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吸引我的,我想不是巨大,而是人在牠面前的渺小;與熱情。《藍鯨誌》

  • 字級

「巨大」這個概念到底有什麼意義?幾個月前讀著出版社給的資料和文案,一本講藍鯨的書。對動物知識貧乏的我而言,老實說鯨魚並不在我的「待認識清單」之列,因為牠太大太遠,「地球史上最大的動物」,於我而言是一個太抽象的概念;而看似打擾牠們的賞鯨行程,我也向來沒什麼好感。不過資料裡有一張圖片,應該是一張示意圖,模擬人與藍鯨的比例。

吸引我的,我想不是巨大,而是人在牠面前的渺小。

柏托洛帝是位記者,因著對藍鯨的好奇與熱愛,花了三年時間四處奔走採訪、蒐集資料,完成這本《藍鯨誌》。他在前言裡描述了一個很生動的場景:在聖塔芭芭拉的自然史博物館,幾個孩子從藍鯨骨架下經過。一開始,孩子們誤會這是隻恐龍,興奮的叫同伴來看,不過有個孩子看了說明牌發現,這原來「只是」一隻藍鯨嘛!一夥孩子於是興趣缺缺的走了。他不能理解的是,如果人是對所謂的「巨大動物」有憧憬,藍鯨比恐龍大得多了,而且牠還活著!可是為什麼人們對牠的興趣不若電影裡靠特效做出來的恐龍呢?他引了一段生物學家曾經寫過的文字:「我們對恐龍深深著迷,歷久不衰,我在想要是世界上的鯨魚都絕種了,我們只能看到陳年化石,看不到活生生的鯨魚,那大家對史上最大動物的一生會不會比較感興趣?」

由此,柏托洛帝開始告訴我們關於藍鯨的故事。

可能因為作者本行是記者的緣故,描述筆法非常輕鬆易讀。書主要分為3個段落,第一段獵殺鯨魚的歷史。從魚叉到砲彈的演進過程,捕鯨業的龐大商機讓研發人員孜孜不倦。其實捕鯨業的標的對象一開始並不是鎖定藍鯨,因為牠太大而且難找。不過自從20世紀初開始一波波的工具改良,船的馬力強了、同時船上獵鯨解剖配備越來越齊全,獵槍的火藥可以更精準控制……藍鯨最大是吧?是的,所以獵一頭藍鯨得到的鯨肉鯨油,投資報酬率高的讓牠捕獲量年年攀高,北大西洋捕的差不多了,就往南極找。捕鯨國組成的限獵聯盟毫無約束力,或說約束的可笑。比方一開始他們依捕鯨季第一批的漁獲量算出目前的鯨魚狀況及數量,提出這一年的禁獵時間。禁獵時間是什麼意思?就是大家在時間到前能殺多少殺多少的意思。或是他們努力研發計算鯨魚數量的方式,說到底其實是為了在環保的大帽子下,計算出一個國家一年到底能獵殺多少頭鯨魚。

書中有試著比較中肯的提出:的確,我們不能用現代人的眼光觀念,批判過去幾代人的行為,況且就某個程度而言,環保到目前仍是已開發大國的控制世界遊戲,不過讀著柏托洛帝細細寫就的人類殺鯨史,還是讓人心驚。除了獵殺方法的進步,一些看似文明的段落同樣隱藏人類對自然的企圖:諸如,當你推算族群數量目的是為了知道還可以殺多少;或是捕鯨者殺死母鯨體內流出胚胎的資料,居然已經可以累積到讓研究人員推算出藍鯨的懷孕及交配週期。

第二部分寫的是人類在藍鯨研究上所做的努力及成果。除了研究方法的發展改良,柏托洛帝介紹了幾位重要的研究者,也細細描述了他們對藍鯨的執著與感情;第三部分則是對藍鯨,甚至整個海洋生態未來的看法。奇妙的是,由第一部分的獵殺血腥一路讀來,看到研究者的癡迷、貢獻,對未來的憂慮,我似乎隱隱感覺到某種,人與自然間奇妙的互動。

這麼說可能在許多人眼裡不是很恰當,不過所謂的「地球史上最大的動物」的故事,是不是正反應了人類與自然拚搏的熱情?因為體認到自己渺小的熱情。

不管是殺戮,還是保護。

如果從這個角度看藍鯨的故事呢?或許這才能真正改變我們接下來面對自然的態度,及作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