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請你為他豎起大姆指,並在心裡祝禱,祈願他順利完成比賽。──《零下40度的勇氣》

  • 字級

文/金刀流

對於台灣大部分的人來說,超級馬拉松是一項極其陌生的運動。然而,在這陌生的領域裡,一位對這極限運動充滿熱情的選手,正兀自努力著,等待發光、發熱。他就是台灣首位挑戰北極馬拉松的極限運動員──陳彥博。

直到2008年,一向都只是在田徑場練習、比賽的陳彥博,在偶然的機遇下,得知「遊戲橘子」正在徵求「穿越極光,冒險計畫」的選手,僅一名優勝者可與林義傑、劉柏園一起出征磁北極,挑戰600公里馬拉松競賽,而陳彥博有幸得到這改變他一生的機會。這是他第一次在大自然的擁抱下挑戰自我,初生之犢的他,也遇到了他從未經歷過的震撼教育。零下40度,除了必須面對失溫、凍傷等大自然的正面迎擊外,天候、地形等對體力及心理的挑戰,更是時時刻刻侵蝕著他。那是一幕幕生死交替的景象,彷彿即將死去,腦中不斷閃現著懊悔、恐懼,過去與家人相處時的畫面倏地湧上心頭。而此時,同伴的鼓舞才是強心針,頓時提供助力讓內心不斷交戰的選手繼續邁步向前。

2008年磁北極一役,在赤裸裸的大地洗禮下,陳彥博就此開啟眼界,決心投身極限運動中的超級馬拉松競賽領域裡。

只是他沒想到,在台灣,一位選手若想全心投身比賽,原來如此艱難。為了參加北極點馬拉松,陳彥博首先必須籌得高達60萬的報名費,自2008年年底一直到2009年3月截止,他自己撰寫企畫書、打電話、e-mail,卻遲遲無法獲得企業贊助,甚至多次被對方誤以為是詐騙集團。最後,只好放棄報名。或許是不服輸的個性使然,失去一次機會,並不代表必須永遠告別超級馬拉松。陳彥博依然不停地向各大企業提企畫書,為下一次的比賽尋求贊助。而這段期間,他仍不間斷地每天進行體能訓練、打工、勤練英文。他竭盡所能地為下一場競賽做準備,甚至為了適應各種比賽的天候與環境,他一家又一家的拜訪,請求大賣場能夠借他大型冷凍庫,讓他可以在裡面進行體能訓練。

2009年10月,陳彥博獨自搭機前往印度,參加喜馬拉雅山馬拉松比賽。在這次比賽裡,他除了經歷自然給予人類的試驗外,他更是面臨了人性的挑戰。比賽過程中,與他同行的墨西哥選手由於體能達到極限,在陳彥博面前當場倒下。他抬頭一看,依稀可見一路上他遲遲追趕不上的韓國選手的背影。在棄墨西哥選手於不顧以及轉身為名次而跑的抉擇下,陳彥博當下體悟,極限馬拉松最難能可貴、也最吸引他的,不正是選手之間並非一味追求名次,反而是希望所有人皆能完成比賽的內涵?於是,他當即蹲下身,為受傷的選手提供適當的救援。

對陳彥博來說,超級馬拉松令人著迷之處,除了被淡化的競爭關係之外,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大自然的力量,才是既迷人,又讓人恐懼的。一如他在書裡所說的,「危險的不是人,而是未知的大自然環境。」也因此,參加極限運動的選手,都必須簽下生死契約書。然而,也就在下筆的剎那,陳彥博能夠感知到,一旦成功,精神與靈魂將會提升至另一種層次,那是自己與生俱來的成長方式,他必須如此選擇。而他相信,他總在比賽的這幾天與大自然緊密接觸過後,人生會有不同的啟發。就像他在書裡提到,「前方的珠穆朗馬峰若隱若現,那種感覺就像是跑向雲霧中的冰雪神山,跑向香格里拉。置身在前所未有的世界,卸下心中任何防備,美到讓選手暫時放下比賽,在這裡停下幾秒,忘掉比賽的壓力,忘掉身體上的痛苦,靜下來好好沉浸在珠穆朗瑪峰神祕又帶些神聖的力量中。她指引著我,甚至讓我願意把有的軀體靈魂奉獻在此。這是比賽最好的禮物跟信仰,我想著想著,會笑,會微笑。」

極限運動的大滿貫賽事包括世界七大洲、八大站,如今,24歲的陳彥博僅完成亞洲、北極點兩站。2010年12月1日,陳彥博即將啟程前往他人生的第三站──南極100公里挑戰賽。若你知道這個消息了,請你為他豎起大姆指,並在心裡為他祝禱,祈願他順利完成比賽。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想到打掃就發懶?這裡幾個撇步讓你增加打掃行動力!

打掃收納讓人提不起勁、那如果有貓與達人為你下指導棋呢?

61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