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米果╳石芳瑜:「我的理想書店,他的珍藏版本」對談

  • 字級


米果╳石芳瑜-1
(圖/啟動文化提供)

慾望街右轉
慾望街右轉
這個好天氣的周六下午,在泰順街的永樂座書店,由作家米果與永樂座闆娘石芳瑜進行了一段愉快的愛書分享,起因就是米果重新推出了新版本的《慾望街右轉》

這個關於愛書人的故事,最早是在明日報個人新聞台的連載,後來由小知堂出版,經過了十年的時光,書絕版了,在今年終於重新出版,但內容經過米果的大幅調整,由原本的五萬多字增加為八萬多字,到底增加了些什麼呢?



石芳瑜
(以下簡稱「石」):妳是在什麼樣的因緣際會下,開始寫作,又怎樣會想寫下這個關於「查先生書舖」的故事?

米果(以下簡稱「米」):我從小喜歡閱讀華文創作,是白先勇、席慕蓉、朱天心……這些作家伴著我長大的,但我發現現在小朋友都不愛讀書了,他們只偏愛圖文書、翻譯書,所以我上網開始自己創作。《慾望街右轉》安排不看書的主角去書店打工,其實是想把自己喜歡的書加進去,讓主角(以及讀者)可以跟著讀。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珍藏的書及版本,最喜歡的一定還是讀年頭的那版本。也許內容早已不記得了,但會記得閱讀當下發生了哪些事情,也許後來因為搬家,很多書都沒了,所以會回頭去二手書店找找,因此我會想寫查先生書舖這樣的故事。

:我想很多讀者很好奇,真的有查先生書舖這種店嗎?

:查先生書舖存在於我的小說中;我想應該是要反問寶兒(石芳瑜),什麼樣的企圖跟想法會開永樂座?

:其實我也是想賣暢銷書跟寫真集的(笑)。我想小書店跟大書店沒什麼好爭的,我不會高說永樂座是獨立書店,我們就是二手書店加半獨立書店吧。

在讀《慾望街右轉》時,我真心覺得,米果在小說中的文字,比在blog上要好太多!一開始看,我覺得太輕了,但讀下去會發現,米果的文字是有經營的。輕輕的帶著你,跟著不愛讀書的小子,以及米果的閱讀經驗,而串起整部小說,有些我沒看過的書,會因此想找來看看呢。

:有人問我,到底新版本多了些什麼?我想每個寫作的人,如果回頭去看自己寫過的東西,一定都會不滿意,這次我自己也找到一些不連戲的地方。還有例如19歲的主角,十年前跟十年後,變化太大了,講話的語氣、想法也都會隨之改變。我就常常觀察我姊姊的小孩,或是跟外面遇到年輕男生聊天時,我都會去聽他們在講些什麼,才能揣摩出主角的語氣。

當然,串起整個內容的書,也因為十年間的變化不小,有些書真的已經過時,例如我忍痛刪去了在當年紅極一時的痞子蔡,加入了時下年輕人所喜愛的《壹週刊》《航海王》等等。

米果╳石芳瑜
(圖/啟動文化提供)

〔後記〕
對談當天,米果分享了自己的珍藏:
.白先勇《台北人》(上排左一)
.子敏《小太陽》(上排左二)
.吳念真、朱天文編著的電影書《戀戀風塵》及《悲情城市》(上排右一與二)
.《第五個莎莉》(中排右一)
.席慕蓉《無怨的青春》(中排右二)
.朱天心《擊壤歌》(中排右三)


石芳瑜則分享了:
.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孃》(中排左一)
.白先勇《摘仙記》(中排左一)
.三毛《傾城》(下排左二)
.白先勇《台北人》(下排右一,與米果帶的是不同版本)


當天也有讀者帶著自己的珍藏書《王貞治奮鬥史》,雖然是本漫畫,但充滿著他熱血青春的高中回憶。就連知名日文譯者王蘊潔也現身台下,她表示很喜歡米果的文字魅力。座談會圓滿結束,正如同《慾望街右轉》當中說的,閱讀無關優劣,快樂才是最重要的,只要開始閱讀,就一定可以從中發掘樂趣!

米果╳石芳瑜-2
(圖/啟動文化提供)

〔關於對談人〕
米果 /
台南出身。曾經是產物保險核保人,財經雜誌編輯,短暫的網路媒體從業員。曾榮獲府城文學獎小說類首獎、書寫府城散文類二獎、皇冠百萬小說獎決選入圍、時報文學獎小說類評審獎、林榮三文學獎小說類二獎。
作品有
《五年級青春紀念冊》《五年級同學會》《尋找淺見先生》《覺是今生》《完全燃燒棒球部落》《朝顏時光》《綠豆椪的偏見》《夏日彼岸》《只想一個人,不行嗎?》
個人部落格:
【私‧生活意見】

石芳瑜 /
輔大圖館系學士、美國西佛羅里達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曾任職於公關公司、有線電視公司及廣播電台,現專事寫作及翻譯。譯有《鹽》《公關聖經》(合譯)《權力劇場:莎士比亞的領導學》(合譯)等。熱愛書籍文化,現為永樂座書店闆娘。個人部落格:【方格子圓舞曲】

永樂座 /
以台灣早期最負盛名的劇院名字來命名一家書店,主要是因為這裡不單是一家書店。書店的中央是一個藝文活動中心,一個地下沙龍的形式。它曾經舉辦過各式活動,包括講座及表演,彷彿一個小劇場,往後也會一直這麼下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5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