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專欄】作家對談:《輻射人》冷言 vs《S.T.E.P.》寵物先生

  • 字級

文/冬陽

台灣的推理小說家,總是寫得多、說得少,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寡言不擅表達,往往是為了將有限的時間(畢竟多數人是兼職寫作)大把揮灑在建築故事迷宮上。除非像是這刻意的安排,兩位作家細讀完彼此最新的作品後,展開一場揉合解析評論與抒發寫作企圖的精采對話。

寵物先生:
我在你的新作《輻射人》中看到明顯「將本格謎團融入社會派議題」的意圖。故事主題是核電,不但描述了核電廠工人的工作與生活,使用的詭計還與這個主題相關,令我非常激賞。此外,故事角色在你的系列作品中有了明顯的成長轉變,尤其讓葉正華而非同名作家冷言擔任主要角色,為什麼?

冷言:
你說得沒錯,我先講一下在寫作思考上的改變。早期我和多數創作者一樣,先想好一個詭計,把人物放進去,再去架構故事,但這容易使得故事與詭計的關聯性不大。到了寫《輻射人》時,我則是先有故事,例如一開始吊死在路燈上的屍體,我先想到了這個畫面,接著假設自己是凶手,詭計才浮現。這麼做或許意外性會比較低,無法驚天動地,可是能跟生活貼合在一起、融合度變高,這是我想嘗試的改變。

至於角色的部分,這是我第四部長篇小說,前三部多聚焦在台灣的歷史上,例如《鎧甲館事件》講九份、金瓜石採礦產金,《反向演化》提到鄭成功時期的冒險等等。到了《輻射人》則要講台灣某個地方目前正在發生什麼事,並不適合原來的系列主角,所以換了另一個原本就活躍在高雄的角色。加上自己過去年紀尚輕,人物刻畫功力不足,在這本新作當中做了些補強,使角色擁有更真實強烈的性格,並讓他們成長。

接下來換我來問問寵物先生。新作《S.T.E.P.》是與陳浩基合寫的作品,不過我就單獨談你的部分就好。從早期的短篇〈殺意的觀察報告〉、長篇《虛擬街頭漂流記》到這部新作,你的故事多半討論著科技進步與人類價值觀之間的關係?此外,你在第二篇故事(編按:《S.T.E.P.》由四個短篇故事所組成)採取了開放式結局,這在推理小說中似乎是很冒險的做法?

寵物先生:
我在《虛擬街頭漂流記》一開始引用了NOKIA的宣傳語:「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但我更進一步認為,科技與人性,或說人類的價值觀,哪一個該在前面?哪個影響哪個?這就像是兩人三腳的互動關係,彼此拉扯,在《S.T.E.P.》一書中我便藉由某團體認為隱私權該被捍衛的行動來加以詮釋,影響所及也該是全人類得共同面對的。

至於第二篇故事的結局,我採取了較非典型推理小說的寫法、做了些科幻的安排,亦像是riddle story──謎團真相並不在於這個世界到底是真實還是虛構,等到四篇故事都看完之後,就可以明瞭其中的巧妙了。這是拉讀者一起來思考推理小說還可以有哪些可能、應該要怎麼寫的做法,算是個額外的樂趣。

既然談到創作的企圖,冷言你屢屢挑戰文學小說獎,恭喜這次以《輻射人》獲得高雄打狗鳳邑文學獎。然而對你而言,文學獎的意義何在?是個不斷挑戰的目標嗎?或是激勵自己寫出下一部作品的手段?

冷言:
參加文學獎當然期待自己能得獎,同時是個很好的訓練,要求自己在限定時間內完成作品,等於也藉此構成了寫作計畫。現在有了出書機會,未來就能與出版社談好時間,順利交出稿件。相對的,寵物先生你的作品講求精雕細琢,作品量不多卻能針對該獎性質而寫出獲評審青睞的得獎作,但幾個大獎到手後,會不會影響你的創作欲望?

寵物先生:
我不覺得自己有針對文學獎的性質而去寫作,其實跟你一樣,每次投稿寫的也是自己想寫的故事,只是剛好符合評審的口味罷了。像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我們都不知道島田莊司想要的是什麼(笑)。所以,當沒有其他文學獎要競逐時,並不會影響我的創作,因為自己本來就有想要書寫的方向,而不是受文學獎影響。

冷言:
那方便透露一下你接下來的寫作計畫嗎?

寵物先生:
我會先完成《追捕銅鑼衛門:謀殺在雲端》的續作,希望能在今年九月底前完成。接下來我想跳脫出本格的圈圈,選擇有一點冷硬、社會…...像天地無限的《第四名被害者》,從大眾的、懸疑的角度切入新的題材,書寫社會議題。譬如在台北捷運線上發生的故事。 話說,《S.T.E.P.》是我與陳浩基兩人合寫的作品,那你有沒有想找合得來、對推理小說看法契合的作家試試看?

冷言:
我曾經試著分別跟兩位作家合寫長篇故事,從架構談起,整個故事走向、情節等全都討論過一次,甚至已經大致底定、準備著手來寫,但合作上仍有許多困難。兩人的文筆不同是最大的問題。目前合作是中斷的,還能不能繼續下去,其實我也不曉得。不過有兩位作家是我很想合作的對象,一位是凌徹,一位是陳浩基──凌徹對推理小說的理解相當深,浩基則是做事非常有計畫性──像艾勒里.昆恩的模式,共同寫出一部長篇小說。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43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