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把童年時光入畫──專訪英國繪本作家蕾貝卡.寇柏

  • 字級


《誰來吃午餐》內頁插圖(圖/水滴文化提供)《下雪日的約定》內頁圖(圖/水滴文化提供)


繪本作家蕾貝卡.寇柏繪本作家蕾貝卡.寇柏

《誰來吃午餐》開始,很多台灣讀者都開始注意到這個英國繪本界亮眼新秀──蕾貝卡.寇柏(Rebecca Cobb)。故事中不愛吃飯、老是愛塗鴉和做白日夢的小女孩,據說就是蕾貝卡自己小時候的樣子。

蕾貝卡的畫風清新且獨樹一格,故事寫法也跳脫傳統,洋溢著滿滿想像力,讓大人小孩不只眼睛一亮,更會心一笑。2013年即以《誰來吃午餐》獲得英國水石童書繪本大獎(Waterstones Children's Book Prize),個人繪本作品還包括描寫令人感動落淚的《我好想妳,媽媽》、逗趣歡樂的《鱷魚阿姨》,以及2016年即將有中文版的《洞裡頭有什麼東西?》等。

蕾貝卡在白金漢郡長大,從小她的身邊永遠圍繞著色鉛筆、氈筆、蠟筆、廣告顏料和畫紙。她不僅能寫能畫,也多次與大師級作者共同創作,打造出令人感動的美好繪本,像是與國際知名編導理察.柯提斯(Richard Curtis)合作的《空空的聖誕襪》《下雪日的約定》,以及與兒童文學桂冠作家茱莉亞.唐諾森(Julia Donaldson)攜手的《紙娃娃手牽手》

誰來吃午餐

誰來吃午餐

我好想妳,媽媽

我好想妳,媽媽

鱷魚阿姨

鱷魚阿姨

下雪日的約定

下雪日的約定





 
Q1. 在你的繪本作品裡,像是《下雪日的約定》《空空的聖誕襪》《誰來吃午餐》《鱷魚阿姨》裡,可以感覺到在你心中似乎住著一個活力和想像力都很充沛的頑皮女孩。你的童年非常好奇,從小就喜歡畫畫嗎?
蕾貝卡:哈哈,沒錯,我的童年時光的確是我的創作靈感來源。《誰來吃午餐》裡頭的小女孩就是我小時候的樣子,我總是整天畫畫、做東做西,但就是不肯吃飯!嗯,我想基本上我在學校裡還算乖吧,但是很固執。我在每一份作業上畫畫、在每一節課堂上畫畫──即使是不該畫畫的地方。有時候我的老師會跟我說:「你應該知道現在是地理課,而不是畫畫課吧?」


《誰來吃午餐》內頁插圖(圖/水滴文化提供)


Q2. 你是如何進入繪本界的呢?

蕾貝卡:我是在大三快結束時,因為參加了一個比賽,接到第一個兒童圖畫書插畫的案子,這麼快就有一個完整作品,為我的作品集增色不少。不過我一直到好幾年後才又接到兒童圖畫書的工作。我花了很長的時間累積及增進作品,只要一完成新的作品,我就會投稿給各家出版社。

當時我跟「Mabecron Books」出版社合作,為海倫.丹摩爾(Helen Dunmore)的《The Ferry Birds》畫插圖,之後我就被海倫的經紀公司納入旗下,這是我工作生涯中一個很大的轉捩點。我把我自己創作的一本書叫《我好想妳,媽媽》拿給我的經紀人露薏絲看,她把這本書交給多家出版社審閱,之後就被Macmillan Children's books簽下,我們現在仍然合作得很愉快。

Q3. 在你的作品出現了許多動物,像是貓咪、狗狗、小鳥,甚至鱷魚。你是否有養寵物呢?
蕾貝卡:我很愛動物,但是很可惜目前我家並沒有養寵物。我的成長過程中曾經養過一隻叫「達斯緹」的兔子、一隻叫「吱吱」的天竺鼠,還有一隻叫「湯姆」的貓。湯姆非常神奇,牠比較像狗,反而不太像貓,牠會跟我玩「拿東西」還有「躲貓貓」的遊戲,也很愛玩水,我想這些事情對貓咪來說應該很稀奇吧!

至於鱷魚,噢,我想我不會想養一隻鱷魚來當寵物,但是畫鱷魚非常有趣,尤其是尖尖的牙齒和凹凹凸凸的皮膚,蠻奇妙的!

鱷魚《鱷魚阿姨》插圖(圖/水滴文化提供)


Q4. 你擁有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的祕訣是什麼?
蕾貝卡:很可惜,我沒有什麼獲得源源不絕靈感的祕訣可以跟大家分享。事實上,我從所有地方獲得靈感──《誰來吃午餐》和《洞裡頭有什麼東西?》都是從我的童年記憶開始的,《鱷魚阿姨》裡的「鱷魚阿姨」,是我有一天在塗鴉的時候,突然出現在畫紙上,我覺得她看起來很有意思,所以就寫了這個的故事。要是靈感枯竭的時候要怎麼辦?唔,我不太確定,我想我應該會很驚慌吧!

Q5. 你小時候最喜歡的繪本是哪一本?可否分享你的童年閱讀經驗?
蕾貝卡:我有很多喜歡的繪本,但是我記得小時候百讀不厭的是碧雅翠斯.波特(Beatrix Potter)《兩隻壞老鼠的故事》(The Tale of Two Bad Mice)。我喜歡老鼠們閒逛到娃娃屋裡然後引發一場大災難的這個點子。我也很喜歡故事裡的老鼠Hunca Munca,因為她很調皮,而且或許她跟我很像吧!

