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2011/12月推理藏書閣嚴選《倒錯迴旋曲》:無限迴旋的倒錯美學

  • 字級

我仍然還能記得,那個午後光影在折原一雙手撐起的臉頰上移動的軌跡。

2009年的夏天,因為學術上的需要,託獨步文化張主編的福,我們一同搭上了前往琦玉縣的電車,拜訪蟄居在距離東京要二小時車程鄉間S町的折原一。S町有著整齊的街道與房舍,小巧精美的咖啡店與麵包屋,也不乏公寓大樓,但卻靜謐而鮮少人車之跡,彷彿讓人以為整個S町都在午後的美好時光中沉睡了,因此我們闖入的是一個有如外星人擬造的完美城鎮。

折原一和我們約在他的工作室,在一棟再尋常也不過的大樓裡,一個相當日常的日式公寓房間,隨意在走廊堆滿了書籍、CD,我們就坐於他寫作的桌旁向他請教小說中的問題。在二個多小時的訪問中,有時他侃侃而談,有時則撐著臉頰深思,竭盡所能地回答我們所提出來的問題。席間他拿出了對他影響深刻的小說美國推理作家Bill Sanborn Ballinger的《The Tooth and the Nail》,而這正是他《倒錯迴旋曲》中列為希望可以超越的經典名作,當時台灣才剛引進第一本折原一的長篇《異人們的館》,尚未出版他的代表作「倒錯三部曲」,然而這個系列卻已經在韓國翻譯出版了。

但是正因為這個拜訪經驗,因此當我閱讀《倒錯迴旋曲》時,除了讚嘆於折原一所創造出來的精巧敘事結構、以及不斷翻轉的真相外。其實更驚訝於故事中俯拾可見的真實性,不僅是小說中人物的喜好與遭遇,跟折原一有高度重疊外;更獨特的是那種遺世隔絕的寫作狀態,絕對是反映出作者本身的創作寫照,一種純粹的日常性本質。相較於需要積極介入社會變化的冷硬派、社會派推理小說家,折原一正是在這種低調而日常性的生活場域中,專注於小說複雜結構的發想與經營,因而每每能創造出精巧的敘述性詭計與真相結構。
長期以來,台灣讀者對於敘述性詭計的認識,其實都是來自於綾?行人的「館系列」,當然也因為此系列的非凡魅力,「敘述性詭計」在台灣的讀者間引起很大的迴響,甚至台灣的創作者如寵物先生、冷言、林斯諺等,也受到相當的感召,進行本土推理的敘述性詭計實驗。

但其實僅閱讀綾?風格的作品,缺少對折原一的認識,是無法真正完整瞭解日本推理小說在此一部分的重要成就。雖然台灣過去的《推理》雜誌曾經從1996年開始,陸續以一年一篇的頻率,刊載折原一如〈誤解〉、〈睡吧!寶寶〉、〈M的犯罪〉、〈目擊者〉等短篇,但整體來說數量仍相當少。因此如今「倒錯三部曲」的引進,將可以讓過去無緣一窺堂奧的台灣讀者,開始有真正瞭解折原一的機會。折原一在《倒錯迴旋曲》中,透過小說結構、視點搭配手記等敘事形式的交錯,徹底展示敘述性詭計的真正奧義,呈現出1980年代晚期的日本推理新世代作家,如何對於真相的本質與訴說形式,進行劃時代的突破與創造,開創出屬於新本格至今不衰的黃金時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100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