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森榮喜:當Model脫衣服時,我也很緊張…

  • 字級


(攝影/陳昭旨)

tokyo boy alone
tokyo boy alone
甫出版個人第一本作品集《tokyo boy alone》的日本攝影師森榮喜(Eiki Mori),這次來台宣傳新書與攝影展。1976年生的他,外型高瘦纖細,看似靦腆害羞,實際上卻相當活潑親切,一見到我們就開心大喊:「OKAPI!」




OKAPI:
為什麼
《tokyo boy alone》裡的model都是超級瘦的男生?
Eiki:《tokyo boy alone》是「自畫像」的概念,因我很瘦,所以model都找skinny的男生,他們大多是我的朋友,也有朋友的朋友,還有少數是看了我網站上的訊息,主動來報名的。選擇model時,只要對方身上有我的某個特質,我就會想拍他,我會過濾掉性格不能引起我共鳴的人,比如他的生活方式、對別人的態度……等等。

OKAPI:
您如何決定拍攝地點?拍攝時,讓model放鬆的方法是?

Eiki:我會選在對方家裡,或住家附近,因為在他們熟悉的地方進行拍攝,氣氛自然會比較放鬆,也讓我可以進入被攝者的世界,而不是他們來進入攝影師的世界。

我去拜訪的時候,會很友善地輕輕敲門,然後請他們放自己喜歡的音樂。他們都不是專業模特兒,比較容易緊張,我不會指示他們做任何動作,頂多調整眼神的方向,因為眼神是人物攝影的關鍵。

我希望整個拍攝過程是很安靜、順暢、舒服的,拍攝前我會事先溝通好有裸露的部分,雙方取得裸露程度的共識,不會讓對方不舒服。其實,當model脫衣服的時候,我也很緊張啊……拍完之後,我就靜靜地離開。

OKAPI:
2010年您在東京舉辦「你看彩虹」攝影展(you see rainbows),有哪些收穫?
Eiki:那是我創作上的轉捩點,因為之前的作品都是「白天的、有穿衣服的」,而這個展呈現的是「黑夜的、裸體的」。另外,那也是我第一次跟聶永真合作,由他幫忙設計展覽的flyer。

其實,展前我原本很擔心一般人對裸體的接受程度,但展出後大家的接受度很高,也售出許多作品,其中很多就是有性器官裸露的,這給我很大的信心和鼓勵。現在出了第一本個人攝影集,對我的創作生涯來說,又是更大的進展。

森榮喜2
 
OKAPI:您常與日本閱讀雜誌《達文西》合作,請問拍攝哪一位作家的經驗特別印象深刻?
Eiki:我跟許多藝人、作家合作過,像是淺野忠信、玉木宏……,以及這次幫《tokyo boy alone》寫推薦語的吉本芭娜娜、吉田修一……我發現,愈是有名的人愈是謙虛,而且,作品很有趣的作家,拍照時也很容易捕捉到他們很棒的表情。

我也有機會拍攝知名的攝影家,比如荒木經惟等人,但他們通常都不喜歡被拍,所以會要求經紀人盡量避免拍照,一定要拍的話,頂多一兩張。所以,我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工作,跟打仗一樣,這也是大師給年輕攝影師的考驗吧。但我自己倒是蠻愛被拍的,哈。

OKAPI:
您欣賞哪些人的音樂?

Eiki:我會欣賞的歌手,很大的因素是因為欣賞他們的生活方式,像是小野洋子和宇多田光。這次來台灣,有陪聶永真去參加金曲獎,我很喜歡A-MEI和林宥嘉。

OKAPI:您最喜歡的攝影師或作家是?

Eiki:瑞士攝影家華特菲佛(Walter Pfeiffer),他已經快七十歲了,而他的作品本身就是一部攝影史,現在很多攝影師正在做的事(哈,像是聶永真很愛的Terry Richardson),Walter Pfeiffer早就做過了。我則是希望自己能拍出他還沒拍過的照片。

法國作家兼攝影師艾維吉伯(Hervé Guibert),他是一位死於愛滋的男同志作家。他的創作與生活密不可分,對一個藝術家來說,把自己最私密的事公諸於世非常需要勇氣,當然,他也拍過許多很棒的照片。

美國獨立電影導演葛瑞格荒木(Greeg Araki),他的人跟作品都很非主流、很龐克,都在對抗某些事物,我非常喜愛。

OKAPI:哪些新銳攝影師的作品很吸引您?

Eiki:沈瑋(Shen wei),一位住在紐約、在上海拍照的華裔美籍攝影師。

OKAPI:接下來有哪些計畫?
Eiki:我想拍一些類似《tokyo boy alone》風格的短片,比如「kissing slow motion」,也希望跟聶永真再合作一本攝影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人當廚師、有人追蝗蟲,讓OKAPI帶你認識五位「找到一件想做的事,而且用生命去做」的人

他們有人徒步中國、有人用30年紀錄台灣環境、還有人成為業配之王,如何對抗他人的質疑全心投入一件事?他們的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29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