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終究,我們無法捨棄拯救世界的理想。如果無法親身參與,那來杯咖啡吧─《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

  • 字級

前陣子在家附近新開發了一間咖啡店;店門口的幾個木箱和麻布袋,很難不引人注意。咖啡店賣咖啡、咖啡豆子,他們還賣雞蛋跟米;一旁的產品說明除了名稱、產地,手寫字特別標示出有機,也提到它們都是公平交易的產品。老實說,乍看到時我直覺性的排斥。在被訓練有素的商業社會思維裡,「有機」、「公平貿易」這樣的字眼已經被我刻板的歸類為宣傳用辭,針對都市人、小布爾喬亞想要拯救世界心態的精準行銷。我花了比較多的錢,或許買到一份心安,可是真的能對第一線農民有明確而實質的回饋嗎?說到底,我質疑的是向我推廣這個訊息的媒介本身:如果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我想像中具體實踐,我如何能信服你所謂的正義?不過對日常不可避免一杯,甚至數杯咖啡的我來說,終究還是擔心的;擔心我究竟有沒有錯過些什麼。

翻開這本書,自然先讀了生態綠徐文彥的推薦文;文章裡,他提到自己在英國超市貨架上的袋裝米比價經驗。日常必需,有所謂的自由競爭嗎?當農民種植的是可替代性非常高的產品,他們怎麼可能擁有自由定價的權力?我們所謂的自由市場,是「誰」的自由?徐文彥在推薦文裡舉了稻米做例子,這本書,用咖啡說故事。《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狄恩.賽康記錄下他從1993年開始,在非洲、中南美及亞洲,九個國家的咖啡故事。

第一個故事,場景在衣索比亞。「你最迫切的需求是什麼:是什麼使你無法擁有夢寐以求的生活?」雖這麼問,狄恩卻沒有要做慈善家的意思,他是要坐下來,跟農民一起解決問題。衣索比亞需要乾淨的水,乾淨的水可以減少傳染病發生,水洗的豆子可以比日曬的賣到更好價錢。狄恩去的村子沒有完善的供水系統,村外不遠處有一個小水源,水會從一吋的水管裡一點、一點流出來;孩子們會聚在水管旁邊,花上幾個小時把瓶子注滿;這對他們來說,不算浪費時間。狄恩花時間跟村裡的農民討論供水系統該怎麼設計、管線該怎麼安排、如何讓居民取水方便又能兼顧衛生。為了省下大筆的顧問費,他最後決定讓農民自己動手興建,他只從旁協助。他同時設立了一筆常設款項,當這個村落的農民還清了自己水利設施的貸款,這筆款項就可以借給另一個村落。

很尋常的,給釣竿的故事,狄恩加入了很多細節。衣索比亞跟葉門,哪裡才是咖啡的發源地?這兒的孩子每一個都可煮出不遜於義大利咖啡師傅的咖啡;他在鄉間遇到一個小女孩,抓起一把生豆子丟進鍋裡,她知道當豆子像爆米花一樣的裂開,當它的顏色變得像小雞眼睛一樣時,就是烘焙好了。

第二個故事在肯亞,狄恩周旋於政客、咖啡商、合作社與農民之間。第三個故事,他到了祕魯……

狄恩是第一線的人,書裡除了細節,也赤裸的點出很多實際上的問題:當國際期貨市場可以看看圖表跟資料就決定一批咖啡的收購價,你該如何在農民、當地政府、跨國企業,甚至一般消費者之間達到你的目的?你該有多大的動力,才能持續下去?

什麼是公平貿易?楊儒門的推薦文有非常簡單的解釋:
公平貿易在解釋上,總是很難簡單清楚的說明,讓人常常有一頭霧水的感覺。其實書中描述了最簡單的「公平貿易」:1.種植咖啡的農民可以吃得飽;2.小孩子可以去上學;3.生病了有錢看醫生。

什麼是公平貿易?你可以選要喝一杯怎樣的咖啡、你可以看一本書。9月底,狄恩要來台灣了,或許,你可以去聽聽他會怎麼說。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224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