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懷念荷蘭插畫大師布魯納,到烏特勒支一窺米飛兔的誕生

  • 字級



「米飛兔」(Miffy)作者迪克.布魯納(Dick Bruna,1927-2017)出生於書店、出版社世家,家學淵源,他不僅承襲荷蘭人幾百年來對光、色、彩的敏銳,也曾到巴黎、倫敦學習印刷,自認受到畫家雷捷(Leger)、馬諦斯(Matisse)與畢卡索的影響,在看到馬諦斯、畢卡索的真蹟後,決定要從事自己喜歡的圖畫書創作。他在線條、剪貼、色彩上開創了自己的極簡風格,成為能寫能畫的圖畫書創作者,粗細平均的黑線條,沒有多餘背景,也不在意天空地面,猶如一張去背的圖案,每一個環節都沒有人可取代他的成就與獨特。

極簡背後是深厚藝術基底

Dick Bruna(圖/Dolph Kohnstamm)Dick Bruna於工作室(圖/Dolph Kohnstamm)

2015年6月台北曾舉辦米飛兔展,將60年來Miffy的造型發展做了很詳細的整理,也介紹了Miffy作品中很重要的印刷技術。因為Dick Bruna的家族事業就是出版社和印刷廠,他對印刷非常瞭解,在當時四色分色印刷的時代,圖形的邊緣無法完美對齊,為了克服這個缺點,他直接以自己發明的六色印刷法,取代了傳統的四色印刷。這六種顏色因色彩特殊,被命名為Bruna red、Bruna yellow、Bruna blue、Bruna green、Bruna brown、Bruna grey。早在我們使用Pantone色票之前,Miffy就已透過此獨特的印刷法誕生了,它的線條完全不混雜,黑線明顯突出,畫面乾淨,這也是Miffy的色系穩定、識別度高的原因。

研究Dick Bruna,我們看到的是一位藝術家一步步累積能力、利用資源,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技法去完成作品。我研究過很多創作者的技法,但可以在印刷上創新的少之又少。

米飛兔博物館就在Miffy的故鄉──Utrecht

Dick Bruna出生於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之後也一直在這裡創作、發展事業,直到現在都還住在這裡,是這個城市國寶級的人物。他將舊家捐給美術館,名為Dick Bruna House,2016年正式改建開幕,更名為Miffy Museum

Miffy Museum(圖/取自Miffy Museum官網)2016改建開幕的Miffy Museum(圖/Miffy Museum官網)


在Utrecht的街道上可以看到許多腳踏車高手,有的前後都載著小孩、有的單手騎車講手機,或是放開兩手用身體輕鬆騎,且速度非常快。這個地方的小孩穿著Miffy、用Miffy餐具,也騎著Miffy的小腳踏車,一副完全擁抱Miffy長大的樣子。沿著河道的古董商店街,就像許多歐洲小鎮,優雅而乾淨,水道旁就是石頭鋪的自行車道,用石頭間隔出店前的人行道。走在乾淨的步道還可以聽到水流聲,在荷蘭,生活就是伴隨著水道。

從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買往返Utrecht的來回票需要16歐元,車程約30分鐘。從地圖上看,原本以為Utrecht是阿姆斯特丹的衛星城市,沒想到它是鑽石旁另一顆深邃光芒的藍寶石。

Utrecht早在羅馬帝國時期就是北方要塞,城市的基礎是由許多禦敵的小城堡組合而成,城中收留了許多工匠、商人與水手的妻兒;到了中世紀又因為宗教與建築而為人所知,幾經興衰,現在它已由中世紀的大城變成21世紀的小城。這裡孕育了深度的文明歷程,卻猶如沒落的大戶人家,保留了傲骨與修養,不是經濟起飛的大城用財力和建設能夠比拚的。那千年養成、特有的驕貴與務實,讓城市裡連一個腳踏車前的竹籃、路邊的桌台、水道旁的舊貨店,甚至水邊砌疊的石頭都有著故事淵源。

據說真正的荷蘭(Netherland)人會說Utrecht是荷蘭的中心,它最迷人之處是沿著11世紀開鑿的舊運河(Oudegracht)風光,運河蜿蜒地穿梭在一座座拱橋與古老建築中,與綠意盎然的林蔭構成一幅如畫如詩的美景,適合乘船或輕鬆漫步遊。順著水道散步,有水與生活、樹與人的密切,路邊偶爾穿插讓人想駐足的玩具店、畫廊,還有懷舊的商店。

Utrecht的居民承襲天生對色彩和線條的美感,以及身在北國的勤奮,在1920年代的荷蘭風格派運動(De Stijl)藝術變革中,本地畫家凡.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與建築師格里特.里特維爾德(Gerrit Rietveld)帶動了這個用簡單線條與色彩呈現的烏托邦式藝術形態,而另一位荷蘭畫家蒙德利安(Piet Mondrian)的幾何線條也成為時代的印記。如此看來,這樣的城市養育出Miffy這隻小兔子就不奇怪了,他的動作表情都是安靜的,不慌不忙,連嘴都是個叉叉,不多話,卻精通多種語言,跑遍了全世界。

走一趟Miffy 迷的朝聖地

中央博物館(Centraal Museum)位於城市東南側,從車站步行約20分鐘,或搭乘計程車5分鐘,經過Utrecht大學即可抵達。館內收藏了這個城市的歷史,尤其值得看的是維京人(Viking)當年駛入Utrecht後留下的千年北海海盜船。我在2008年曾帶著孩子進去過,濃濃的防腐劑味,進去看了一眼,因為太陰森,很快就跑出來了。

對面另外獨立的Dick Bruna house才是我們的目的地,一樓有育嬰室、遊戲室,還有一間布滿不同版本Miffy的房間,其中一個角落播放著介紹Dick Bruna的創作過程和他所用顏料的影片。二樓是他各時期的作品,因為Bruna家族是出版社,Dick早期的作品包括很多海報與封面設計,從1955年開始,才有Miffy的作品出版。這棟房子在2015年7月將進行改建,預定同年12月改為Miffy Museum。改建計畫並沒有公開,只是封館,所以我在今年4月再度造訪。

早期的作品包括很多海報與封面設計,從1955年開始,才有Miffy的作品出版Dick早期的作品包括很多海報與封面設計(左),從1955年開始,才有Miffy的作品出版(右)


新開幕的Miffy Museum可透過網路或現場購買門票,門票有效期限為三個月,票價2.5歐元。Miffy Museum依舊隸屬於中央博物館,但已被改建成一個兒童遊樂區,裡面有家庭區、醫院區、拼圖遊戲區、交通安全區。天啊!我覺得我的身高應該要減個50公分,心情要直接把年齡的十位數字當成個位數字,才比較適合這個地方。看到許多爸爸媽媽帶著孩子來玩他們小時候的玩具,當天天氣溫暖,由陰轉晴的仲春,陽光穿過窗子灑進來,頓時覺得這城市的孩子彷彿身處在繪本中的祥和世界,好單純好幸福,天堂也不過如此。

(繼續閱讀下一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太幽默!章魚燒有話說、花豹的斑點可以賣、妖怪爸爸要上班......這些繪本讓人嘴角失守

心情差的時候,請找這幾位繪本作家領取快樂藥方,再苦的時候,這些繪本都還是能讓你忍不住嘴角上揚!

13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