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推理入門】殺手會師大哉問──關於《瓢蟲》

  • 字級

「角色」、「場景」及「情節」是構成小說的三大要素。

一般而言,在推理小說當中,牢牢揪住讀者思緒、推動故事行進步調的,大多是「情節」,也就是說,大多數的推理小說在開場不久就會讓讀者明白:這個故事即將處理哪一椿事件,接下來就是相關角色們一個個登場、與事件產生牽連,順著情節的發展帶領讀者往結局前進。

不過伊坂幸太郎常常不這麼做。

在伊坂的作品裡,一開始讓人印象深刻的,幾乎都是「角色」。利用台詞及應對態度,伊?會迅速地創造出極有特色的角色,置入「場景」當中;與之相較,伊坂所要描述的「情節」,或者是隱在故事當中的「主題」,則大多沒法子一眼看透。

這是伊坂的獨門技巧。

大多數讀者會想要知道「這件事接下來怎麼發展?」,作家於是在故事起始時拋出謎團、利用情節吸引讀者的注意;但伊坂快速塑造角色特性的上乘功力,讓讀者瞬間對角色產生好奇,變成想要知道「這傢伙接下來會做什麼?」。這樣的轉移,讓讀者在不清楚主要事件為何的情況下,仍能興味盎然地繼續跟隨角色的腳步前進,待到某個時點,才會恍然大悟:啊,原來這是個如此這般的故事啊!

《瓢蟲》一書,便充滿了這樣的伊坂特色。

故事開始,角色陸續登場,一一出現在新幹線「疾風號」中。讀者很快就會發現:無論是木村、七尾、蜜柑檸檬二人組還是國中生王子,全都是些危險份子;他們分別因為不同的理由登上新幹線,然後遇上不同的問題。木村、七尾及蜜柑檸檬二人組雖然都明顯不是正道中人,但對話方式及行事風格卻都透露著一種喜感,所以讀者縱使還無法明白《瓢蟲》這個故事的主軸是什麼,卻會在一面覺得這些角色好有趣、一面想等著看他們會遇上什麼事的心情下,隨著新幹線一路向前。

接下來,每個角色的情節開始各自發展。

木村很快就遇上麻煩、七尾的衰運不斷,蜜柑和檸檬雖然完成了上車前被交付的任務,但上車沒多久就情勢丕變前途未卜,都讓讀者好奇他們該要怎麼面對眼前的問題、如何在楣運裡扭轉情勢,以及該從哪裡找出生路;而一臉好孩子模樣的王子內心黑暗但運勢超強,又讓讀者好奇個角色到底在盤算什麼?打算要做什麼?而一定也會有些讀者,在上述的好奇之外,開始想像:伊?後頭會怎麼將這些不同角色的不同故事線扭絞到一塊兒?或者是不是有可能搞半天沒有什麼交會?

而熟悉伊坂、或者希望讀到上乘大眾小說的讀者,一定還會想到:這個故事,到底想說什麼?

大體而言,只要有「角色」、「場景」及「情節」,就能夠構成一個完整的小說,但倘若要把故事的層次往上拉抬,就要在故事深處埋入值得思索的「主題」。這個主題可大可小,可能是個普世的價值觀念,也可能是個無解的巨大提問;或者有的作者會置入多個主題,在敘述時可能有輕重之分,但卻能夠創造出多個切面供讀者思索。如此一來,大多數的讀者都會讀到一個有趣的故事,而其中一部分的讀者,則會在讀完之後,還多了一些反芻思考的材料。

《瓢蟲》一書裡的中心主題,是「為什麼不可以殺人?」

這個主題其實開場沒多久就經由王子的嘴巴發問了,但是一直沒有獲得讓人滿意的解答──其實就算是接近結局時出現的答案,也較偏向某個社會層面,而非某種能夠放諸四海皆準的唯一解答。有趣的是,《瓢蟲》雖然講的是這個主題,但故事裡卻一直出現屍體,被伊坂安排來談這個主題的角色們,還大多都是殺手。這畢竟是個大哉問,能夠提出各種不同角度的正反論辯,伊?應該也沒打算提出一個蓋棺論定的說法,故事裡的角色殺人的原因各異(復仇、惡念、工作、成名,甚至是意外),「為什麼不可以殺人?」或者「為什麼可以殺人?」的種種看法,就在箇中流轉。

承受苦難的瓢蟲輕盈地飛去。所有答案,就留予每個人細細思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周成林、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166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