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怪胎同萌會】天使與惡魔的辯證,《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凱羅忍

  • 字級

wierd


善有表演的善,惡有娛樂性的惡。會讀心術者,應發現人心中善惡早已交融、珠胎暗結多年。絕地武士之難在於會讀心術,想必讀了千萬人,如同都看過地獄圖歸來。凱羅忍心心念念的黑武士的遺志是什麼?恐怕是已深知那人類善之不能,唯有從惡中才能破繭出最後的善之華,因此凱羅忍是反派嗎?還是為成就善的悲劇?

一支光劍,重點不在行俠仗義,而是把天使與魔鬼都引了出來。那是權力的象徵,權力下始終是善惡的大戰。

如果善惡的定義,都隨著你的一言一行而起舞,你要在眾人面前,跳什麼樣的皮偶戲?《星際大戰》系列電影的上映橫跨了三十年,如今的絕地武士是否是另一種政治明星的象徵?

日本有齣能劇叫《韌猿》,劇中多年扮演小猴子的父親對傳承猴子面具的兒子說:「汝之一生將時運不濟,命運多舛,那怕落入黃泉,亦不得解脫。」這似乎接近天行者路克、韓索羅想跟凱羅忍說的,世代傳承,絕地武士的天分是禮物,但這一定要拿什麼出來還的。

原力的傳承者有多酷?如名曲〈Hey Jude〉中點出的:「別把世界扛在你身上,愈裝酷的人愈笨。」在操縱原力或拯救世界前,先面對的會是自己的悲劇。這是為什麼《星際大戰7》中的凱羅忍會看起來這麼軟弱的原因,他在他的權力前遲疑了,所以練就不出功力。打不過剛被原力甦醒的芮是自然的,因為芮還不知道能力凌駕於自己的意志時,身體下意識會產生排斥力量。如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下面那人往往被善惡辯證擠壓成侏儒

一支光劍、黑武士的頭盔,看起來或許很酷,但這就像是《西遊記》美猴王頭上的金箍一樣,是附帶咒語的,但如果唸箍咒的不是唐三藏,而是惡人史諾克,美猴王又會變成怎樣?

凱羅忍帶出了一場人性的實驗。在善惡的光譜中,拿著權杖跳格子舞,狼狽的求王之路。

星戰系列之所以特別,因它的善惡黏著性高,一轉個臉,才發現人性是流動的,遇見A與碰到C,誰也不是剛剛那個人,包括絕地武士。

星際大戰 中文版紀念套組

星際大戰 中文版紀念套組

原力是天地萬物,絕地武士是載體,下載黑暗與光明,那載體要有多強大的心智才能負荷?每個原力傳人都逃不了精神耗弱,更遑論讀心術,讀過上萬人心後,知道那善惡之交纏,生根盤結在人類的歷史中,光劍斬不斷的。凱羅忍害怕自己的能力,如同任何一個天才,才華殘酷於它來去自如,你從不能擁有它,而是它擁有了你。於是芮對初次謀面的凱羅忍說:「你很害怕。」而凱羅忍則對芮說:「你很寂寞。」兩人像互照了鏡子,各自打了冷顫。

光劍同時也照出了他們四周的人,有的人對其寄予厚望,有的饞讒地等混戰下的利多,有的開始畏懼與附庸。這能力的負擔是不能言說的,芮原本不知道原力是什麼,像野生動物一樣,反正在那荒漠星球上,只求餬口都來不及,有點類似當年黑武士安納金,母親遭劫後,在荒野中寂寞不已,這份寂寞讓他後來非常怕失去權勢地位與家庭,而不惜成為黑武士。

而凱羅忍就被史諾克當成武器養大,可以想像,黑暗帝國的首領史諾克是如何養鵝肝一樣灌養他的恐懼。太早戴上王冠,那冠冕會把人壓得小小的,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自古連成人戴上皇冠都會變成心智上的矮人,更何況是身陷如思想統治的第一帝國,那黑武士頭盔,壓碎過安納金的靈魂。

可以說《星戰七》,只是反派的養成史,但誰是未來的反派還不知道,或哪一群人會成為反派幫凶而不自知,原力繼承人出現,人們的欲望遊戲也就開始。

凱羅忍為何要背叛路克?如此害怕,為何仍離開路克?在跟黑武士枯骨訴說要繼承其遺志時,還說道:「我仍感覺到有一絲光明。」而芮是否會像安納金,被自己的寂寞所驅使,成為名望的傀儡?要將原力分為光明與黑暗兩派原本就不可能,但人們對它們的要求是如此,非要從你身上看到個非黑即白,於是天行者路克的出走是可以理解的,逃離非原力本質的世界,在自己瘋掉之前。

來自萬物的原力是善惡的辯證,這世界對英雄不是這樣要求的,他們要的是下載一個神,於是絕地武士的崩壞是能預期的,尤達大師都阻止不了人們對崇拜的飢渴,人們渴望一個領袖,如同在沙漠中,把沙都能當水喝的程度。

那樣渴望的年代,一個新興的希望多有可能會腐敗?史諾克找來了凱羅忍當樣版,但凱羅忍無法處理自己的情感面,因此他很弱,裝得殺氣凌人,忙如無頭蒼蠅,一拿下頭盔,就顯露出「名不符實」的情感,躲在黑武士裡顫抖著,跟大頭目史諾克玩躲貓貓