我記得我看的第一本故事書是《三隻山羊》(The Three Billy Goats Gruff),我會一直重複「踢躂、踢躂、踢躂」的聲音,因此有好一陣子對怪物非常著迷,無論到哪裡,我都會跟我媽媽說,我可以看到怪物藏在某個地方……

兩隻壞老鼠的故事

兩隻壞老鼠的故事

三隻山羊嘎啦嘎啦(2版)

三隻山羊嘎啦嘎啦(2版)











冬冬,等一下

冬冬,等一下

Q6. 有沒有哪一本兒童書曾經讓你很想為它畫插畫呢?
蕾貝卡:我幾乎每天都會發現一本很希望由我自己來創作的新書!我周遭有太多了不起的圖畫書,常常給我很多靈感。

不過有一本書我讀了又讀,非常崇拜,是大衛.麥基(David Mckee)《冬冬,等一下》(Not Now Bernard),這是一本非常有趣的書,巧妙描寫出小孩的想像力與大人的世界觀之間的對比。書中的文字和美麗的圖畫完美結合,我喜歡故事裡那種沒有絕對是非對錯的感覺和幽微的黑暗面。

Q7. 在你的一些繪本作品中,你身兼作者與繪者,很好奇你創作時腦中最先出現的是文字還是圖像?
蕾貝卡:我想應該是圖像吧。我的故事靈感可能是來自於某個我見過的東西,或是腦中記得的童年影像,又或是我的素描簿裡頭的一張畫。有時候圖像和文字同時在我腦海裡發展,就像動畫片一樣,在一開始時,圖像就已經伴隨著一些文字浮現了。

Q8. 與其他文字作者合作繪本時,像是《下雪日的約定》《空空的聖誕襪》《紙娃娃手牽手》,你會因此調整自己的工作方式嗎?
蕾貝卡:當我為其他作者的故事配插圖時,我的工作方式的確與為自己的故事配插圖不太一樣。我很幸運能夠擁有這兩種不同的工作經驗,也各有讓我喜歡之處。

當我包辦自己故事的圖文,我可以自在操控文字與圖像之間的關係,自己決定兩者之間表達劇情的比重。如果是我為其他人的故事配圖,每當我第一次閱讀那些還只有文字的故事時,都會出現一個很特別的「瞬間」,然後我就會開始想像那些文字變成圖像的樣子。

很開心能擁有為這些精采故事配圖的機會,我根本不可能想出那麼棒的故事!所以我很喜歡跟其他人合作,那讓我有機會藉由圖像在故事裡「發聲」。我到現在都還不太敢相信,我竟然能和那些偉大的作者合作,例如茱莉亞.唐諾森(Julia Donaldson)、海倫.丹摩爾還有理察.柯提斯(Richard Curtis),我得試著忘記他們有多鼎鼎大名,不然我會很驚慌失措啊!

紙娃娃手牽手

紙娃娃手牽手

Q9. 你最喜歡自己創作的哪一本繪本?
蕾貝卡: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因為每一本書中都有我鍾愛的部分。我喜歡和茱莉亞.唐諾森合作的《紙娃娃手牽手》,那些美麗文字給我很大的挑戰,例如該怎麼畫出小女孩的回憶,以及那些想像的遊戲對她來說有多真實。

我也很享受為海倫.丹摩爾的《The Lonely Sea Dragon》畫插圖,那隻龍真是個令人驚豔的角色。而跟理察.柯提斯合作的《下雪日的約定》《空空的聖誕襪》也真是棒透了,他很喜歡自己的故事裡有很多視覺上的樂趣,所以我在創作時真的玩得很開心。但我也很喜歡自己創作文字和插畫的那種自由,因為我可以從頭到尾自在的在文字及圖像間嬉戲。

The Lonely Sea DragonThe Lonely Sea Dragon

下雪日的約定

下雪日的約定

空空的聖誕襪

空空的聖誕襪












Q10. 聽說你今年生了小孩、當上了媽媽,非常恭喜你!你的生活是否有哪些改變?
蕾貝卡:謝謝!我很享受當媽媽這件事,對我來說超有樂趣的。對我生活和創作的影響是,我現在得減少工作量,但反而多了些時間可以看看這個世界、思考一些我覺得對創作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我的創作中,我對於孩子看待這個世界的角度、以及孩子們豐沛的想像能量非常感興趣,所以希望多了媽媽的身分後,可以幫助我得到更多創作的新靈感。

我工作的地方是在起居室的一個角落,這兒很棒,我可以看看窗外,看看鳥兒。蕾貝卡:我工作的地方是在起居室的一個角落,這兒很棒,我可以看看窗外,看看鳥兒。這間起居室是全家人共用的,並非我一個人獨享。


Q11. 最後,能不能給那些有志進入這個繪本界的插畫家一些建議呢?

蕾貝卡:我會告訴他們,不停的畫就對了,畫那些真的讓你樂在其中的事物。我覺得當我真的很享受創作的過程時,作品都會看起來更好。還有,多聽取並採用那些有建設性的建議及批評,但別把意見看作是針對你個人的批評,也記得不要聽從那些你完全無法認同的意見,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要記住那是你自己的作品,所以你得帶著愉快的心情去面對它。

我建議剛開始不妨先以兼職的方式試試,這樣你才有足夠的時間畫畫。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千萬別放棄!我花了大概七年的時間才轉為全職插畫家,在那七年間我差一點就要放棄了,但是現在我很慶幸我堅持下來了。

《洞裡頭有什麼東西?》草圖,2016年即將出版(圖/水滴文化提供)《洞裡頭有什麼東西?》草圖,2016年即將出版(圖/水滴文化提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39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