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樹上的「花」都變成「化」,請猜一生物。

  • 字級

樹上的「花」都變成「化」,請猜一生物。元宵節都過了,小編卻要大家猜燈謎?不,實在是翻開《文字森林海》,唸著字看著字,總覺這之中的一首首童詩像極了燈謎,有自己的俏皮與趣味。

文字:一隻好餓好餓的毛毛蟲往前走。
視覺:我們看到一個個瘦瘦細細小小的文字,屈彎成一條蟲的形態,彷彿真是一條很「餓「的毛毛蟲。
視覺:一棵用「樹」、「葉」、「花」排成的大樹,右半部的「葉」、「花」是完整的,到了左半部,「葉」、「花」全都少了「?」字頭,然後……
文字:一隻好飽好飽的毛毛蟲往前走。
視覺:一個個文字胖胖圓圓大大,屈彎排成一條蟲的形態,彷彿真是一條很「飽「的毛毛蟲。

這首〈毛毛蟲〉詩,描述著一隻好餓的毛毛蟲爬過一棵樹後的景象,文字經過設計,成了一幅圖像,本來細瘦的文字變成粗粗圓圓的文字,讓「吃飽」的毛毛蟲活靈活現,本來完整的花和葉,也因為被毛毛蟲啃食,全都少了「?」字頭,成了不再是「花」的「化」。

一種玩字的趣味,讓詩意顯見。文字可以被切割成一半,被上下左右大翻轉,或去頭,或去尾,甚至一個個疊了起來,字仍有字意,堆疊成的句子也有意思,但拼湊成一個小篇幅,卻形成另一種景像──圖,和整首詩呼應著,比如〈山的連作〉。

山高高尖尖的,用文字來描述山,也可以弄得高高尖尖的:

          哇
         世站帶
        哎界在領陽
       好呀又高我光擦
      雨多雲寬高們在擦和
     啊雨雲也又的往樹汗白爬
    回風雨雲擠大山上梢水雲過踩
   一頭景雨雲來好頂爬一調打樓過一
  下二看更雨雲看像往向路調聲房電二爬
 回山一一清停雲熱拼下上跳呼招屋線一山開
嘍家吧二眼涼了雨鬧圖看走高吸呼頂桿二嘍始耶

從右到左,直行唸著唸著,眼睛跟著爬了一座文字山,心也因為高站在山頂,感受了風風雨雨雲雲,吹了一陣沁透涼快的山風。

一首首童詩讀下來,倒覺得沒有所謂的詩的文體,而是一種玩字的心態,讓一切有了詩意,其實,人人都可以作詩,但玩得如此有趣的實在不多,我看《文字森林海》總覺得是天靈蓋還沒蓋好的人才能有的想像力之作,話說回來,這樣的創作對孩子也許很容易,他們信手拈來都是首童詩佳作,因為他們還沒被這一板一眼的教育給框架住,對大人而言可就難多了,除非長期訓練自己的思維,否則很容易也一板一眼地創作,所以,林世仁,真不賴。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3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