他很弱,裝得殺氣凌人,忙如無頭蒼蠅,一拿下頭盔,就顯露出「名不符實」的情感。


這個新的黑武士是個丑角,也是個脆弱的戲子,在政治的劇場中張牙舞爪,專攻拿影子嚇人。獨白豐富的他,像舞台上的哈姆雷特,缺乏愛的吶喊四處迴盪,體內有原名叫Ben的他,也有一個要裝大人物的藝人「凱羅忍」,殺了他生父韓索羅,像跟以往的自己告別,讓自己可能更勇敢地進入第一軍團,這樣的矛盾,像是模仿壞人,而不是成魔的料。他劇尾瑟縮地回去第一帝國受訓,為什麼?是功成名就吸引他?還是他想帶著那抹光,進入徹底的黑暗中?他的害怕不像從小接受成魔訓練的,而是存心將自己獻祭的成分居多,試驗自己是否真能存在於光與暗的原力使命中,這似乎是當年黑武士的心願。相信自己的善可以活進黑暗原力裡取得平衡。

內心的「Ben」之所以還存在的理由,其實是緊抓著光明善念不放的,他知道每個天才型絕地武士瘋狂的宿命,也了解好人那派對絕地武士有過度妄想,如果不能在黑暗中掌權,就不能成就「絕地武士」的使命,至少他相信原力終有黑暗,如果不能了解黑暗,那就不可能徹底完成「絕地武士」的修練,也不可能讓光明見縫插針。如路克無法克服內心的黑暗,是因為他沒真將自己曝於黑暗中,讓禿鷹叼食他的價值觀,於是他被原力給反噬,再看到光劍仍有所遲疑。

這是不凡者的命運,一方面在世道中周旋,另一部分則是精神上必然的浪逐於外,膽怯卻無法求救,如聖經中,耶穌知道自己隔天就要受難了,掙扎之餘,看到陪自己出生入死的門徒仍呼呼大睡,也感嘆自己的孤單。不可能有人理解英雄如履薄冰的黑暗,上面亮到刺眼,下面深不可測,有天分者,除了自己的能力鋼索的一線,一生如旅人,沒有靠岸的可能

這兩個原力傳人進入政治的羅網中,其實關鍵點始終在眾人身上,要拿誰當祭品?誰能上供桌高坐在天邊,眾人隨波逐流的惡意在哪一個時代都沒有消退,其實《星戰七》是部政治戲,讓單純的芮進入結構中,合乎所有人的期待,年輕又美麗,方便符號化。

其實《星戰七》是部政治戲,讓單純的芮進入政治結構中,合乎所有人的期待,年輕又美麗,方便符號化。其實《星戰七》是部政治戲,讓單純的芮進入政治結構中,合乎所有人的期待,年輕又美麗,方便符號化。


另一個凱羅忍,怪異幽微,必須靠一襲黑衣,才能提醒眾人,自己是個大壞人。兩個進入歷史中,久了就會看出他們是傀儡戲,善與惡的標準不可能是眾人的共識,已經變成一種多數決,絕地武士多年後也變成一種被綁架的形象,無論是路克、安納金都是形象的俘虜,眾人這樣輕率的飢渴,凱羅忍能讀到眾人為方便行事的善惡需求,便知有更大的惡意在頭目史諾克的背後,因此如驚弓之鳥。

凱羅忍會是一個不被傀儡化、進化過的英雄?還是一個更深黑不見底的反派?弒父是手段,還是自認要達成善果的求仁得仁?

善者,從來獨舞,若被眾人簇擁,一轉身,惡便尾大不掉。政治善於操作人的貪意與崇拜,會讀心者,應發現人心中善惡早已交融、珠胎暗結千年,凱羅忍與安納金因此都看過地獄圖,凱羅忍心心念念的黑武士的遺志是什麼?恐怕是深知獨獨善之不能,唯有從惡中才能破繭而出一朵最後的善之華

政治中,沒有好人與壞人,只有相對性。一支光劍,照出身後那又廣又深的結構暗影,誰在前方跳影子舞?如能劇中那猴子爸爸含淚地將面具傳承給兒子,你只能靠光劍照出真實給他們看,但那與正義無關。正義除了藉個體能實現,在群眾中向來只有辯證的餘地。


《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的凱羅忍《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的凱羅忍

《STAR WARS:原力覺醒》為《星際大戰》系列電影的第七部作品。這是自《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上映十年後的首部作品,背景設定在《絕地大反攻》的30年後。由J.J.亞柏拉罕執導,迪士尼公司於2012年收購盧卡斯影業後,故事描述銀河帝國覆亡三十年後,其餘燼中誕生了新共和國及第一軍團。第一軍團最高領袖、熟悉原力黑暗面的史諾克指派軍隊指揮官赫斯將軍以及忍武士團(the Knights of Ren)首腦凱羅忍尋找下落不明的絕地大師路克天行者的下落。迪士尼並宣布了《星際大戰》續集三部曲計劃。該片續集將會分別於2017年和2019年上映。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與《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男生不能穿裙子嗎?

日前有高中開放男女學生都可以穿裙子上學,卻引起部分人士的憤怒恐慌,認為這樣打破了男女界線、家長不敢讓孩子唸這所學校。恐懼因不了解而起,讓這幾篇文章幫助你了解「開放穿裙子」的真正意義。

33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