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百大

【2013年度之最│書籍館】如果有天真踏上一塊理想之地,希望那時候我們還沒忘記什麼是愛──《理想國四部曲》

  • 字級

文/菜小配(博客來童書企畫)

每年要推薦一本書,總是惶恐,幾年過後再讀那本書感觸又不同了,回頭再看當初推薦的唯一理由,常是百感,今年力推露薏絲.勞瑞(Lois Lowry)的《理想國四部曲》也是一讀便思緒飛騰,但還沒過幾年,不過短短一個月,感觸早已東西南北繞一回,一時真不知擇何落筆。

今年剛升國一的外甥女利用課餘時間閱讀,不到一周便讀完《記憶傳承人》、《歷史刺繡人》、《森林送信人》、《我兒佳比》四本書,直呼好看!問哪裡好看,她說故事緊湊,讀來過癮,一個同化的社區不叫做理想,而是一種控制,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選擇權。回答得真好,當下,有好多問題想和她討論,什麼叫做理想?為何人要有選擇權?這些問題在今年似乎特別有感。讀哲學系的同事和我說《記憶傳承人》提到好多哲學性的思考,我和她討論關於故事中的命名問題,當你打從一出生只是「產品三十六號」,你是個「它」而不是「他」或「她」,接獲命名那一刻,你才存在,那在這一切之前,「你」又算什麼?抽離了名字,「我」將會是誰?

尋找自我、選擇一直是青少年小說很重要的課題,這一套書,四個主角也都依循著這個核心發展,《記憶傳承人》中的喬納思在一個同化社區長大,父母是被安排好的,妹妹也是被安排好的,同儕間沒有排擠、沒有比較、沒有衝突,到了一定年齡必須按時吃藥,壓抑情緒與情慾,直到被遴選為承載歷史記憶與全村民記憶的傳承人時,這些才開始「走樣」;歷史的記憶讓他看見了真實,大家口中的「解放」,原來是一種為了維護人種品質的淘汰,一切,都要很理想。當接收越多記憶,喬納思對自我、對這個理想社區的質疑越來越深,最後選擇逃離......

《歷史刺繡人》中的綺拉在母親過世後,按慣例家園必須被焚毀,雙腿殘疾且無生產力的她,只能留在墳場自生自滅,但一雙具有天賦的雙手,讓她進入權力核心,成為禮服刺繡人,擺脫窘迫的生活,吃好、穿好、住好,惟獨必須在一個與社會隔離的空間,不停地為傳唱人的禮服補上最美麗的色彩。在一次傳唱大會上,意外瞥見傳唱人的腳鐐,才發現美好假象背後的殘酷。擁有天賦的孩子被迫成為孤兒,集中在一起,為了這個權力中心所自以為的榮耀,雕刻著、刺繡著、練唱著,選擇留下可以有美好的棲身之所,離開卻是個未知,如何抉擇,又是個難題......

《森林送信人》、《我兒佳比》中的小麥與佳比所處的社區是一個沒有仇恨、容忍缺陷,互助互愛的地方,兩個故事相較前者,較多著墨在向內探尋自我;一個是離開自己原生家庭的小麥,希望獲得「送信人」名號,成為一生的志業,來肯定自我價值,卻不知自己擁有更大的天賦力量能療癒日漸腐敗的社區,直到最後一刻奉獻性命才覺醒;不知自己原生父母的佳比,因為兒時的一段記憶,渴望找到自己的根源,一個與邪惡交易青春只為換得孩子真名的母親,面對日漸衰敗的身體,該如何和親生孩子相認......

《理想國四部曲》從一、二部的向外追尋自我、從權威者手上拿回選擇權,到三、四部的回歸自我探索,思考我是誰、我為何存在,都向讀者拋出了很多待思考的問題,其中對於「惡」的反思,是今年選它為年度之最的關鍵。

《記憶傳承人》所描繪的同化社區,人口是被精密管理的,有專門的孕母從事生產,在優生學的管理之下,不合標準的嬰兒會被淘汰,以維持人口品質,孩子的天賦有專人進行長期的觀察,以確保日後能依其能力給予最好的技能培養與任職,婚配對象也是依據最適合的條件來進行選配,疾病與年老人口所帶來的社會成本在這個社區中是不存在的,因為最終有「解放」一途,能讓不適切的人被安樂死。《歷史刺繡人》的司法大廈為失去至親且雙腿殘疾的孤女主持了一場正義,讓她能擁有一個安全無虞的環境,專心發揮自己的天賦,如果雙親仍在,或許她根本沒機會能心無旁鶩地把自己的本能發揮到最大。在這兩部作品中,「惡」的形式以一種帶有正義和權威的色彩出現。

《森林送信人》與《我兒佳比》的社會由逃離同化社區的主角所建立的,雖有同化社區的影子,卻是一個能接納異己、有選擇、有自由的社會,即便有管理原則,也以尊重人權為前提,但在這個看似理想的地方,人心難控,慾望漸漸滋養了「交易大師」,讓他能利用人心,拿出青春、健康甚至是美好的人格特質去換取自己的期盼。在這兩部作品中,毫無疑問,「交易大師」便是「惡」的表現,但他的壯大,是因為人心之貪。

這些「惡」並非憑空出現;同化社區因為過去殘酷的歷史,積極追求一個沒有戰爭、疾病、窮困的理想國,他的體制因應這個理想發展而成;司法大廈不擇手段收集具有天賦的孩子,透過他們將代代相傳的禮服、權杖和詩歌華麗地呈現在村民面前,催眠了村民忘記自身所處的社會是多麼粗暴貧窮,避免了整個社會的紛亂與分裂;交易大師既然能滿足人類想得卻不可得的欲望,開出的代價當然沉重。這些「惡」的所作所為,不過都是人心的體現,當我們批判,其實也在批判我們自身的想望。

理想國,只是一個眾心投射的欲望之地,總是因善而開始,但追尋的過程可能剝奪了某些人的權利,或對破舊不堪的現況視而不見,或因為一筆有利的成交,而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交換出去,最終的理想國總會因惡而真實,也因此人們才能繼續追尋下一個理想之所在,只是在這當中,我們失去了什麼?又獲得了什麼?回過頭來再看喬納思、綺拉、小麥、佳比、克萊兒面對困境時所做的決擇,會發現真正困難的是決定失去什麼。

還記得在《記憶傳承人》當中,喬納思曾問自己的父母:「你們愛我嗎?」他的父親輕聲一笑:「請你說精確一點。」因為那個字沒什麼意義,幾乎已經廢棄不用了。如果有天我們真踏上一塊理想之地,希望那時候我們失去的不是愛。2013年童書小學年度之最力推《理想國四部曲》。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情的機器人與無情的人類,誰才是真正的人?

我們創造人工智慧,讓他們與人類有著相似的外貌與學習的能力,但又怕他們太聰明、太像人類。當人類與人工智慧的共同生活的那一天到來,你會感到安心或害怕?

116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