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愛是一切的核心,張雪泡徵友中(附照)

  • 字級


(攝影/張雪泡)
因為失戀的關係所以開始拍照,因為想被記住所以開始寫字,張雪泡做的每件事都是因為愛和被愛。喜歡她照片跟文字的人,往往會在裡面看見背景後的故事、句子下的潛台詞。在Flickr之前,她是網路上的遊牧民族,從可能已經被完全忘記的Giga電子報入手,轉移陣地去pchome報台,接著搬遷到無名,在無名的人氣愈來愈高,文章和照片不斷被複製抄襲,最後關閉無名,改使用Flickr,才算是有點安定,google她可以變得方便些。

初見面的時候,對她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耳朵上的刺青,鮮紅色而且筆劃分明的「愛」,那時候的刺青還很新,雪泡還極度年輕,後來她開始認真的拍照,還有寫字,耳朵上的刺青隨時間過去,慢慢的不那麼清晰了,這個字卻像浮水印,在這個人的作品中如影隨形,每張照片都充滿巨大的愛。

如果我也曾有過最好的時光:張雪泡攝影文誌
如果我也曾有過最好的時光:張雪泡攝影文誌
2010年十月在ppaper cafe舉辦首次個展,可能是很多人認識她的開始,設定一個月的展期,提前成三周結束;接著參加Geisai Taiwan,用在網路上募得的款項租好場地,拎著皮箱放椎名林檎,坐在地上賣一組四張的照片酷卡;今年五月底終於出第一本圖文攝影集《如果我也曾有過最好的時光》,除了一般的通路外,也同時進行沿捷運站、鐵路線面交的小活動,關於這樣的張雪泡,我們有點問題想問。


OKAPI:去年第一次辦展為什麼提前結束?聽說很多人撲空……
張雪泡:講到這,要再次謝謝ppaper cafe提供場地,那個三樓的白色空間和陽台,是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歡的,立刻決定要在這裡辦展。不過一佈好,我就想撤展了,後來是提前一週結束。對我來說,當我佈好展時,這件事就已經完結了。

說到底,我辦展只是想對過去告別,對自己告別,別人有沒有看見,或者到底有多少人看見,並不重要。三個禮拜的展期也算滿久的,那些照片和日記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沒能趕上的,就當沒這緣分。或者乾脆承認,其實有沒有看見我的照片和日記並不那麼重要,真正重要的事是不會想等的。如果這件事那麼重要,也許這輩子就只有那麼一次機會,從你面前走過去了,不衝過去這樣對嗎!

OKAPI:終於出書了有什麼感覺?
張雪泡:現在在書店看見也沒什麼感覺了,好像在印刷廠看到沒切割的紙時還比較興奮。大概半年前或一年前,我就覺得好像應該要來做一本書,那時候還到處請朋友問印刷廠估價,想說是不是要借錢自己限量發行,心情很急迫,因為我很清楚接下來我已經不會再寫出那樣的日記,不會再拍那樣的照片,所以想趕快做個了結,還是應該說,告別。之前辦展也是這個意思。

OKAPI:拍照對妳來說是什麼?拍照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張雪泡:拍照就是為了自己,畫畫也是,寫字也是,大部分的創作都是。我對時間的感知有些遲緩,比如說昨天才發生的事,我可能會以為是前幾天、上個月發生的,可能會像半年那麼久,所有的事物和那些曾經擁有的情感看起來都那麼遙遠。我可能會記得某個人的香水味,跟某個人親吻時的感覺,可是我不記得他的生日,或者根本沒有問過。

很久以前,在我還很容易混亂的少女時期,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曉得自己為什麼存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印象中,這個疑問最早出現在我幼稚園去商店買家庭號鮮奶的路上(也可能是大瓶的果汁或麥芽口味調味乳),我忽然想:我現在會不會是在夢裡?然後過了快20年,我還是搞不清楚,說不定夢裡才是現實,然後現在全都是夢。

少女式自拍一定要來一下(攝影/張雪泡)
我不能確定自己長什麼樣子,不只是臉、聲音、動作,或者氣味、觸感,所以我開始自拍。然後在戀愛的時候,我也會想說,這些人是真的存在嗎,所以想拍他們,要是有一天我們分開了,那起碼還有照片在我身旁啊,我可以時時看著它們,只要有照片,就能確定了吧?

但其實現在我已經明白自己根本不會這麼做,因為過去就是過去了,我寧願讓自己空空的,也不要那麼容易想起那些滿漲的開心或傷心。大概就是,等很久很久以後 忽然想到,再拿出來看吧,現在不會這麼做。

拍照有時候還是挺開心的,不全是痛苦。比如說,我喜歡的那些人,願意看著我,他們毫不畏懼,而當照片洗出來如此美麗,或者清楚感覺到自己對照片中的人究竟抱著何種想望時,就沒有辦法抵抗那種震驚與感受。

講到最近最在意的事情,張雪泡說,應該是愛吧,想好好談個戀愛,遇到一個可以彼此珍惜的人,一起好好前進,不過這個願望應該是從她身而為人開始,都沒有變更過的。愛是一切,也是最核心的命題。

張雪泡3
OKAPI一起跟去台中日嚐咖啡面交(攝影/張雪泡)

訪問張雪泡的這幾次,她剛好在忙新書的面交,有在台北的院子咖啡,也坐了火車去台中的日嚐咖啡,很多年輕好看的男孩女孩來面交,有人是專程買簽名書給女朋友,有人剛失戀,一開口就哭了出來。然後差不多年輕的雪泡呵呵笑著,張開手,跟哭泣的人說,來,抱一下。

附註:面交活動持續中,你可以寫信到Hi.Miki.Chang@gmail.com她約時間,想應徵雪泡的男友或女友,也可以嘗試寫信到這個信箱,非誠勿擾,感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人當廚師、有人追蝗蟲,讓OKAPI帶你認識五位「找到一件想做的事,而且用生命去做」的人

他們有人徒步中國、有人用30年紀錄台灣環境、還有人成為業配之王,如何對抗他人的質疑全心投入一件事?他們的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49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