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照片是那麼無趣,僅僅是現實世界的複製,但照片卻也是那麼有趣,它竟然複製了現實世界

  • 字級

我們喜歡拍照,但我們似乎更喜歡翻看照片。在開始拿著相機拍照以前,我們首先擁有看照片的經驗。

小時候,我們著迷家族相簿,那些在記憶建立以前的我們的臉孔、那個我們未曾存在過的時代,是我們探索自己、探索未知世界的起源;現在,我們流連網路相簿,遊逛朋友的相片、朋友的朋友的相片,那些我們在或不在的地方、與我們有關或無關的人事物,都是我們映照自己、與世界建立關係的憑靠。

比起拍照,也許我們花了更多時間看照片。照片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總是一再地引起我們觀看的興趣?

日本攝影評論家,飯澤耕太郎在《寫真的思考》中,有著獨特的見解與切入。

死亡,時間的消逝,是他關注的攝影核心。

照片永遠是過去式,在快門被按下的瞬間,拍攝者所攝下的世界便已死去,弔詭的是,對於拍攝與被拍攝的人而言,在拍照的最初,無非是想讓某一刻延續,讓必然消逝的那些人、事、景、物,能夠停頓,自成另一個世界,讓人們可以不斷的回到那裡,去記憶,去闡述,去延續它的生命。

照片的世界死了,卻彷彿活著一樣。

照片,曖昧的,連結著生與死,過去與此刻。

一張照片,既是過去,也是「過去的現在」。而攝影,則是用一種必然死亡的方式,讓死亡的再次起死回生。這是攝影的幻術,同時也是魔力所在。

飯澤耕太郎《寫真的思考》一書中,對於「死亡」與「攝影」之間的關係探索,有過份的熱忱,無論是在「攝影與死者」篇章中,從亡者的遺照中剖析攝影如何召喚記憶、揭開為死者拍攝肖像的隱密歷史,或是在「攝影與神話的想像力」中,探討荒木經惟作品中的死亡意象,「死亡」的主題,總是縈繞在飯澤對攝影和對照片解讀的中。有趣的是,死的概念在飯澤的攝影研究中,不是消亡與結束,也不是生的對立面,相反的,是讓攝影之所以神秘、引人、促使照片具有生命力的魔性所在。

如果我們將照片視為一種對現實世界的複製,照片的確無趣,但照片的有趣,恰也正是因為它可以、能夠,複製現實世界。這個被複製出來的世界,讓拍照、被拍照、與看照片的人,在不同的空間、場合、時序裡彼此交會,激盪出新的語言與觀看攝影的方式。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張照堂、郭英聲、柯錫杰、阮義忠、范毅舜,五位你需要認識的台灣當代攝影大師。

67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