狸行過幽暗,走過闃黑,經過冷漠,即使她希望小狐狸可以過得輕鬆簡單一些,但她也明白,現實生活裡那是不可能的。童話的結局不是恆常的幸福快樂,而是在於能夠習得理解,得到安撫,接受生命總有「失去」的事實。

既是首席美術,面對自己的第一部繪本,柯洛莉自然也使出渾身解數。她的故事,不只能用文字說、用圖像說,還能用顏色說。《小狐狸與星星》全書採Pantone特別色設計,呈現出一般四色CMYK無法達到的彩度與飽和感,更大膽運用大量的覆蓋、堆疊印刷技巧,既考驗柯洛莉自身對色彩融合的掌握,也成了印刷團隊的艱鉅挑戰。「我使用的顏色很有限,我自己也喜歡只用少數的顏色來創作,好更突顯每個顏色各別的意義。」跨越印刷流程的技術風險,小狐狸開心時,周身會泛起低調的藍,當牠感到失落,黑色和灰色就說出牠的情緒,「這些都是我說故事的方式。」

對我而言,一部好的繪本不能只是畫出文字上的意思,而是圖與文搭配出的微妙平衡。」圖畫有時可以強化文字敘述,有時則是輔佐,反之亦然。「一個好故事必須富有智慧。或許不是第一眼就能發現,但它會觸動讀者去思考、反問,並找到自己的答案。」對柯洛莉來說,創作的目標不是文字或插畫的冒險,而是將每個人生命中都會遇到的課題,凝鍊成如威廉.布雷克那意味雋永的詩篇。


柯洛莉熟悉紙張、色彩與印刷流程,疊印後的畫面乾淨、色彩純粹(圖/三采提供)


與小狐狸相伴的6個月裡,我完全投入、沉浸在牠的世界中,體會牠的興奮、絕望或孤獨,這是我設計生涯中從未有過的體驗。」為了創作,柯洛莉在家中閣樓閉關半年,幾乎與世隔絕,也更深入自己心中內向的那一面,學會接受這樣的自己,不再逃避。「這讓我在倫敦這樣的大城市裡也能感到安心,讓我隨時可以走進自己的世界,並找到屬於自己的平靜。」這無非是小狐狸送給她的另一項禮物。

我們都有可能是小狐狸,可能面臨著失去星星的傷痛,或踏上尋找星星的未知,或處於擁抱星星的滿足。「人生中會遇到的許多轉折,關係到的都是愛、失去和學習接受。」化身為小狐狸的柯洛莉,帶著孤單失落的心情,渴望找到自己的星星、自己的路,「在這些過程中,我們有無數機會感受到焦慮和孤獨,但克服這些困難,卻是成就我們自己的關鍵。」

當你耗盡心力穿越暗林,沮喪地蜷進睡夢、等過一場雨水,莫忘鼓起勇氣望向天際,那裡有無數的閃亮,照耀你內在的堅強。那是屬於你的星星,你的光。


《小狐狸與星星》的設計草稿(圖/三采提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71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