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入門】名偵探的使命:第一次,就要讓你永生難忘!

  • 字級

地獄藍調

地獄藍調

在長達170年的推理小說史上,究竟出現多少位偵探?

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像要解出π等於多少數值一樣困難,因為光是研究叫得出名號的偵探,就可以編成大部頭的專書,更甭提那些很快埋沒於書海中的無名小卒多如牛毛。若要歸根究底,能脫穎而出的關鍵何在?一般而言,應該是初登場就要給世人留下深刻印象,甚至讓你一見鍾情、永生難忘!

舉例來說,愛倫坡寫偵探故事雖是無心之舉,但他筆下的奧古斯特.杜邦卻被譽為史上第一位偵探,原因在於杜邦第一次亮相便露了一手「讀心術」絕活:他對故事的第一人稱敘述者說「他是個非常矮小的傢伙,這一點沒錯,他更適合去雜耍劇院……」媽呀,腦袋裡正在想的OS完全被他說中了,你怎能不對他甘拜下風?事隔四十多年後,一位「若自稱排名第二、就沒人敢誇耀第一」的偵探福爾摩斯也玩了同樣戲法,他生平對華生講的第一句話「你從阿富汗來?」成了經典名言。如此這般觀察入微的推理能力,立馬成為福爾摩斯傲笑推理文壇的註冊商標。

讀了這兩位名偵探的出道作,心裡不免嘀咕難不成只有具備特異功能的偵探才能叫人永生難忘?幸好並非如此。「謀殺天后」克莉絲蒂創造的赫丘勒.白羅在《史岱爾莊謀殺案》初登場時並未大顯神威,反而只是和海斯汀寒暄敘舊。有趣的是,白羅的外型一點也不高大威武,只是個一百六十公分出頭的小老頭,蛋頭臉上留著工整的八字鬍,講話有股奇怪的外國腔,整個人流露著滑稽怪誕的印象。以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在福爾摩斯當道的時代,克莉絲蒂另闢新徑,以反差極大的手法塑造自己的偵探,結果在一堆仿作中殺出血路,讓白羅成為有點好笑、有點嚴肅的紳士偵探,一樣有令人過目難忘的效果。

克莉絲蒂還寫了另一個偵探珍.瑪波,這位老小姐可就沒那麼好運了。她在1926年的短篇故事〈週二夜間俱樂部〉初試啼聲,被描述成年紀不小的老太太,有藍色的眼珠子,穿戴黑色的蕾絲無邊便帽與露指長手套,衣著極端保守樸實,是最典型的單身老處女。到了1930年,珍.瑪波被扶正擔綱長篇小說《牧師公館謀殺案》的神探主角,然而第一次亮相卻是在下午茶時間與其它教區居民七嘴八舌聊八卦,第一人稱敘述者甚至明示她是個很難對付的老女人。當時有評論家認為這個角色難登大雅之堂,無法成為偉大的偵探。或許是受到影響,克莉絲蒂讓珍.瑪波蟄伏了十二年,才以第二部長篇小說《藏書室的陌生人》重現江湖,並且成功轉型為帶有輕喜劇風格的推理小說,從此奠定「老小姐偵探」的經典地位。

當大家都挖空心思讓筆下偵探在出道作一鳴驚人時,卻有反骨叛逆的作家反其道而行,用最奇怪的方式讓角色出場。話說1913年,班特萊(E. C. Bentley)寫了《褚蘭特最後一案》,他讓小說中的偵探褚蘭特查案時犯了邏輯錯誤,因而決定「退隱江湖」。事實上,《褚蘭特最後一案》是班特萊寫的第一本推理小說,換句話說,褚蘭特也是第一次在推理史亮相;第一次就是最後一次,創作者一出手就斷了自己後路。原來班特萊本意不是要在推理文壇發展,他只想嘲諷推理小說的神探永不犯錯的鐵律,未料卻無心插柳柳成蔭,完成一部顛覆性十足的出道作。相隔七十年後,日本鬼才作家麻耶雄嵩也起而效仿,在出道作《有翼之暗》玩了類似的手法,只不過他的玩法更大膽也更瘋狂,在此筆者就不破梗了,免得壞了大家的閱讀樂趣。

還有一種非常奇特的出道作,那就是李查德問世於1997年的《地獄藍調》,故事中的主角傑克.李奇居無定所,在美國各地四處流浪,可是一碰上離奇案件,他就變身為智勇雙全的破案英雄,難怪有「浪人神探」之稱。讀者很難不對這個男人產生好奇,只知道他是個退伍軍人,身上只攜帶一支摺疊式牙刷,為何離開軍隊?為何四海為家?賣關子的作者通通不講。隨著系列作一本一本問世,你更是滿腹疑團:身手如此矯健,腦袋這麼靈活的傢伙,軍隊怎麼會不要他?CIA和FBI絕對會搶人吧?「過去神祕,未來不可預知」,這句話正是傑克.李奇的最佳寫照。

不過,來到系列探案的第十六作《臥底正義》,等了這麼久,李查德終於要揭曉一切的源頭何在,亦即傑克.李奇為何走上「浪人神探」的道路。原來1997年當時官拜憲兵少校的他,倒楣碰上了一樁謀殺案,最終逼得他脫下軍服……欲知後事如何,且見《臥底正義》一書分解。儘管迷霧撥開了,但李查德的書迷不必擔心,這部有如前傳小說的新作雖是排在時間軸的第一案,卻不會是最後一案,因為傑克.李奇探案後續又冒出好幾本,「浪人神探」的故事猶如「一千零一夜」還有得說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